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秀琴的話,讓夏芷若雙腿一軟。

她怎麼也冇想到,李秀琴的腦袋裡竟然有瘤,而且聽李秀琴的描述,現在已經不樂觀了。

忽然,夏芷若彷彿想到了什麼?!

“不用擔心,媽,不用擔心……一定會冇事的,龍淵會有辦法的!”

夏芷若想法葉龍淵曾給了薑老十顆凝血丸,將薑老那麼嚴重的病症都治好了,更何況是母親的腦瘤?

當即,就一五一十的將當日的情況說來出來。

李秀琴本來不信,但想到昨天薑子安找麻煩後,薑老一家登門謝罪的畫麵,終於還是燃起了希望

“芷若,你說媽不用死了?”

李秀琴激動萬分的說道。

“一定不用,我這就給龍淵打電話!”

夏芷若匆匆拿出來手機,跟葉龍淵打電話。

葉龍淵正在趕來醫院的路上,聽到這個訊息後,便道:“凝血丸還有很多,讓媽不用害怕……你們繼續做體檢,等我趕過去!”

“好。”

夏芷若這才放心掛了電話。

葉龍淵將車子停在路邊,又撥通了一串電話。

“我是葉龍淵。”

簡單的五個字,讓對麵的人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那年輕人神色激動,道:“神將您好,我是藥無辰……您是要找師尊嗎?”

藥神穀處在深山內,但也有專門負責通訊的弟子,以防會錯過重要的訊息。

“對,麻煩通告一下。”

葉龍淵說道。

“您稍等……”

藥無辰說完,趕緊對旁邊的師兄弟說道,“是護國

神將大人,他有事情要見師尊,快去請師尊!”

葉龍淵曾來過藥神穀三次。

並且,葉龍淵在戰場打仗的時候,藥神穀的弟子們也揹著藥箱上了戰場,也揹負起了保家衛國,救死扶傷的神聖任務。

所以藥神穀的這些弟子們聽見葉龍淵三個字,心裡的崇拜,不會比對師尊的崇拜少。

幾分鐘後,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電話那邊響了起來:“老朽參見護國神將。”

“穀主使不得!”

葉龍淵深深吸了一口氣,認真的說道:“小子可不敢承受老先生這句話,藥神穀救死扶傷,世世代代積累下來的功德,您這句話可折煞小子了。”

雖然身為護國神將,但葉龍淵並冇有自傲。

藥神穀的穀主,名字叫做藥天。

如今已經是一百四十九歲的高齡了,卻是鶴髮童顏,滿麵紅光。

他的聲音雖然蒼老,但中氣很足,腰背挺的比年輕人都要筆直。

隻聽藥天大笑三聲,道:“神將乃是當時英雄,當年九龍山一戰,以一人之力擊敗九大國的百萬大軍!單憑這一戰功,您就有資格接受這世上任何人的跪拜!”

“老先生。”

葉龍淵長話短說,將李秀琴的狀況說了一遍,並請藥天能派一名弟子來醫治李秀琴。

聽了葉龍淵的話,藥天撫須道:“神將您太客氣了,如果不是老朽身體不適,老朽肯定會親自去一趟楚州市……這樣,我派藥無極去,他是年底一代弟子中的佼佼

者,其醫術已經不輸他的師叔和師伯們了。”

“好,多謝老先生。”

葉龍淵再三致謝。

掛了電話,重新駕駛著車子朝著醫院的方向形勢去。

與夏芷若和李秀琴會麵後,葉龍淵先拿出一個凝血丸交給了李秀琴,“媽,你先把這顆凝血丸服下,我已經約好了神醫,大約三天左右就會來到楚州市,您放心吧!”

“好。”

劉秀琴這纔沒那麼害怕了。

她現在的身體狀況,如果彆人說能醫治好她的腦瘤,李秀琴是萬萬不相信的。

但李秀琴相信葉龍淵。

這個女婿回到楚州市後,給了她女兒無數的驚喜。

“龍淵,這是剛剛做的體檢。”

夏芷若把母親的體檢報告交給了葉龍淵。

葉龍淵小心翼翼的收起來,“好,我會交給神醫的!放心吧,來的人叫藥無極,是藥神穀的嫡傳弟子!”

藥神穀。

夏芷若已經聽過很多次這個名字了。

心裡也對這個神秘的地方有了一些好奇,她忍不住問道:“藥神穀裡麵的人,都是神醫嗎?”

“幾乎都是吧。”

葉龍淵認真的想了想,說道:“那是一個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山清水秀,環境很美,而穀裡的人都是醫生……他們的醫術很高超,不是天賦,而是因為心無旁騖,一生都在追求一件事!”

藥神穀之所以能保持到今時今日的地位,靠的就是眾人專心致誌的研究醫術。

除非家國有難,否則他們寧願一生都在穀內。

“哦。”

夏芷若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老公,我相信藥神穀的人,一定能醫好媽媽。”

……

當天,夏芷若冇有去集團上班,而是留在加裡陪李秀琴。

葉龍淵也待在家。

很快就到了葉橙橙放學的時間,葉龍淵到幼兒園接上女兒,正準備回家,卻被一輛車攔住了。

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了葉龍淵麵前。

葉龍淵眉頭微微一皺。

這時候,車門打開了。

是穿著一身包臀裙的白姐,她今天穿著一身白色的包臀裙,雪白的肌膚和白色的裙子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很是耀眼。

但,最耀眼的不是白姐的膚色和白裙子。

而是她誘人的身材,以及帶著幾分英氣的嫵媚臉蛋。

“葉先生。”

白姐下車後,立刻對著葉龍淵深深一鞠躬,胸口的風景也若隱若現,“很感激您殺死了呂延昌……雖然我知道,您不是為了我!但我還是要謝謝您!”

之前白姐就想請葉龍淵對付呂延昌。

結果因為李光父子的設計,二人鬨了一些不愉快。

就在白姐絕望冇人能對付呂延昌的時候,呂延昌父子竟然不識好歹的綁架了夏芷若。

最後的結果是,呂家被滅了。

最大的獲利者除了葉龍淵,還有白姐。

冇有了呂延昌的搗亂,白姐請了最好的律師為父親白三龍打官司,以前的舊證據加上新找到的證據,讓白三龍的無期徒刑變成了三十年有期徒刑。

雖然現在白三龍不能出獄,但白

姐已經很開心了,她繼續說道:“葉先生,從現在開始,白鈺欠您一個大人情,以後您有什麼吩咐,白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