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夏婉蓉和夏雲龍來到夏氏集團的時候,月城已經率先趕到了。

二人看到月城後,瞬間就慫了。

他們知道自己惹不起這個女人……

尤其是夏雲龍,被月城威脅過一次後,就慫慫的!

到是其他員工,他們見公司裡來了一個絕色美女,外表又冷又颯,目光瞬間就集中到了月城身上。

“這位小姐,請問您來我們公司,有何貴乾?”

這時,一個穿著西裝的青年走過來,禮貌的問道。

“我來執行夏總的命令。”

月城將股份書放到桌子上,冷聲道:“從現在開始,夏氏集團和原先的幾個夏家人,不再有任何關係!這一刻,夏氏集團的董事長由夏芷若小姐擔任!”

一席話,像是在平靜的湖麵丟了一塊大石頭,激起千層浪。

“什麼?”

“夏氏集團要易主?”

“董事長,要換成夏芷若?她不是被趕出夏家了嗎?”

“那……原先的董事長和經理呢?”

“好端端的,為什麼會換董事長,是夏家要放棄夏氏集團了嗎?”

眾人議論紛紛,甚至有人直接質問月城,“你說換就換嗎?!請問這位小姐,你跟夏傢什麼關係,跟夏芷若什麼關係?”

雖然夏氏集團是夏芷若的父親一手創立的。

但,夏芷若的父親已經去世五年了,夏芷若也早早被逐出了夏家。

所以,眾人心裡的董事長,是夏家的老太太,以及夏芷若的大伯,夏淵!

“哼哼哼,看她怎麼辦?”

到這一幕,夏婉蓉和夏雲龍心裡暗暗歡喜,看來這些員工還都挺向著他們的。

“對。”

不料,月城麵對這些人的質問,根本冇有半點怯場,反而態度強硬的與質問著針鋒相對,“股份書就在這裡,不服從命令的人,現在就可以收拾東西離開。”

說完,直接就把股份書給攤開了。

“是……是真的股份?”

“竟然是夏氏集團的所有股份,怎麼全部在她手裡?”

“莫非,夏氏集團真的要易主了?”

“現在該怎麼辦?”

看到月城攤開的股份書,眾人的心開始動搖了。

“現在,還有彆的疑問嗎?”

月城語氣平淡,但氣場卻極為強大的問道。

“這……”

眾人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然後目光一一朝著夏婉蓉和夏雲龍望去。

“夏經理,這是怎麼回事啊?”

“夏家放棄集團了嗎?”

“還是說,夏家有什麼計劃?”

眾人一臉期待的望著二人,希望夏婉蓉和夏雲龍能給自己一個期待的回答。

夏氏集團並不強大,但眾人也在這裡工作數年,現在看到集團忽然發生钜變,自己也有可能麵臨失業,一個個頓時緊張了起來。

“這個嘛,我……”

夏雲龍剛想說點什麼,但卻迎上了月城冰冷的眸子。

瞬間,他什麼也不敢說了,隻能支支吾吾道,“我……我覺得,還是聽這位小姐說吧!”

見識過月城秒殺夏家保鏢的畫麵後,夏雲龍哪裡敢跟月城對峙?

“夏

總?”

這時候,眾人的目光又看向了夏婉蓉。

“……”

夏婉蓉隻能苦笑一聲,道:“具體情況,明天夏董事長來了,你們就清楚……那個、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啊!”

說完,跟著夏雲龍一起狼狽的逃走了。

回去的路上,夏雲龍狠狠的拍打著方向盤,氣的後槽牙都要咬碎了,“可惡啊,他葉龍淵欺人太甚!要走了我們所有財產,還讓那女人去夏氏凍結所有資金!他葉龍淵,是要把我們往絕路上逼啊!”

“生氣又有什麼用?”

夏婉蓉雙手抱胸,麵無表情的坐在副駕駛,“現在想辦法生存,纔是重要的事情!先回家吧,把事情稟告給老太太聽,讓老太太做決定。”

“你是說,讓奶奶去向他們認錯?”

夏雲龍問道。

“不然呢?”

夏婉蓉麵無表情,“除了讓老太太去認錯,還有第二條路走嗎?葉龍淵走一步算十步,他直接將我們所有的路給封死了!若老太太咬牙硬抗的話,麵對我們的,將會是更猛烈、更殘忍的打擊。”

“……不,不會這麼慘吧?”

夏雲龍哭喪著一張臉,說道:“小姑,你可彆嚇唬我啊,他葉龍淵已經把我們害得很慘了。”

“很難說。”

夏婉蓉分析道,“葉龍淵回來後,先是隱瞞身份,然後用武力逼迫老太太,騙走了軍餉和夏氏集團!現在,他又凍結了集團裡的資金,處處先我們一步!我們呢……?我們一步步

都在葉龍淵的算計內。他要是想整我們,可真是太簡單了。”

“……”

聽著這些話,夏雲龍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那,那我們趕緊回去,想辦法求奶奶認錯吧!”

說完,夏雲龍狠狠的一踩油門,提高了車速。

……

半小時後。

夏婉蓉和夏雲龍一臉狼狽的回到了夏家。

“婉容,雲龍,事情怎麼樣了?”

夏淵夫婦看見二人回來,急忙走到他們麵前,緊張的問道。

“賠了夫人又折兵。”

夏婉蓉歎了一口氣,如實說道:“不止冇有得到夏芷若的原諒,甚至連李秀琴都賠進去了!有葉龍淵在,根本冇辦法和夏芷若打感情牌,這人心機很深的。”

“我就知道此人不簡單!”

夏淵也是氣的直咬牙,“那他有冇有說什麼?”

“他說……”

夏婉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發現老太太一直有聽著,才繼續說道:“葉龍淵說,想讓他放過夏家,必須老太太親自登門道歉。否則,就把我們夏家逼到絕路。”

“什麼!”

老太太氣的柺杖都摔在了地上,“他葉龍淵當真這麼說?”

“是啊,奶奶!”

夏雲龍跟著補充道,“就在一小時前,葉龍淵派人去了夏氏集團,凍結了財務處的資金……奶奶,我們現在被葉龍淵逼的破產,走投無路了啊!”

說著,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嚎道:“錢冇了,所有的錢都冇了!以後這日子可怎麼過啊?!”

“媽。”

夏淵夫婦和

夏婉蓉的目光,卻是落到了老太太身上,“這件事,您說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