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老太婆的主意!”

夏家老太太手持龍頭柺杖,在夏家眾人的擁簇下,從屋子裡走出來。

老太太今年已經七十九了,滿頭銀髮,但目光卻很銳利,每走一步,龍頭柺杖就在地上“咚!”的響一聲。

“媽!……奶奶……”

夏芷若看到李秀琴等人和老太太一起走出來,下意識的喊道。

李秀琴想迴應一聲,可看到老太太沉著臉,隻好作罷。

“哼!”

老太太冷哼一聲,目光繞過葉龍淵,最後落在了夏芷若身上:“現在賈少爺死了,你就是想回夏家,也不值錢了!丟臉的賠錢貨,還想回來跟我搶夏氏集團?”

葉龍淵眉頭一皺,眼裡的怒火猛然暴增。

夏家這些蛀蟲,都是一路貨色!

他們壓根就冇打算為夏芷若著想。

夏芷若聽到這些話,氣的指尖不停的顫抖。

她緊緊咬著嘴唇,一抹殷紅的血珠,瞬間就冒了出來:“夏氏集團,本來就是我爸爸一手創立的!我身為第一繼承人,來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合情也合理!”

說完,夏芷若直接迎上老太太的目光,底氣十足道:“不止是夏氏集團,還有龍淵這五年的軍餉,還請奶奶一併歸還!”

之前不爭不搶,是因為夏芷若是把家人之間的感情,淩駕在了金錢之上。

現在看清楚老太太等人的真麵目後,她自然不會再傻傻的當一個任人欺負的可憐蟲。

“你一個小輩,敢如此對奶奶說話,簡直反

了!”

聞言,夏淵指著夏芷若,厲聲嗬責道。

夏淵是夏芷若的二叔,也是夏雲龍的父親。

如果夏芷若回來爭夏氏集團,還有葉龍淵的軍餉……那麼,最大利益受到威脅的,就是夏淵和夏雲龍父子。

老太太咬著後槽牙,拿起龍頭柺杖在地上狠狠的懟了一下,怒聲道:“不錯,當初你不識好歹,讓我們夏家錯過了與賈家交好的機會!現在,葉龍淵更是殺了賈少爺,你們就等死吧!……而且,我們收到了風聲,賈家主已經在調兵遣將了,很快他就會來找你報仇!反正你都死定了,識相的,就束手就擒,讓我把你綁到賈家。”

“哦?”

葉龍淵挑挑眉。

賈長軍的動作,在他的預料之中。

隻是,夏家的人怎麼都這麼笨!?

“如果我那麼容易對付,賈長軍還需要調兵遣將嗎?”

葉龍淵冷笑一聲,道:“看在芷若的麵子上,我給你們一次機會!把夏氏集團和軍餉,全部吐出來……否則,我把芷若和橙橙這五年吃的苦,全部加倍奉還給你們!”

說到最後幾個字,葉龍淵的語氣已經無比森寒了。

“不識好歹!”

老太太咬著後槽牙,道:“還愣著乾什麼,把這人給我綁起來!他若敢反抗,直接打殘了就是!”

“動手啊!”

夏雲龍也迫不及待的喊道:“最好再打斷他兩條腿,誰斷他雙腿,本少爺就獎勵誰十萬塊錢!”

上次在醫院,夏雲龍被葉龍

淵廢了一隻手,現在還裹著石膏呢。

醫生說,能複原的機會很小很小。

所以,夏家眾人裡,他最憎恨葉龍淵:“等斷了你的雙腿,把你抓起來之後,本少爺要親自用鐵錘把你的雙手廢了,以報斷手之仇!!”

“弄他!”

十幾個手持武器的保鏢,怒吼一聲,就衝著葉龍淵衝來。

他們本來就是夏家的保鏢,對付葉龍淵,也是分內之事。

現在,聽到夏雲龍說還有十萬塊錢的額外獎勵,頓時就變得更加勇猛了,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想要將葉龍淵打殘。

“不知死活。”

葉龍淵不屑的哼了一聲。

隨後,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

“啪!”

響音未落,一道倩影已經出現在葉龍淵身前。

衝在最前麵的保鏢,看見眼前忽然出現一個冷豔的美女,手裡的武器,微微一停。

就是在這一刻,月城出手了。

她順手抓住武器的另一端,抬起腳就是一記斷子絕孫腳。

“啊!”

那保鏢慘叫一聲,雙手捂著受傷的地方,就倒在了地上。

月城搶來他的武器,身形一閃,倩影就這麼衝進了人堆裡……

接著,每一秒都會響起一個人的慘叫聲。

月城速度極快,下手又快又狠,猶如無人之境一樣,每一次出手,都會有一個保鏢倒下。

也就十秒鐘的樣子……

十幾個保鏢,全部都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哀嚎不止。

“……”

看到這一幕,夏家眾人都驚呆了。

就連夏芷若也愣住了

她之前也見過月城幾次,知道月城是葉龍淵的屬下。

但不知道,這個冷豔的絕美女子,竟然這麼能打啊!

“就這麼點人嗎?”

月城將手裡的武器隨手一扔,盯著夏家眾人,冷聲道:“剛纔,是誰揚言,要打斷神將雙腿的!?”

夏雲龍雙腿一顫,差點就嚇尿了。

他不敢直視月城的目光,趕緊往後退了幾步。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踏!踏!踏!”的聲音。

伴隨著的,還有各種發動機的聲音,以及轟隆隆的莫名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月城黛眉微微一蹙。

“這是什麼聲音?葉龍淵,你還搬救兵了?”

夏家眾人也是愣住了,然後雙目緊緊的盯著葉龍淵,在等待他的回答。

“裝甲車和坦克的聲音……還有幾千步兵……以及很多閒雜人等!……嗯,人數還不少!”

葉龍淵一下子就將這些聲音全部分辨出來了。

但也有些好奇,他並冇有派軍隊過來。

就在這時,夏家的一個仆人,急匆匆的跑了進來,慌張道:“不不不、不好了……賈家主率領數萬人衝了過來,陪他一起的有十裡武館的趙師傅,兵部的李將軍,以及市區的陳先生!他他他……他們說,讓夏家把葉龍淵叫出來,否則,就直接滅了夏家!這些軍隊,還有幾百米,就要衝到夏家了啊!”

聞言,院子裡的所有人,都是麵色一變。

賈長軍果然開始報複了啊!

“臥槽!”

雲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帶著哭腔喊著:“賈家主踏平我們夏家乾什麼啊?這、這個葉龍淵,我們已經把他逐出夏家了啊!還要夏芷若,她跟我們夏家早就冇半毛錢關係了!”

夏淵也跟著說道:“你們一家三口,早就跟我們夏家沒關係了。識相的,就自己滾出去受死吧,不要牽連我們!”

“對!”

老太太點點頭,道:“葉龍淵,你自己出去受死吧!隻要這件事,你不牽連夏家,我可以把你的軍餉的,都還給夏芷若,讓她們母女能生存下去……你要是個男人,就不要牽連彆人!”

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想著,等葉龍淵出去受死後,她一毛錢都不會給夏芷若。

“哦?”

葉龍淵眉毛一挑,感到好笑:“我可冇有跟你們談條件的興趣,不管我出不出去,夏氏集團和軍餉,你們都要吐出來!!唯一區彆在於,是我自己踏滅夏家好呢?還是讓賈長軍踏滅夏家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