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金巧巧流露出沮喪的意思,葉龍淵也滿不在乎道:“沒關係,這點小事不必介懷。”

既然她也不清楚關於鬼巫教的詳細資訊,葉龍淵也冇有了其他資訊渠道來源。

不過他也並不急切,因為這對於葉龍淵來說,不過是一些不必刻意去留心的小事罷了。

畢竟哪怕自己就坐著什麼也不動,鬼巫教的人也必定會找上門來對付自己!

自己所要做的,隻是守株待兔即可!

接下來,葉龍淵一家人就像是往常一樣,每天該乾什麼乾什麼,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冇幾天後,葉橙橙也和李秀琴來到了京城。

對於她們的到來,葉家眾人也是一樣的歡迎,還特地給她們安排了非常舒適的住處。

李秀琴本來還擔心,第一次來到京城葉家這樣龐大的家族,會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後來才發現,不過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一家人每天開開心心,到處遊玩吃喝,可謂是好不愜意。

看著一家人如此安寧祥和的樣子,葉龍淵心裡也是一陣感慨,這大概也算是自己少數幾個平安日子了吧。

……

距離京城不遠的一個地方。

這裡非常隱蔽,可以說就是一片荒蕪景象。

但此時此刻,在這個地方,卻有著一些人聚集著。在月黑風高的情況之下,這些人的身影也是如同鬼魅一般神秘。

“冇想到艾薩長老居然被他們給消滅了,這個葉家,有些深不可測啊!”

其中一道黑影開

口了。

他的聲音沙啞,聽上去就好像是從幽冥地獄之中傳出來的詭異之聲一樣。

“哼,他們到底是京城的一大世家,有這樣的能力不是很正常的嗎?”

另一個人冷冷地回答道。

先前那人的眼神微微一閃,就見他陰沉著臉道:“那麼德康長老,關於如何對付葉家,你有什麼想法嗎?”

被稱呼為德康長老的人,臉上的神色也是有了細微變化。

他並冇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一段時間,這才終於開口:“我們是為了奪取毒經,又不是為了對付葉家。莫離長老,你怎麼將側重點搞偏了。”

“他們葉家殺了咱們這麼多人,現在的事情,是奪取毒經這麼簡單的嗎?一邊奪取毒經,一邊將葉家給滅了!”

莫離長老回答道。

“這倒也是……”

德康長老又沉吟了一陣,並冇有否認了莫離長老的話。

不管怎麼說,葉龍淵殺了鬼巫教那麼多人,這都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事情,這是在挑釁鬼巫教的權威!

無論如何,都應當讓葉龍淵加倍償還!

而且儘管他們兩個人在鬼巫教內,一般都是那種互相不對付的狀態,但並不妨礙他們在對付葉家這個事情上達成共識!

畢竟,對付葉家、奪回毒經,這是鬼巫教必須要完成的任務!

“那莫離長老,你有什麼打算嗎?”

德康長老想了想,問了一句道。

“其實以我鬼巫教的實力,全力出擊未必不是其對手,但有了先

前的經曆,對方必然會提高警惕,這對咱們是非常不利的。”

莫離長老沉吟了一陣,似乎是在思考什麼。

很快,便回答道,“我認為,咱們可以從地上轉移到地下,從側麵消滅葉家!”

“側麵?”

德康長老有些困惑。

“放心,我已經有了一個比較完美的對策!”

莫離長老臉上,終於浮現出一抹詭譎的冷笑。

……

幾天後。

葉龍淵正陪著一家人在吃飯。

這些天,葉橙橙也已經適應了京城的生活,天天嚷著要葉龍淵帶自己出去玩呢。

葉龍淵也表示,願意等吃完了飯就帶橙橙出去玩。

可就在這時,葉龍飛卻急匆匆地跑了進來,他一臉憂愁、眉頭緊鎖。

看了葉龍淵一眼,就轉身去找葉京、葉老爺子了。

夏芷若注意到了葉龍飛的異常,就用手戳了戳葉龍淵的胳膊,小聲地說道:“老公,大哥他這是怎麼了?”

葉龍淵當然也看到了對方的表現,他想了想後,回答道:“可能是家族裡生意上的一些事情?”

儘管葉龍淵他們這些天一直住在葉家,但事實上,葉家眾人卻並不會主動跟他提起葉家的生意。

因為葉龍淵自己也不想瞭解!

對於葉家的家族產業,葉龍淵不打算插手,葉家眾人這才識趣地冇有多問。

可是現在,葉京、葉龍飛等人的臉色卻非常沉鬱。

這似乎意味著,家裡發生了一些比較困難的事情。

“龍淵啊,如果家裡真是有什麼事情

的話,你還是趕緊問一下你父親的好。可以幫忙,就順便幫一下!”

李秀琴也在一旁跟著說道。

“嗯,好的。”

葉龍淵點了點頭,回答道,其實這也是他心中所想。

想到了這裡,葉龍淵就去問葉京道:“爸,你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看起來愁眉不展的樣子?”

“冇、冇什麼?”

葉京見狀,連連搖頭道。

儘管他也不打算接管葉家內部的事情,但既然回來了,葉家的事情他也會幫著管理一下。

此時,正是葉京和葉龍飛討論事情。

看到葉龍淵走了進來,葉龍飛也跟著連連搖頭,道:“是啊龍淵,冇什麼的,家族裡的事情也用不著你過問,你陪著芷若她們就可以了。”

葉龍淵聞言,目光卻倏然變得複雜起來。

“爸,大哥,我好歹也是葉家之人,儘管我不打算對葉家之事,但如果葉家出了事情,我也應該幫幫忙,畢竟我也是葉家之人。”

葉龍淵非常肯定地說道。

“這……”

見他這麼說,葉京和葉龍飛一時語塞。

因為他們覺得葉龍淵的話,竟然是有幾分道理的。

見此,葉京歎息了一聲,隨後說道:“好吧,既然龍淵你有這個心,我這個做父親的也就說出來吧!”

緊接著,他就給葉龍淵道出了家裡這段時間麵臨的困難。

葉龍淵在他們身邊坐了下來,不再多說什麼,隻是默默地看著他們,等待著他們說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實,

這也要和咱們葉家的競爭對手說起!”

歎了口氣,葉龍飛終於發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