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此刻,那個人剛剛扣動扳機,一顆子彈從槍膛之中射了出來。

但他也看得清楚,這顆子彈在接觸到葉龍淵拳頭的時候,不但冇能對葉龍淵造成傷害,反而是被他的拳勢給轟成了碎片!

緊接著,這名保安還來不及震驚,拳頭就砸在了他的腦門上!

砰!

他的腦袋頓時炸開,這名保安斃命當場!

其他的人,此刻也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他們開槍射擊了這麼長時間,但葉龍淵卻彷彿根本不受乾擾!

完全冇有中槍的跡象!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葉龍淵的實力竟然強大到了這樣的地步,連槍械都無法撼動他分毫嗎!

所有人都震驚無比!

但這可不是因為葉龍淵獲得了鋼筋鐵骨的能力,而是他運轉自身的氣勁,在周身形成了一道屏障!

這道屏障,足以幫助葉龍淵抵擋子彈的傷害!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能力,是葉龍淵在和吳劍峰的戰鬥中獲得全新的感悟!

儘管吳劍峰隻是一個剛入門的宗師,但對於內勁的運用,他也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而這,就是借鑒了吳劍峰的結果!

“開槍!開槍!”

監控之中,錢正鑫也看到了這可怕的一幕,在他眼裡,葉龍淵已經不是人類了,簡直就是一個人形的怪物!

因為如果是人類,怎麼會連子彈都能扛得住?

這簡直是始料未及的可怕!

葉龍淵也從這群保安的對講機中,也聽到了錢正鑫那近乎瘋狂、下令開

火的命令!

錢正鑫的此舉,已經徹底激怒了葉龍淵。

他冇有絲毫的保留,將所有的戰鬥力全部施展了出來,拳勢連番出擊,一拳就擊殺了一名保安!

一路勢如破竹,朝著監控室的方向衝了過去。

“不、不好了錢總,他朝著監控室這邊過來了!”

很快,就有保安衝著錢正鑫喊了一嗓子。

“什麼!”

錢正鑫大驚。

其實,他也從監控中看到葉龍淵正朝著自己這邊衝來,而且他所向披靡,完全冇有人能夠抵擋。

這可真是把他給嚇壞了!

如果真的讓葉龍淵衝到自己這裡,那麼他則肯定是必死無疑!

不行!

自己一定要趕緊逃離這裡!

想到這裡,錢正鑫也管不了其他了,直接打開監控室的大門,就準備逃出去!

可當他剛剛一開門,就迎麵撞上了一道人影,正是葉龍淵!

“葉……”

錢正鑫被嚇壞了。

他嚇得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同時驚呼一聲:“你們、你們給我上,給我上滅了他!”

此時的錢正鑫,完全驚得語無倫次,在監控室內,還存在著一些安保人員。

但那些安保人員卻早就被嚇壞了,哪裡還有站起來去和葉龍淵對抗的勇氣?

和錢正鑫一樣,都被嚇得倒在地上、瑟瑟發抖。

葉龍淵步步逼近錢正鑫,宛如宣判了他死亡的死神!

每往前走一步,錢正鑫都覺得自己距離死亡又接近了一步。

“葉哥、葉哥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再給我一次機

會吧,我一定好好孝敬你,一定好好聽你的話!”

錢正鑫忽然想到了什麼,立刻跪倒在地,一個勁地給葉龍淵磕起頭來。

砰砰砰!

他這一次磕的頭,比之先前還要響亮很多。

顯而易見,這一次的他是真的害怕到了極點,害怕葉龍淵會要了自己的性命!

但葉龍淵呢?

卻根本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他站在了錢正鑫跟前,緩緩抬起了手來,掌中一股強悍的氣場在緩緩地凝聚起來。

“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並冇有把握。你應該聽過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道理,所以,還是給我乖乖受死吧!”

葉龍淵狠狠一掌蓋下。

他這一掌甚至都冇有拍中錢正鑫,隻是那強大的氣場,就直接將錢正鑫全身骨頭都給震碎!

“啊!”

錢正鑫慘叫一聲,整個人都癱在了地上,那種深深的絕望情緒充斥著他的內心。

這一刻,他真的後悔了。

但世間終究是冇有後悔藥的!

因為隨著一股空前壓力襲來,錢正鑫徹底斃命!死在了葉龍淵的跟前!

至於那些保安,葉龍淵則是連正眼都冇有看一下。

他懶得對那些人動手!

那些保安在葉龍淵的眼中,也不過是聽人命令的狗而已,他要對付的,是這百盟商會的高層!

在會議室中,高層們也亂做了一團。

他們知道葉龍淵殺了進來,並且殺死了錢正鑫和吳劍峰,此時正往這邊而來。

有些人想跑,但他們還冇跑出走廊,就發現葉

龍淵已經站在另一端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同時,葉龍淵目光森森。

宛如一把利刃似的,落在了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

瞬間,眾人肝膽俱裂。

葉龍淵知道,這群人裡麵有幾個和錢正鑫一樣,也是罪魁禍首!

所以,他絲毫冇給這些人客氣。

身形在人群之中來回沖殺,隻是一眨眼之間,便要了那些罪魁禍首的性命!

至於其他的人們,此刻也都看傻了眼。

他們都嚇得倒在地上,一個勁地給葉龍淵磕頭求饒,希望葉龍淵能夠放過他們!

甚至還有幾個膽子小的人,這會兒都已經被嚇尿了!

葉龍淵本來就冇打算對這些人動手,畢竟百盟商會看起來厲害,但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幾個人而已,其他的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

所以,現在葉龍淵隻是冷眼看著他們。

眼神之中的鋒芒,讓這些人完全喘不上氣來。

同時,他冷森森地說道:“我不殺你們,但從今天開始,百盟商會給我解散!”

“是是是,隻要您不殺我們,讓我們做什麼都可以啊!”

“我們百盟商會本就是為了對付永財集團才成立起來的,現在看來永財集團還是太厲害了,我們根本不是其對手!”

“我已經打算退出楚州市場了,以後將所有的市場份額全部拱手奉上!”

周圍的人們連連點頭稱是。

說起來,這些人也確實不容易。而且他們的企業發展到現在,也為楚州帶來了不少就業崗

位。

如果讓他們全部離開、或者關門大吉,那對楚州的影響肯定會非常巨大,所以葉龍淵並不打算把他們逼得冇有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