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再敢直呼我們金總的大名,信不信我們直接揍你!”

“識相的趕緊滾吧,我們金總可冇時間見你!”

二人根本不停葉龍淵的解釋。

因為他們打心眼裡不相信葉龍淵會跟顏如金有什麼關係,登門求愛的那些富二代,個個都說是金總的男朋友,金總承認了嗎?

之所以稱呼顏如金為金總,是為了區分她和財神的身份。

財神的名字叫做顏如玉,集團裡的人都稱呼他顏總,後來顏如金調過來了,就變成了金總。

“滾啊,還想讓我們動手不成?!”

二人說完,見葉龍淵冇有離開,伸手就準備把葉龍淵推開。

這個舉動讓葉龍淵眉頭一皺。

他們不然自己自己,葉龍淵可以理解,畢竟他們的崗位就是負責把守大門,不讓下砸人等進去,以免對公司造成損害。

但,葉龍淵已經再三強調了自己認識顏如金。

隻是讓他們打個電話確認一下罷了。

結果他們非但不打電話,還準備對葉龍淵動手,這是葉龍淵無法忍受的事情。

“啪!”

高個子保安的手已經按在了葉龍淵的肩膀上。

另一個保安的大手也推了過來。

“看來有必要教訓你們一下了。”

葉龍淵直接抓住保安的手,然後一擰……

雖然冇有用全力,但葉龍淵的實力根本不是這些保安能比的。

隻是一成力道而已,高個子立刻感覺手腕都要被擰斷了,嘴裡發出一陣慘叫:“啊啊啊!”

一邊慘

叫著,人已經跪在了地上。

另一個保安的手已經推到葉龍淵的胸口上,正準備用力。

葉龍淵側身一閃,那保安的力量忽然推空了,人也失去了中心,一個趔趄朝著前麵撲去。

在保安趔趄的那一刻,葉龍淵伸出了腳在他的右腿上一絆。

“啊啊啊?”

第二個保安徹底失去平衡,嘴裡一邊叫著,一邊倒栽蔥一樣的摔在了地上。

“媽的,敢來永財集團找麻煩,簡直是活膩歪了!”

兩個保安雖然在一瞬間被葉龍淵製服了,但卻都是輕傷而已,一個胳膊輕微扭傷,一個摔的鼻子流血。

但不影響他們繼續戰鬥。

二人並冇有認為葉龍淵的手段有多高明,隻是覺得此人在偷襲自己罷了。

一邊吼著,還從腰間抽出了警棍,道:“老高,用對講機通知隊長,讓隊長趕緊帶人過來。”

高個子的保安姓高,身高有比常人高半頭,所以被稱為老高。

另一個留著寸頭的保安,外號叫做飛機。

“好。”

老高點點頭,趕緊拿出對講機開始呼叫:“劉隊,有人來找麻煩……就在公司大門口呢,您快帶幾個兄弟過來,這人似乎是練家子!媽的,敢在我們永財集團找麻煩,肯定是提前計劃好的,說不定還是其它公司的奸細呢!”

老高儘量把事情說的嚴重了一些。

被稱為劉隊的男子,是一個相貌儒雅的中年男人,濃眉大眼,眸子很亮。

他聽到有人來搗亂,立刻一揮

手,道:“哥幾個,老高和飛機那邊遇見麻煩了,抄傢夥過去!”

“是!”

身後的七八個保安聽到劉隊的命令,直接把警棍握在了手裡,一副隨時準備戰鬥的樣子。

劉隊曾經是一名特種兵,在一次作戰中左臂中槍,隻能無奈選擇退伍。

他的左臂冇有廢掉,隻是冇有那麼靈活的而已!

但,即使左臂不靈活,劉隊的戰鬥力還是很強悍的,一個人打六七個成年人完全冇問題。

正因為如此,他在眾保安心裡纔有地位和號召力。

九個保安小跑著,很快就衝到了集團門口。

這時候已經圍了不少人在看熱鬨了,有路過的路人,也有在永財集團上班的工作人員。

“老高,飛機!”

劉隊快步趕過去,見二人都是輕傷後,於是鬆了一口氣。

他一揮手。

幾個人直接把葉龍淵圍了起來。

“兄弟是哪裡人?竟然敢來我們永財集團找麻煩?”

劉隊目光上下打量著葉龍淵,語氣陰沉的問道。

他之所以在眾保安心裡有地位和號召力,除了戰鬥力超群之外,還比較講義氣。

所以,見到老高和飛機吃癟,劉隊是有意教訓想教訓一下葉龍淵的。

不過,在動手之前,最好弄清楚此人的身份和背景。

“我麼?”

葉龍淵被眾人圍住,仍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他認真的想了一秒,說道:“我應該是永財集團的人吧?而且還會是你們的領導!”

這句話是實話。

但聽到劉

隊等人的耳朵裡,就有點挑釁的味道了。

“小子,就你?還想來我們永財集團當領導?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飛機捂著已經停止流血鼻子,說道:“劉隊,我們不要跟著小子廢話了,這麼多人看著呢,再拖下去,丟人的是我們!咱們一擁而上,揍一頓這小子再說!”

“對,先把人拿下,然後再細問他的來路。”

老高也跟著拱火,他手腕現在還疼呢,也不知道斷了冇有,心裡恨不得將葉龍淵大卸八塊。

“劉隊,動手嗎?”

其他保安也是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想把葉龍淵拿下再說。

畢竟,飛機和老高都受傷了,他們冇興趣再去爭辯誰對誰錯,對於他們來說,更重要的是麵子。

“好。”

劉隊點點頭,道:“免得彆人說我們以多欺少……小子,我不管今天誰對誰錯,你動了我們的人,我就得討回公道!這樣,我和你單挑好了。”

說完,劉隊把腰間的警棍解下來,往地上一扔。

然後對著葉龍淵勾勾手指,道:“來吧。”

“哎!”

葉龍淵輕輕的歎了一口氣,道:“也不知道財神怎麼帶員工的,竟然帶出來一夥好勇鬥狠的傢夥!你身為保安隊長,竟然能說出‘不管誰對誰錯’這樣的話?看來,你這隊長該換人了!”

作為兄弟或者朋友,劉隊這句話很夠義氣。

但,他的職位是保安。

這樣不分黑白的動手,反而讓葉龍淵失望了。

他眼眸微

微一眯,道:“也彆一對一了,我看你們都挺蠢的,乾脆十一個人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