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還敢嘴硬?”

呂延昌的眼眸裡閃過一抹複雜之色。

同時心裡暗暗後悔,冇有把白師傅請過來……

現在身邊這三十多名保鏢,也都是以一敵十的好手,但麵對武道宗師,卻是不夠剛看了。

彆的不說,但從葉龍淵兩秒製服三個人的手段來看,這三十多人根本也不是葉龍淵的對手。

所以,他剛纔纔會說那麼多,目的就是把葉龍淵給震懾住。

但,看來這小子的膽子很大,根本不怕恐嚇。

動起手來,勝算不超過五成!

“老爺,少爺醒來了!”

一個負責將呂佳奇抬起來的保鏢,忽然開口大聲喊道。

隻見呂延昌幽幽醒來,醒來的那一刻,他的身體猛然的一顫,然後驚恐的大聲喊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啊,我錯了我錯了錯了……”

“二少爺,是我們啊,老爺帶我們來就您了。”

保鏢說道。

“啊?”

呂佳奇這才如夢初醒,看清楚來救自己的人,正是自己家的保鏢。

然後又看見了呂延昌,頓時嚎啕大哭,“爸爸,這人把我打成了殘廢,我的右腿殘廢了,你要救救我啊!你給我弄死這個傢夥,給我弄死這個傢夥!”

“我不但要他死,我還要他的老婆陪我睡覺!”

“我要當著他的麵,把他的老婆給上了,我要玩出一百個姿勢給他看!”

“然後在當著他老婆的麵,一刀一刀的割死他!”

“爸爸,幫我啊!”

呂佳奇大聲的喊著,眼眸

裡閃爍著的都是複仇的光芒,他恨不得直接把葉龍淵碎屍萬段。

“閉嘴!”

見到自己兒子一醒來,就是這麼寫汙言穢語,呂延昌狠狠的罵了一句。

他也想將葉龍淵碎屍萬段。

但,大喊大叫是冇有用的,這隻是冇出息,冇有城府的表現。

他更生氣的是生氣兒子恨鐵不成鋼!

“……”

聽到呂延昌的嗬責,呂佳奇隻能閉上了嘴巴,但還是小聲的嗶嗶道:“弄死他!”

“嗖!”

就在呂佳奇剛剛說完這兩個字的時候,葉龍淵動了。

但,誰都冇看清楚葉龍淵是怎麼動的。

他的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了呂佳奇的旁邊,然後一隻手把呂佳奇提起來,冷笑著問道:“你說,你想一刀一刀的割死我?!”

“啊啊啊啊?”

呂佳奇直接嚇傻了。

這他媽是人是鬼啊?剛纔還在七八米之外,這一瞬間就閃過來了?

“少爺!”

守著呂佳奇的保鏢見狀,忙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朝著葉龍淵刺過去。

“啪!”

卻見葉龍淵拳頭一晃,直接一拳打在了那保鏢的臉上。

葉龍淵出手冇有任何留情,一拳直接將保鏢轟飛,那保鏢隻感覺眼前一黑,就被一股巨力給轟飛。

與此同時,緊握著匕首的手也鬆開了。

“噗通!”

保安倒飛五六米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眼淚和鼻子橫飛,瞬間失去了戰鬥力。

同一瞬間,葉龍淵已經握著了飛在空中的匕首。

隻見葉龍淵把玩著手裡的

匕首,鋒刃按在呂佳奇的臉上,冷聲說道:“似乎,現在能一刀一刀割肉的人,是我啊!”

“你……你想乾什麼?”

呂佳奇都嚇尿了,雙腿一抖,一股黃色的液體順著褲管就流了出來。

“放開我兒子!”

呂延昌也是麵色大變。

哪怕是剛剛見識,呂延昌心裡也很清楚葉龍淵是什麼樣的人。

這個年輕人是真的敢殺死呂佳奇。

眾保鏢見狀,都紛紛往前衝了幾步,但看見葉龍淵手裡的匕首按在

呂佳奇臉上,卻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你剛纔說,能對我的家人下手?”

葉龍淵冇有理這些保鏢,而是目光盯著呂延昌,說道:“我是有鬆懈的時候,但卻不是你這種匪類能動的!反而,你也有鬆懈的時候,我隨時都能殺死你的親人,家人……包括你的腦袋,我也能輕易的拿到!”

這句話不是嚇唬呂延昌的。

而是葉龍淵真的起了殺心。

之所以還冇有動手,是這些人把自己和夏芷若都包圍住了。

如果要衝突重圍,也不難……但手段要殘忍一點。

葉龍淵是害怕血肉橫飛的場麵把夏芷若給嚇壞了,所以,才一直遲遲冇有動手。

否則,這些人早就死光了。

似乎是看出了葉龍淵有所顧忌,自己的兒子又在葉龍淵的手上,呂延昌沉默幾秒,然後忽然說道:“好,這件事到此為止,老夫願意因為逆子的行為道歉,隻要你肯放了他,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如何?”

“爸……”

呂佳奇聞言,想要說什麼。

可匕首的鋒刃已經劃破了他的臉,鮮血一滴滴的流出來。

頓時,呂佳奇就慫了,立刻改口說道:“今天的事情就這麼過去了,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井水不犯河水……”

“先生意下如何?”

呂延昌再次問道,甚至還換了稱呼。

“好。”

葉龍淵也不想當著妻子的麵大開殺戒,雖然知道呂氏父子不是誠心和解的,但還是答應了。

然後手一甩,直接將呂佳奇像是死狗一樣的甩了出去。

“啊啊啊!”

呂佳奇嚇得大聲慘叫。

“快接住少爺。”

呂延昌也是大聲喊道。

幾個保鏢趕緊撲過去,但葉龍淵的力道太大了,四個人接住呂佳奇後,還是被力量震的摔倒在了地上。

“爸……弄……弄死……”

脫險後的呂佳奇,第一反應就是去報複葉龍淵。

結果話冇說完,就被呂延昌的眼神給製止了。

其實,呂延昌也不是一個守信用的人,但他心裡很清楚,現在不是報仇的時候。

這些手下不是葉龍淵的對手,哪怕能打贏,也會贏的很慘……

不如當下先和解,然後請宗師白師傅出馬,在一洗前恥,將眼前這個年輕人趕儘殺絕。

“多謝先生放過小兒。”

呂延昌不動聲色的盯著葉龍淵,眼眸裡的殺機一閃而逝,道:“還請先生留下姓名,以後老夫還有報答。”

“葉龍淵。”

葉龍淵毫不在乎的報上了自己的

名字。

然後,在呂延昌還要開口的時候,葉龍淵又繼續說道:“等你死了以後,就告訴閻王爺,你是讓葉龍淵殺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