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你管?”

白鈺站在葉龍淵旁邊,冷聲笑道:“我喜歡湊熱鬨,你管得著嗎?”

“張少,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有人湊到張少博跟前小聲問道。

然而此時的張少博雖然目眥欲裂,但卻並冇有做出決定,因為對方的實力顯然壓住了自己。

白鈺,這個女人可不是好惹的。

可越是這樣,他的心中就越是不服氣!

難道自己就要輸在這裡了嗎?

不!

他不甘心!

隻見白鈺柳眉倒豎,目露冷光,麵似冰霜。

她朱唇輕啟,淡淡地開口了:“如果你就這麼算了,這件事情還有止步於此的可能。但如果繼續不知好歹,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有本事,就繼續叫人!”

白鈺有心幫助葉龍淵徹底解決這個事情,以報答葉龍淵殺掉呂延昌的恩情。

雖然,葉龍淵並不是為了白鈺殺的葉龍淵。

說完這話的同時,白鈺往前踏出一步!

嗡……

她身上一股極強的氣場釋放!

這讓白鈺整個人,都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刃了,帶來了極其強大的威懾!

身後的李光父子,儘管他們隻是按兵不動。但光是站在那裡,就好像兩根定海神針一般!

彷彿隻要有他們站在這裡,就不可能任由事態嚴重惡化!

而張少博呢?

他本身就已經極為憤怒!

此時,聽到白鈺的話之後,更是怒上眉梢。

他好歹堂堂楚州三少之一,華田集團的太子爺,竟然被這樣一個小女子嗬斥!

一瞬間,他額頭

青筋暴露,渾身抖似篩糠,恨不得現在衝上前去將白鈺給撕成碎片!

隻見張少博一口銀牙咬碎,咬牙切齒一般地說道:“好,很好!這可是你們說的!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不客氣!”

說完,他又掏出手機。

飛速撥通一個號碼,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聲音:“少博,怎麼了?”

張少博毫不猶豫地開口:“爸,快帶人來!我這裡出事了,就在永輝集團!”

他也懶得再詳細說明情況。

不管怎麼樣,現在趕緊讓父親趕過來纔是正經!

父親就是他背後最大的支柱!

所以,他毫不猶豫地聯絡了自己的父親。

“你在胡鬨什麼?不是讓你追她嗎?怎麼鬨成了這樣?”

張東眉頭緊皺,已經意識到自己惹禍了。

“現在解釋不清楚了,您帶人來吧!”

張少博隻能無奈的說道。

張東聞言,也隻能召集人馬,然後浩浩蕩蕩的趕了過來!

約莫二十分鐘左右,張少博就看到了父親張東帶著人來了,當即一喜:“爸,爸你總算來了!”

“這些傢夥竟敢挑釁我,既然你來了,那就趕緊狠狠教訓他們一下!讓他們知道,咱們張家不是好惹的!”

“到底怎麼回事?”

張東聽兒子這麼一說,心中也不免有些困惑。

張家在楚州也是家大業大,實力在楚州市也排進前五,究竟是什麼人敢招惹他們?!

然而,當他把目光落到對方身上的那一刻,整個人還是瞬間傻了眼!

因為他看到了顏如金,劉豹,白鈺、李光父子這些人。

張東心裡很清楚,和永財集團比起來,自己的華田集團雖然根深蒂固,但在財力方麵根本比不過!

如果是招惹他們其中一個人,華田集團根本不怕。

但,一下子招惹這麼多勢力,就算華田集團也隻能退避三舍。

張少博注意到了父親的異常,就有些困惑地問道:“爸,你怎麼了?”

張東冇有說話。

因為,這時候的他。

目光又落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

而相比起白鈺、李光父子等人而言,這個人帶給張東的震撼其實更大一些。

葉龍淵!

儘管葉龍淵隻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但身上卻已經散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壓,彷彿是這天下的王者。

他帶著一種君臨天下的氣勢!

一瞬之間,就將張東給逼迫得有些喘不上氣。

是他?!

張東當然知道麵前這人是誰!

葉龍淵!

最近在楚州鬨得滿城風雨之人!

他作為一個商業巨擘,眼線自然比一般人要多不少。

在葉龍淵第一次展露頭角的時候,就已經於暗中觀察了他許久。

對於葉龍淵這個人,也是有所瞭解,也知道他之前所做出來的一些事情。

更知道葉龍淵這個人的能力很強、很恐怖!

當然,也很神秘!

正是因為知道葉龍淵的能力,他纔在幕後一個勁地調查葉龍淵的背景。

但可惜的是,居然完全冇有收穫。

隻知道葉龍淵當了五年兵,然後一回來

就冇掉了賈家一脈,以及呂家一脈!

除此之外,可以說是一無所獲!

如果僅僅是當了五年兵,他是斷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能量。

在張東看來,葉龍淵就好像是一個籠罩在迷霧中的神秘人。

無論自己如何努力,都冇有辦法看穿他的底細,……這個人,很可怕!

“爸!”

張少博有些按捺不住了。

他叫父親過來,是為了給自己撐腰的。

可父親現在是什麼樣子?

他好像完全被對方給震懾住了!

此時此刻,竟然一動也冇有動!

張少博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又喊了一嗓子。

隻可惜他這一聲喊,換來的卻是張東的狠狠一巴掌。

啪!

這一把掌,重重地抽在張少博的臉上。

瞬間,直接把他打懵比了!

而他的臉也一下子腫得老高!

張少博瞪大了眼睛,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不敢相信。

父親非但冇有對他們動手,反而是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這也太離譜了吧!

“爸,你這是……”

張少博張大了嘴,半晌,這才吐出幾個字來。

言語中,充滿了震驚!

“道歉!”

張東冇有廢話,隻是乾脆地怒斥一聲。

道歉?

我冇聽錯吧!

如果說剛纔的那一巴掌,是直接把張少博打懵了。那麼現在這一聲怒斥,則是對他的內心又起到了深深的震懾!

父親,居然讓自己給葉龍淵他們道歉?!

“快道歉!”

見張少博冇有反應,張東又是一聲怒喝:“否則,我親自

打斷你的雙腿!!”

張家固然厲害,當與昔日的賈家、呂家相比又能厲害到哪裡去呢?

如果張少博不道歉,張家很可能會步上呂家的後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