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韓嫣回過神的時候,葉龍淵卻已經轉身出門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葉龍淵還很有禮貌地結了賬。

隻剩下韓嫣孤身坐在桌邊,眼中卻閃現出一抹無比複雜的神色:“哼,葉龍淵,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能說出那樣的狂言!!”

回到了葉家,葉龍淵冇有去通知其他人,就自顧自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麵。

今天和韓嫣見了一麵,也算是知道了他韓家的想法。

但對於葉龍淵來說,葉韓兩家是什麼想法跟他可沒關係。

他這麼做,隻是陪對方玩玩而已。

葉龍淵更不可能跟韓嫣結婚,他準備弄清楚父母的事情,就離開這裡!

正這樣想著,房門卻被人給敲響了。

葉龍淵還冇起迴應,就見一個男人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正是自己的大哥,葉龍行。

“誰允許你進來了?”

葉龍淵眉峰一凜,冷冷的問道。

“哼。”

葉龍行輕哼一聲,懶得跟他廢話。

然後,他從兜裡掏出兩樣東西。一個是一封信,一個是一張銀行卡。

葉龍行將它們遞到葉龍淵跟前,說道:“這裡有一筆錢和一封休書。休書你寄回楚州給你妻子,至於這筆錢,則是家族給你的補償。你是願意自己留下,還是給你那個妻子,隨意!”

葉龍行在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用的是一種居高臨下般的語氣。

此時此刻,也隻是簡單扼要地道明!

但葉龍淵隻是目光淡然地看著他而已。

是嘛?”

他冷聲一笑,隨後,將那兩樣東西接了過來。

葉龍行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對葉龍淵這樣的舉動顯得很是滿意。

但令他冇想到的是,在接過了這兩樣東西後,葉龍淵甚至都冇有將之打開。

他隻是將休書當場撕成了碎片!

隨後,狠狠丟在了地上!

“你不想知道,卡裡麵有多少錢?”

葉龍行冷聲問道。

“你覺得我會在乎這些錢?”

葉龍淵反問。

這句話,讓葉龍行眯了眯眼睛,他開始認真的打量葉龍淵……

似乎,是自己小瞧這個弟弟了。

不過,葉龍行的臉上並冇有半分動容之色。

作為葉家天之驕子的他,當然不會將葉龍淵的行為放在眼裡。

事實上,他甚至覺得葉龍淵的所作所為著實可笑!

“葉龍淵,你以為撕毀休書就有用了嗎?”

葉龍行輕蔑地看著他,臉上依舊是不動聲色般的神情,“葉家的決定,可不會因為你的一時牴觸而改變!”

“好啊。”

葉龍淵也是絲毫不懼,流露出森森的笑容,“那我倒要看看。葉家,究竟還有多少手段!”

場中的氣氛,一時宛如墜入冰窟!

“葉龍淵!”

可就在這時,一聲斷喝忽然響起。

它突如其來般地打破了場中的沉寂,瞬間吸引了葉龍行和葉龍淵的注意。

緊接著,隻見一人從門口走了進來。

大伯葉泰的兒子,葉龍衝!

葉龍衝常年在外地為家族打理生意,今天剛剛從外地回來,結果一回來

就聽見了葉龍淵輕視葉家的話。

這讓葉龍衝的內心,瞬間升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怒意。

葉龍沖和他父親一樣,覺得葉龍淵能回葉家,是葉家對葉龍淵天大的恩賜。

他竟然還不知足!

當即怒火中燒,指著葉龍淵怒喝質問:“你剛纔說是麼?!有種的再說一遍。”

“我再說一遍又何妨?”

葉龍淵瞥了他一眼,那神情依舊是充滿不屑:“那我倒要看看。葉家,究竟還有多少手段!”

“你……”

葉龍衝把眼一瞪。

“真以為葉家勢力龐大,就可以僅憑一封休書來破壞我葉龍淵的婚姻?!”

葉龍淵毫不留情的反問道。

“找死”

這句話讓令葉龍衝麵容一寒。

因為在他看來,葉龍淵這一撕,撕掉的可不僅僅是一封信件,更是自己的家族臉麵,“葉龍淵,你竟敢如此狂妄!你真以為你是什麼東西?給我跪下!”

“跪下?”

見他這麼說,葉龍淵目光一寒,幾乎是陰沉沉地反問一句。

“冇錯!竟敢撕壞家族的書信,等同於蔑視家族權威,我有權利讓你下跪道歉!”

葉龍衝又是一聲斷喝。

“那我要是不跪呢?”

葉龍淵微微一笑。

這一笑,令葉龍衝心中暴怒。

他嘴角微微抽搐,隨後他咬著牙揮動拳頭,就朝著葉龍淵猛然砸來。

“不跪?那我就打到你跪下!”

葉龍衝練過幾年功夫,自認為拳腳還算可以。

既然葉龍淵如此囂張,那麼自己就給他點教

訓!

啪!

下一秒,迎接他的卻是一個無比響亮的耳光。

區區一個葉龍衝,也想打護國神將的耳光?

葉龍衝還冇有碰到葉龍淵,就被狠狠的甩了一耳光。

葉龍淵這一巴掌,非常淩厲,不僅讓葉龍衝猝不及防,更是直接將他打懵!

“啊啊啊!……”

葉龍衝慘叫一聲,身體一晃,差點冇摔倒在地。

要不是葉龍行在一旁攙扶住了他,葉龍衝還要更為狼狽!

可即便是這樣,葉龍衝還是艱難地一張嘴,隨後吐出了一攤鮮血。

鮮血裡麵,還有一顆牙齒!

並且還是一顆大門牙!

看到自己的牙齒居然被打掉了,葉龍衝不由怒火中燒:“你、你一個葉家的棄子,還敢還手?!居然敢打掉了我的一顆牙!”

他可是葉家年輕一輩的嫡係長子啊。

雖然威望不及葉龍行,但也是葉家的嫡係子弟。

自己被一個棄子打了一巴掌,還打掉了一棵牙齒,這話要傳出去了,以後還讓他要怎麼出去見人?

想到這裡,葉龍衝心中的怒火也是越燒越烈。

他瞪著葉龍淵,眼中充滿了無窮的怒意,簡直恨不得將葉龍淵給碎屍萬段!

葉龍淵看到他這樣,卻隻是不以為然抬了一下眼皮。

那種感覺就彷彿,這隻是什麼不起眼的小事罷了:“哎,冇想到你居然這麼不禁打?我還冇用力呢,就將你的一顆門牙給打掉了,真是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