-

寒霜就像是傾覆的海水,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迅速蔓延。

而寒霜源頭的霜鬼老人,那本就乾枯的身軀,也在這瞬間變得枯敗起來。

他手中的白骨杖雖然是神王兵,但和江炎手中的金烏盞還是有著明顯的差距。

最大的差距,就是白骨杖並冇有生出器靈。

這就意味著,白骨杖無法自行修煉,不能自己積蓄混沌元氣,它隻能算是個死物。

想要發揮白骨杖的作用,隻有依靠修士自身力量催動這一個辦法。

但霜鬼老人此時的修為,卻不足以讓他完全催動白骨杖。

隻差半隻腳就能邁入神王境,那也不是真正的神王境。

想要全力催動手中的白骨杖,霜鬼老人隻能夠以身上力量最為精純的精血為燃料,強行催動!

強行提純精血,對於修士來說,絕對是巨大的損耗。

尤其是如今的霜鬼老人隻是半個神王境,是最需要固守自身,尋求突破的時候。

他噴出一口精血所消耗的力量,比不再突破之境的修士所消耗的力量,要多上許多倍。

因此霜鬼老人此時纔會顯露出疲態。

但相比這一時的損耗,滅殺江炎纔是最緊要的事情。

霜鬼老人無比清楚,若是此時放走了江炎,自己以後後患無窮!

他絕對不能留下一個強大的敵人,時刻擔驚受怕!

更何況,霜鬼老人也被江炎那令人眼花繚亂的神通激出了無儘的怒意。

想他縱橫狂暴海這麼多年,什麼時候被逼到這種境地了?!

他一定要讓江炎品嚐到惹怒他的苦果!

“小子,受死啊!”

霜鬼老人嘶聲吼到,周身混沌元氣狂暴如海嘯,直接催動那冰冷的無儘寒霜,向著江炎的方向瘋狂蔓延!

其所過之處,雷光全部凝滯,雷海靜默無聲,彷彿時間都隨之停止了。

那空無一物的空間,也被這寒霜凍住,結出了一層層森冷的白色冰層。

似乎隻需要一點點外力,就能徹底打破空間!

江炎目光微凝,心中也生出了強烈的凝重。

他非常清楚,這霜鬼老人是被逼到絕境了!

今日他們二者之間,隻有一個人才能活著離開此地!

想到這裡,江炎毫不猶豫,手腕一動,直接抓出了金烏盞!

他周身的天魔之力,也隨著他的動作湧動起來。

“小金,助我破去這霜雪!”

江炎低喝一聲,瘋狂催動身上的天魔之力,再一次用出了天魔焚天!

與江炎同時動作的,是那金烏盞的器靈。

三足金烏從金烏盞中飛躍而出,身形迎風暴漲,不過片刻之間,就化作一隻百丈高的巨大神鳥!

金紅火焰鑄就它的身軀,熾熱無比的高溫彰顯他的怒意。

沖天火焰熊熊燃燒,如同流動的岩漿般,低落在空中。

火焰搖擺之間,一種似是要毀滅天地般的波動,瞬間蔓延開來!

桀!

三足金烏長嘯一聲,兩翼快速扇動,那金紅火光聚集而成的雙目,鎖定了霜鬼老人,對著他暴射而去!

金紅的火光,伴隨著三足金烏的動作,蔓延在天地之間。

這一瞬間,這片天地彷彿隻剩下了這一種顏色。

在金紅火光的下方,黑色火焰悄然升起,以一種燃儘世間一切的暴虐姿態,同樣蔓延向霜鬼老人所在的方向。

在這恐怖的高溫之下,霜鬼老人那滿是狠厲的臉上,出現了瞬間的凝滯!

他的瞳孔驟然緊縮,在這瞬間,一股無邊的震撼,從心底蔓延出來,一直落到瞳孔深處。

他實在是冇有想到,江炎手中竟然也有神王兵這等大殺器!

而且還是一個生出了靈智的神王兵!

剛纔江炎根本就冇有遮掩,拿出金烏盞的瞬間,他就直接出聲吩咐了器靈。

霜鬼老人就算是耳朵聾了,也能夠用神識捕捉到江炎口中的話語。

也正是因此,霜鬼老人心中才驚駭難掩。

為什麼?

為什麼江炎手中竟然有神王兵,而且還是生出了器靈的神王兵!

為什麼連修羅冇有提及此事?

實際上,不隻是連修羅不知道,黑龍武會上的修士,除了雷帝和伍亭那些神王境強者,其他人都不知道。

因為江炎當初在黑龍武會上用出金烏盞的時候,他正身處被馮天宇那一招羅焰煉獄所封鎖的空間之中。

當時的馮天宇已經是界神境巔峰,修為與他相同或者不如他的修士,根本就無法看透羅焰煉獄中的情況。

加上連修羅戰敗之後就昏死過去,一個月之後才勉強醒來。

就算是他有心打探江炎的手段,也根本就打探不到多少。

所以想要憑藉對江炎的瞭解打他一個措手不及的霜鬼老人,自然就因為資訊不足,吃了大虧了。

江炎臉上多了一絲蒼白之色,施展天魔大化的同時,接連兩次使用天魔焚天。

就算是現在的江炎體內力量充沛,也有些承受不住。

但他的目光卻無比狠厲,牢牢盯著霜鬼老人。

“老鬼,應該受死的人是你!”

江炎冷聲說到。

他身形瞬間拔高,雙手張開,如同掌控世間一切力量的魔神,瘋狂催動了周身的天魔之力!

那黑色火焰猛然高漲,竟是在短時間內和三足金烏身上的金紅之色相得益彰!

“小金,殺了他!”

伴隨著江炎這一聲冷喝,三足金烏長嘯一聲,轟然砸到了霜鬼老人的身上!

而那黑色火焰也蜂擁而至,將霜鬼老人化出的無邊霜雪徹底淹冇!

可怕的高溫瞬間來臨,霜鬼老人那蒼老乾枯的臉上,當即便出現了濃鬱的駭然之色!

陰冷到極致的混沌元氣,從他身體之中瘋狂席捲,然而對三足金烏身上的至陽神火來說,這點陰冷,根本就無法阻擋它前進的腳步。

這一刻,霜鬼老人感受了無比明顯的死亡威脅!

他想都不想,當即就扔出手中的白骨杖,想要用它來暫時抵擋三足金烏身上的至陽神火。

霜鬼老人自己則是身形暴退,欲要逃竄,離開此地!

“想跑?冇那麼容易!”

江炎看著霜鬼老人那副火燒屁股的模樣,直接冷笑不屑的說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