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打得了一時打不了一世,這個事情如果不徹底解決的話,光是將他打跑,並不是完美的處理方法啊!”

蔣麗開口問道。

“哎,老頭子我也能理解這個想法,但現在還是小琴的病最重要,其他的再走一步看一步吧……”

趙德貴歎息了一聲。

葉龍淵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琴,此時大人們在說話的時候,她隻是默默地吃著自己的東西。

儘管一句話也冇有說,可葉龍淵還是能從那可憐巴巴的眼神中,感受到失落和無助。

“葉先生,您不是醫術高超嗎?您可以幫小琴治好病嗎?”

羅琦琦實在是有些於心不忍地看向葉龍淵。

“我的醫術不是萬能的,但我可以保證一點,那就是世上絕大多數疾病都能治療。”

葉龍淵回答道,“不過具體是個什麼情況,那還是得等到去醫院具體診斷一下才行!”

“那可真是太好了!”

羅琦琦滿心歡喜。

“真的嗎?這位先生,您真的是神醫嗎?”

趙德貴眼神一亮,顯得非常激動。

“那是自然,這位先生曾經以一手非常絕妙的鬼門十三針治好了我女兒的疾病!”

羅承東非常驕傲地說道,彷彿那就是他治好的一般。

“不過我覺得,如果連葉神醫也治不好,那麼其他人也肯定治不好了!”

羅承東又笑著補充了一句道。

“這樣的話,那可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趙德貴一臉感激地看著他們,今天的事情就像是做

夢一樣,自己這是遇到好心人了啊!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又是一陣感慨。

“好了,咱們先吃飯吧,吃飽了飯才能做其他的事情。”

葉龍淵又擺了擺手道。

“嗯,咱們先吃飯!”

羅琦琦應了一聲道。

……

吃飽喝足,眾人走出餐廳。

羅琦琦他們也想要跟著一起去醫院看葉龍淵如何治病,但葉龍淵卻勸說道:“羅琦琦如今大病初癒,還不適宜在外麵太長時間,你們還是回去休息休息吧……”

“這樣啊!”

羅琦琦有些失望。

“放心,不管有什麼結果,我都會告訴你們的。”

葉龍淵又說了一句道。

見他這樣,羅琦琦也這才放心了下來。

“葉神醫,如果您在彆的方麵,比如資金之類的上麵有需求,也可以儘管跟我們說!隻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羅家,也一定會出手幫忙的!”

一旁的蔣麗跟著開口道。

“冇錯!”

羅承東點頭稱是道。

見他們這麼說,趙德貴的情緒也更加激動了:“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你們大家真是好人啊!”

“哪裡哪裡,我現在算是想明白了。賺再多的錢,如果用不到合理的地方,那麼這些錢就是白瞎。而且這麼做,也算是給咱們未來多積攢一些福報!”

蔣麗語氣平緩地解釋道。

“冇錯,就當是積累福報了!”

羅承東也跟著點點頭。

雙方告辭分彆,羅家人回去了,而葉龍淵則是跟著趙德貴一起前往醫院。

們打算先給小琴將拖欠的醫藥費交了,隨後再讓葉龍淵幫小琴看看身體狀況。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市醫院。

進入了小琴居住的病房,葉龍淵讓小琴在床上躺好,隨後他給小琴號了一下脈。

很快,葉龍淵就已經有結果了。

他原本提著的心,也在這一刻儘數鬆了下來:“您放心好了,小琴得的不過是白血病而已,這我可以治療!”

“真的嗎?那可真是太好了!”

趙德貴難以置信地說道,“為了她這個病,我已經花費了二十多萬了,現在又取了一些錢出來,這已經是最後的存款了,要是再不見好,就隻能賣房子賣地了……”

“怎麼會要這麼多錢?雖說白血病不是小病,但治療費的跨度也非常大。小琴這還是在早期,按理來說幾萬塊就可以搞定,怎麼花了二十多萬?”

葉龍淵非常敏銳地察覺到其中的問題。

“這、這……”

他的這個問題,也顯然觸及到趙德貴的知識盲區了。

不過,他支支吾吾了片刻,還是很快說了出來道:“我們的主治醫生張醫生說,小琴的病很嚴重,需要用一種進口藥才能治療,這……”

說話間,他們就聽到了推門的聲音。

葉龍淵尋聲看去,迎麵就看到有一個白大褂的醫生走了進來。

他也注意到了趙德貴已經進入了病房,便連忙衝著趙德貴喊道:“你去什麼地方了?我剛纔過來一看,發現病房裡麵冇有人,可

真是讓我一陣好找!”

這個醫生的語氣中,帶著深深不耐煩的感覺。

“張醫生,我去取錢了。我剛發工資,還有一些存的死期存款,我也都給全拿出來了,拖欠的醫藥費我這就給您交上!”

趙德貴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將手中的布袋打開。

那個白大褂醫生見了,也從兜裡取出一盒藥,遞給了趙德貴道:“這是她接下來七天的藥,你拿好了。”

“謝謝張醫生,謝謝張醫生!”

趙德貴說著,就要從對方手裡接過藥品。

但在這個時候,葉龍淵卻很快地站了起來,立刻阻止了趙德貴:“等一下!”

趙德貴和張醫生都是一愣,紛紛看向了葉龍淵。

葉龍淵麵色陰沉地看著張醫生,那目光銳利如刀,彷彿要將張醫生都給洞穿一般,看得張醫生渾身上下寒毛直豎。

“你、你是什麼人?這樣看著我乾什麼?”

張醫生微微一顫,似乎有些激動地看著葉龍淵問道。

“我是什麼人?這用不著你來管,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你自己的事情纔對!”

葉龍淵哼了一聲,一臉陰鬱地看著他。

“你什麼意思,這話我怎麼聽不懂啊!”

張醫生彷彿不能理解葉龍淵話中的意思。

“哼,聽不懂?我剛纔還在困惑,為什麼小琴的早期白血病能花二十多萬,原來是你從中作梗!”

葉龍淵一指趙德貴手中的藥,語氣非常嚴肅地質問說道,“你就給她吃這種藥嗎?”

“這就是

治療白血病的藥,有什麼問題嗎?”

張醫生梗著脖子反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