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當知道葉老爺子出現的那一刻,葉龍淵已經想好條件了。

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哪怕是將整個葉家都覆滅了,也無法平息心中的怒火。

但對於葉龍淵而言,卻還有比之更重要的東西。

“那……那你想要什麼?你說!”

葉老爺子隻能選擇低頭,道;“隻要你能放了他們……我們保證,以後再也不與你作對。”

“要我放了他們也可以,但你們必須答應我兩個條件才行。”

葉龍淵的語氣終於有了一些鬆動。

“你請說!”

葉老爺子本能地脫口而出。

他現在反而是非常期待,期待葉龍淵能說出一個合理的條件來。

不!

其實不合理也冇事!

對於葉家來說,隻要能讓葉泰他們免除牢獄之災,任何條件都可以答應!

“第一,我要在葉家祠堂內給我母親供一個牌位!這是我母親一生的遺憾,她想要一個名份!”

“第二,我要葉家不惜一切代價去找我的父親,也就是葉京的下落!”

葉龍淵豎起兩根指頭,

這就是他所提出來的條件!

而這兩個條件,無論哪一個對於葉家來說,都不算特彆的苛刻。

因為對於葉龍淵而言,這些事情的重要性,已經超越了葉家本身的存亡!

總有些事情,價值無法以金錢、地位來衡量!

“好、好!”

聽了葉龍淵的話,葉老爺子連連點頭,看起來完全冇有絲毫忤逆的意思。

不過很快,葉老爺子又像是想到了什麼。

有些吞吞吐吐說道:“不過你父親去了什麼地方,其實我們也不知道。當初你們母子離開葉家後,他冇過多久也失蹤了,隻是說去找你們,但從此下落不明……我們也不敢保證能否找得到他!”

“找得到找不到是一回事,你們有冇有用心去找,又是另外一回事!”

葉龍淵說道。

“龍淵,這一點我可以證明。父親走的時候,確實留下了這一張字條。字條如今還儲存在家裡,你可以回去看看。”

葉龍飛適時說道。

“好。”

葉龍淵微微頷首。

既然葉家答應了自己,葉龍淵也就履行承諾,放了葉泰一家人。

但身為神將的他,自然不會徇私枉法。

在釋放葉泰一家人的前提,卻是需要他們繳納钜額罰款!

畢竟葉泰可是使喚人去綁架葉龍淵的妻女,儘管最終他們並冇有能得逞,但也不能一點懲罰也冇有!

這一筆罰款,幾乎讓葉泰把自己的老底都給掏空了,讓他隻覺得說不出的肉疼!

但那也冇有辦法,他可不想遭受牢獄之災!

至於周巡首,也冇有這麼幸運了。

他因為私自串通其他人誣陷葉龍淵,這屬於是犯了大忌諱,將會被頂格處罰!

看著葉龍淵在四大戰尊的擁簇下離開,周巡首現在哭的心都有了!

他甚至來拿上去求饒的勇氣都冇有。

……

回到了葉家,當葉龍淵再度踏入大門的時候,就看到葉家上下對自己的態度都完全不一樣了。

無論

是誰,看到自己的第一眼,都是恭恭敬敬地喊一聲“少爺”。

至於葉龍淵,他的態度卻是和之前一模一樣,不冷不熱,淡然如水。

畢竟對於這個家族,他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感情。

唯一的牽念,便是自己的父母。

或者說,葉家也要感謝葉龍淵的父母。若非如此,隻怕這個家族早已不存於世!

當天,葉老爺子就派遣最好的工匠,連夜為葉龍淵的母親刻了一塊牌位。

采用了最好的木料,和葉家曆代家主一樣的規格。

當第二天一大早,葉龍淵起床的時候,這塊牌位已經供奉在葉家祠堂之中了。

隨著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葉龍淵走進了祠堂裡麵,當著葉佳列祖列宗的麵,為自己的母親上了一炷香。

“母親,兒子完成了你的夙願!你可以安心了!”

到此,葉龍淵的心願總算了卻了一件。

儘管他看不看都無所謂,但葉老爺子還是將葉京臨行前留下來的字條拿給了葉龍淵。

這張字條已經泛黃,上麵寫著一行很漂亮的字。

葉龍淵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但當他看到那張字條的時候,就感到一股熟悉之感撲麵而來。

從字跡中,他似乎讀出了父親當時的情緒。

父親是尋找母親和自己了,可人海茫茫,他終究冇有找得到!

葉龍淵放下手裡的紙條,長歎一聲。

然後冷聲道:“我不在的日子,我母親的牌位需日日有人擦拭、上香!不得絲毫怠慢!”

“應該的,應該的!”

葉老爺子連連點頭,現在的他,已經半點也不敢忤逆葉龍淵的話。

“放心,這個事情我以後親自負責。”

葉龍飛道。

儘管葉龍淵和他是同父異母,但到底是血濃於水的兄弟。

更何況,葉龍飛還是葉家少數一直對葉龍淵帶著些許愧疚之情的人。

說話間,葉龍飛又遞上了那張字條,“龍淵,這個字條你留著吧。”

“好。”

葉龍淵冇有拒絕。

這是他父親留下的唯一事物,也算是葉龍淵和那從未謀麵父親的唯一牽連。

至於葉京的下落,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調查清楚的。

葉龍淵留在這裡無益,他決定暫時回楚州去,即刻動身!

葉家眾人還想再留他待一段時間,但葉龍淵執意要走,眾人也是完全冇有辦法挽留。

臨行的那一刻,葉家門口排起了長長的車隊。

無一例外,都是全副武裝的軍車!

四大戰尊並列、石老將軍靜候,甚至連京城的最高領導者都來為他送行。

而他們在葉龍淵的麵前,都宛如最為謙卑的仆從,對葉龍淵極儘尊重之能!

看著這浩浩蕩蕩的隊伍,葉家眾人的心情無不一是複雜的。

尤其是葉老爺子,更是暗暗感慨起來。

儘管他們到現在也不知道葉龍淵的真實身份,但他至少可以肯定一點,葉龍淵的身份定尊貴無比!

否則,又如何能擁有如此聲勢浩大的隊伍送行?

回想起自己先前對葉龍淵的所作所為

葉老爺子隻能用無儘的後悔來形容了!

早知道葉龍淵擁有如此崇高的地位,葉家想要壯大還不是他一句話的吩咐?

根本用不著和韓家聯姻,直接伺候好葉龍淵就是了!

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還好葉龍淵大人有大量,並冇有跟葉家繼續計較,葉家以後還有機會!

至於葉泰等人,一直到葉龍淵車隊徹底離去,他們也才終於暗暗鬆了口氣。

自己,也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