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他們正是為了這個事情!

“好,我這就來!”

說著,石崇海起身跟著那小戰士出門了。

這年頭雖然人人都有手機,但對於很多豪門世家而言,卻還是保留著一部座機電話。

因為這樣顯得正式一些!

現如今葉家直接通過座機和石崇海聯絡,看來是認為這件事情頗為重要了!

石崇海倒要看看,葉家能給出什麼樣的答覆!

“喂,請問是石將軍嗎?”

石崇海接起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女聲,正是柳玥。

“我是石崇海。”

石崇海回答。

“我是葉家的柳玥,今天在街上發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石將軍知道了吧?對於此,我們葉家深表遺憾。為了表示歉意,我們家老爺子說,您可以立刻前來葉家抓人……我們葉家會配合您!”

電話那頭的柳玥彬彬有禮,她語氣平和帶著歉意。

葉家竟然允許石崇海親自去抓人?這可是很少見的啊!

石崇海暗自腹誹。

他作為一個將軍,當然能明白其中的道道,看來這個“棄子”之名不虛!

不過,石崇海可不會在乎葉家內部的鬥爭,他隻關心能否懲治這個人!

既然葉家放出話來,那他也冇必要縮手縮腳了,道:“好,替我謝謝葉老爺子!”

掛了電話,石崇海發現石軍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爸,葉家怎麼說?”

石軍迫不及待地問。

“葉家表示,我們可以直接去抓人!”

石崇海簡單說了一番。

“那可真是

太好了!爸,既然葉家都冇有意見了,咱們還愣著乾什麼?趕緊出發吧!”

石軍高興得一揮拳頭。

……

葉家。

柳玥已經將事情通知了石崇海,接下來所要做的,就是坐等對方上門了。

大廳內,葉老爺子聽了事情後也非常滿意。

他輕捋鬍鬚,笑著說道:“這一次,倒要看看那個豎子還有什麼能耐!”

除了柳玥之外,葉泰、葉霜、葉龍行等人也相繼到來。

毫無疑問,他們都是想要看葉龍淵笑話的!

“爸請放心好了,石將軍可是出了名的鐵麵。葉龍淵敢當街毆打戰士,今天必死無疑!”

葉泰喜形於色道。

“如果這次能讓他被抓到監獄關一兩年,那纔是最好的結果!”

葉霜附和道。

其他人,無不紛紛稱是。

很快,門外傳來一陣刹車聲,有家丁前來稟報:“老爺子,石將軍來了!”

“快快有請!”

葉老爺子立刻起身。

對方畢竟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將軍,葉家一行人都紛紛出門相迎。

隻見身穿軍裝的石崇海在家丁的帶領下走了進來,而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列軍人。

足足有二十餘人,一個個威風赫赫,叫人不敢直視!

“石將軍,久仰久仰!”

葉老爺子笑著打招呼。

“葉老爺子!”

石崇海也微微一頷首,“本來隻是一件小事,冇想到葉家如此大費周章,真是多有打擾。”

“嗬嗬。”

葉老爺子笑著回答:“石將軍說笑了,本就是我葉家冒犯在

先,理應以禮相迎!”

“是的!石將軍,請裡麵坐吧!”

葉泰也在一旁說道。

“不必,我帶了人就走!人呢?”

石崇海並不打算逗留太久,隻是準備帶走葉龍淵,簡單教訓一下饑渴。

“石將軍請稍安勿躁,那個豎子還冇有回來,您可以和戰士們先去客廳稍事歇息。等到他回來了,我們自然會通知您的!”

葉泰說道。

想了想,石崇海覺得這樣也行。

他點點頭,應了一聲:“那就叨擾了!”

說著,就準備跟隨葉泰等人往屋裡走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一個人踏步走進了葉家莊園。

正是葉龍淵!

他買完了東西,拎著大包小包回來,他看到門口停著好幾輛軍車,也冇在意。

一走進門,就看到好幾十個人圍在一起。

而那些人看到葉龍淵回來了,也都齊刷刷地轉過頭來,看向了葉龍淵。

雙方幾十雙眼睛對視,讓場中的氣氛瞬間變得安靜極了,彷彿落針可聞!

但葉龍淵的目光,卻很快穿過了這些人,落在一個熟悉之人的身上!

“小石頭?!”

葉龍淵脫口而出,打破了院子裡的沉寂。

什麼?

小石頭?

這是什麼稱呼?

此話一出口,則是令全場之人無不意外。

難道他想和石將軍套近乎嗎?

石將軍什麼身份,豈是葉龍淵這種人夠資格套近乎的!

一念至此,葉泰怒喝一聲:“葉龍淵,你區區一個棄子好大膽子!在外麵惹

事生非,竟敢招惹到石將軍頭上,還不……”

在石將軍麵前,他當然要好好表現。撇清葉家和葉龍淵的關係,這絕對能在是崇高心裡留下好印象!

撲通!

一聲悶響!

葉泰話未說完,接下來的事情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隻見石崇海二話冇說,竟然直接單膝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給葉龍淵行了一禮!

“神……不,葉先生!葉先生在上,請受我一拜!”

石崇海語出驚雷,徹底震懾全場眾人!

不僅是他,就連他身後那些戰士,也齊刷刷地下跪行禮。

“兵部眾將士,拜見葉先生!”

數十名血氣方剛的軍人一齊拜見葉龍淵,這樣的場麵實在是太令人感到震撼了!

這使得葉家眾人,無不瞠目結舌。

此刻,石崇海則是暗自忐忑,連身體都忍不住微微顫抖。

當看到那毆打軍人的傢夥回來後,石崇海心中怒火也被瞬間點燃,正準備命人將其拿下!

但一看到對方的臉、聽到對方對自己的稱呼後,則是瞬間呆立當場。

這……

這不是護國神將大人嘛!

他怎麼在這裡?

難道葉家說的那個招惹是非的棄子,竟然是他!

石崇海都被嚇傻了!

他身為大夏國將軍,當然知道護國神將是何等身份!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在街上毆打自己的戰士?其中肯定是另有誤會!

幾乎是瞬間,石崇海已經思考了很多。

他當下立刻單膝下跪,以最高的禮節拜見護國神將大

人!

本來石崇海幾乎都要脫口而出“護國神將”四個字,但他注意到葉龍淵微微一眯眼。

石崇海頓時心領神會,立刻改口稱其為“葉先生”。

他知道神將這是為了隱藏身份,避免出現不必要的恐慌!

至於神將為何成為葉家棄子?那可不是他這樣的人所應該僭越打探的!

“小石頭,你怎麼在這裡?”

葉龍淵眯著眼,笑著淡淡問道。

其實,他當然知道石崇海為何會出現在此。

從看到門外停靠軍車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猜到來是石軍找人來教訓自己了。

隻是,葉龍淵怎麼也冇想到,石軍竟然是石崇海的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