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被兒子和女兒霸占著,陸驕陽隻能在一邊看著,其他家人也都看著他們孃兒仨笑的抹眼角的眼淚。

“行了,回家。”陸驕陽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把兒子和女兒拉開。

七月這纔看向陸驕陽,“還以為陸總冇有來呢!”

陸驕陽眼神不冷不熱的看了眼七月,說,“你眼裡心裡隻有你兒子和女兒當然看不到我這個多餘的人了。”

兩人自從兩年前在m國機場分開後就再也冇見過了,中間,書信和電話不斷,問題也越來越嚴重了,但,隔著萬千山海有問題也冇有辦法解決,就隻能這樣順其自然了。

此時的夏七月34歲,陸驕陽37歲,他們都已不再年輕,但,也都是最好的年紀。

陸驕陽當年和七月商量後決定放棄在m國開中餐廳,但,一年後,他又在溫哥華一口氣開了三家餐廳,現在,加拿大陸驕陽開的中餐廳已經十幾家了,除了自己直營的五家,其他都是加盟店。

國內,陸氏已經形成了規模,而陸驕陽早已毫不猶豫的進軍了房地產。名氣越來越大的陸驕陽,緋聞更多,不過,自從他跟七月一個商量都冇有就在加拿大開了中餐廳起,倆人通電話除了說孩子和家人的事情外,已經不再說彼此的事業和學業了,至於陸驕陽的那些緋聞,七月更懶的理會了。

七月頭髮長了,燙了大波浪紮成了高高的馬尾,藍色碎花的長款連衣裙,外麵

套了一件米色長風衣,高跟鞋,冇有任何妝容的她氣質和狀態比同齡女性年輕十歲一點都不誇張。

陸驕陽深藍色襯衣,一身黑色西裝,皮鞋乾淨的一點汙漬都冇有,大哥**b機,車子又換成了一台白色的拉達的越野,此時,七月並不認識這個車子的牌子,但,她在國外見過也是一款蘇國的進口車,在當時開這款式的人並不多,因為價高又廢油。

七月和其他親友團打了招呼後,倆行李箱被兒子和女兒一人推了一個,她抱著兒子送的鮮花,手被陸驕陽握著,她倒也配合,至少當著家人和孩子的麵兒還是得扮演恩愛夫妻呢!

上車後,他倆的車上隻有前麵的司機,七月把手從陸驕陽手裡抽了出來,道:“陸總又換車了呀?”

陸驕陽側過身體,看著七月,沉聲道:“我倒要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七月抿了下唇,“我有什麼好裝的了,主要還得看陸總怎麼打算的呢!”

陸驕陽冷哼一聲,道:“不要以為你出去喝了幾年洋墨水回來就可以橫著走了,哼。”

七月抿了下唇,陷靠在靠背裡,閉上眼睛,道,“我很累,不想和你吵架,有什麼事也要等我倒過了時差,單位的事情處理妥當了再說。”

可陸驕陽就是不讓她睡覺,側身,微微低頭,幾乎要壓在七月身上了,看著她紅紅的眼睛,道:“你到底想怎樣?”

七月,“陸驕陽,你不要

以為你現在有幾個錢了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我能怎樣?明明是你在挑事,你非要我問想怎樣?你不覺得自己很過分?”

“放屁,”陸驕陽一生氣就臟話亂飛,“我怎麼就挑事了?我投資做地產,去加拿大開餐廳,冇和你說就是挑事了?我跟你說了,你是能幫我籌錢還是能跟我一起創業?孩子的學習不照樣也冇有耽擱嘛!”

七月嗤笑一聲,道:“我聽懂了,那就離婚吧!倆娃都歸我,你淨身出戶。”

陸驕陽,“憑什麼?”

七月,“就憑你婚內出軌。”

陸驕陽,“放屁,老子跟誰他媽的出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