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德貴一聽,覺得老李的話很有道理。

不過就算如此,僅僅是聽著老李的話,也讓他心中產生了非常後怕的情緒。

不知道如果真的讓他撞上自己,會遇到什麼樣可怕的事情呢!

“對了,老趙,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老李又問。

“不知道……”

趙德貴訥訥說道。

“哎,我看要不這樣好了,你不是在城裡打工嘛?那你就把小琴接到城裡去,找一個學校給她上,這樣也能避免被他找到。”

老李提出了一個想法。

“我回頭再看吧!”

趙德貴冇有立刻肯定他的想法,隻是隨口敷衍了一句。

“哎……”

老李知道,自己隻是一個外人,就算提再多的意見也冇有用,隻能是歎了口氣,回房間去了。

趙德貴這時候也開了門,帶著葉龍淵和小琴一起進入了屋子。

“葉先生,家裡太久冇有人了,有些臟,還請你見諒啊。”

趙德貴一邊打開了窗簾,一邊對葉龍淵道。

“冇事,回頭打掃一下就好了。”

葉龍淵倒是一臉無所謂地說道。

這個時候,他們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趙德貴連忙給葉龍淵又端來了茶水,說道:“葉先生,請喝茶。”

葉龍淵接過了茶杯,輕抿了一口,隨後問道:“對了,關於趙家輝的事情,你們有處理的辦法冇?”

趙德貴一愣,臉上本來還強行擠出了一抹笑容,但很快又僵住了,似乎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

葉龍淵就猜到他會

是這樣的反應,於是便立刻接著說道:“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你答應不答應?”

“葉先生,您請說。”

趙德貴趕忙說道:“葉先生,您請說,隻要是您說出來的想法,我肯定答應!”

畢竟葉龍淵幫助了他這麼多的忙,他當然覺得葉龍淵不會坑自己了,這個時候,便連忙肯定道。

“我想今天晚上在你們這裡留宿一宿,看看趙家輝他接下來還會做出什麼事情,如果有什麼麻煩,我就順手幫助你們解決了!”

葉龍淵語氣平淡,彷彿隻是說出什麼不起眼的小事而已。

“這……”

趙德凱一時不知所措,他皺著眉頭,並冇有給予葉龍淵以迴應。

其實,葉龍淵也能理解他的想法,知道趙德貴還是念著對方是自己兒子的這個事情,所以並不清楚該做出什麼決定。

但葉龍淵也清楚,對於很多賭狗而言,你越是念及親情,就越是會被他給惦記上。

時間一長,反而會被那種賭狗給拖累,繼而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趙家輝作為一個成年人,應該對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決斷,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要自己學會負責,而不是一味的去跟家人索取。

所以,葉龍淵所要做的,就是幫助趙德貴看清楚這個人的真麵目,也好徹底斷了他的念想。

也正是因為如此,葉龍淵就對他說道:“放心吧老趙,我不會害他的,我甚至還會幫助他徹底戒賭!包括他的那些欠

債,我也會幫助他一筆勾銷!”

“真的嗎?”

趙德貴將信將疑,一臉期待地看向葉龍淵。

“當然,千真萬確!”

葉龍淵篤定地回答道。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信葉先生一回!”

趙德貴想了想,終於肯定地一點頭,對葉龍淵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接下來,下午半天時間,葉龍淵就幫助趙德貴他們打掃衛生。

彆看小琴好像年紀很小,但她也幫著後麵擦桌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很快,所有的一切都忙完了,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

村子裡附近的鎮子不遠,葉龍淵就帶著祖孫二人去鎮子上弄了一些東西吃,吃飽喝足後,這才又回到了趙家。

此時夜幕降臨,在農村也冇有什麼好的娛樂活動,坐在客廳聊了一會兒天,也就各自回房間休息去了。

反正他們家還是有不少房間的,葉龍淵也並不挑剔,隨便找了一個房間就暫時住了下來。

……

深夜時分。

葉龍淵坐在床上,他並冇有休息,因為他需要在暗中監視著趙家輝的一舉一動。

儘管趙家輝完全冇有現身,但葉龍淵不得不防,而且他認為趙家輝肯定耐不住性子,不可能蟄伏太長時間,如果想要搞事,必定在今晚動手!

畢竟那種賭狗一天拿不到錢,他們就會變得抓耳撓腮的!

所以,葉龍淵就來一個守株待兔。

他本人按兵不動,但自身的意識卻將方圓一定範圍內都給籠罩在了裡麵,任何

一丁點風吹草動都能洞徹。

……

過了一會兒,夜色已經深了。

葉龍淵注意到,在距離趙家不遠處的地方,還真有了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

那道人影小心翼翼而來,不一會兒,便已經來到了趙家門口。

正是趙家輝!

此時的趙家輝手中,還提著一個大桶,桶裡裝了滿滿噹噹的汽油!

趙家輝的臉上,寫滿了陰森狠毒的神色,他看著夜色下的趙家屋子,惡狠狠地啐了一口道:“該死的老東西,居然不給我錢是吧!不給我錢,我就讓你們無家可歸!”

他說話間,就將手裡提著的桶往麵前一潑,桶裡的汽油,也全部都潑在了趙家屋宅上麵。

做完了這一切,他又從兜裡掏出一個打火機。

將之點燃,一把丟在了趙家的屋子上麵。

轟!

一瞬間,一股熊熊烈焰升騰而起。

看著這越來越濃烈的火光,趙家輝哈哈狂笑了起來:“這就是你不給我錢的下場,我燒了你們的房子,讓你們無家可歸!”

可他才高興了冇幾秒鐘,就聽到一個聲音從樓上傳來:“家輝,冇想到你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我真是對你太失望了!”

聽到這個聲音,趙家輝登時一驚,不由得抬起頭來看向二樓。

隻見二樓的視窗不知何時,探出來了三個腦袋,正是葉龍淵、趙德貴和小琴!

“什麼?怎麼會這樣!”

趙家輝大吃一驚。

儘管他看起來窮凶極惡,但看到父親和女兒都在家裡

心中還是非常震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