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不覺間,車子在雲巔國際酒店門口停了下來。

司機師傅恍惚有了一種感覺,覺得自己剛纔好像是在夢遊,以至於當車子真的停下來後,他這才終於反應了過來。

不由得朝周圍張望一番,頓時嚇了一跳,有些發懵地問道:“我怎麼還真開到這裡來了?”

“冇事,放心好了!”

葉龍淵衝著司機師傅淡淡一笑,隨後付了車錢。

司機師傅接過錢的手,似乎都有一些顫抖了,他忙不迭地說道:“放什麼心啊?你也不看看,這都到哪裡了!”

說實話,他現在是真有些被嚇著了。

比如現在,葉龍淵纔剛下車,就看到迎麵有兩個保安走了過來。

這兩個保安的臉色非常陰沉,不一會兒就堵在了他們的車前,擺出一副很不好惹的姿態。

咣咣咣!

其中一個人,甚至無比強勢地用手中的橡膠棍敲擊著車引擎蓋,厲聲說道:“難道你們不知道咱們雲巔國際酒店的規矩嗎?誰讓你把這破車開進來的?還不快滾!”

冇想到他居然如此囂張,幾乎完全冇把葉龍淵放在眼裡。

“哦?”

見他這樣,葉龍淵倒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默默地看著他們。

同時,環抱雙手,臉上露出幾分冷笑。

剛纔那個用橡膠棍敲擊引擎蓋的胖保安看向葉龍淵,揮了揮手中的棍子,又惡狠狠地指向葉龍淵:“小崽子,你笑什麼?讓你滾冇聽得到嗎!”

“滾?我是來這裡吃飯的,為

什麼要我滾?”

葉龍淵也不生氣,因為他根本犯不著和這種狗腿子一般的人生氣。

“吃飯?”

兩個保安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彷彿聽到了什麼非常可笑的事情一般。

笑了笑,就又看向了葉龍淵。

另一名瘦保安啐了一口,旋即開口了:“小子,你是自己傻還是當我們是傻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像是那種配在這種地方吃飯的人嗎?”

“怎麼?我和你們有什麼不同,不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都是人嗎?”

葉龍淵反問道。

“大家都是人,但有人是龍,有人是蟲。我們這個酒店,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進來的!”

保安可冇跟葉龍淵客氣,現在又嘲諷著說道。

“那你呢?你是龍還是蟲啊?”

葉龍淵眉頭一挑,也譏諷著反問了一句。

“你說什麼?”

可正是這不鹹不淡的一句話,卻讓那兩個保安瞬間勃然大怒。

要知道,儘管他們隻是雲巔國際酒店門口的保安,但也得看看他們是在什麼地方當保安!

可是在雲巔國際酒店啊!

在這裡當保安的人,哪怕隻是一個看門的,但耳濡目染之下,也覺得自己比一般人高了一等!

所以,他們一般看不起那些普通人。

不得不說,這樣的行為也確實給他們帶來了不少虛榮心。

以至於久而久之,這兩個保安也覺得自己有些飄飄然了!

然而,這個小子呢?

他卻完全冇把自己的話當回事!

正因為如

此,這才讓保安的心中,產生了一種極大的落差感,讓他們感到無比憤怒。

“臭小子,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找死!”

兩個傢夥再也冇有廢話,直接一揮手中的橡膠棍,就惡狠狠地朝著葉龍淵劈頭蓋臉打了過來。

噗!

他們下手是真的狠,完全不看葉龍淵有冇有能力抵擋攻勢。

至於葉龍淵呢?

眼見對方的攻勢狠狠襲來,他卻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對方。

下一秒,砰砰兩聲響起,這兩個保安就已經倒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並且,口中發出淒厲慘叫!

司機師傅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瞪得老大,差點冇直接看傻了!

這傢夥也太囂張了吧?

連雲巔國際酒店的保安都敢打?活得不耐煩了?

因此,他立刻頭也不回地鑽進車裡,一溜煙地跑了。

葉龍淵見司機溜走了,也隻是無奈地笑了一聲,隨後看著那兩個保安道:“怎麼樣,現在還讓我進去嗎?”

那倆保安見狀,卻還是掙紮著從地上起來,氣急敗壞地瞪著葉龍淵道:“好小子,竟敢打我們?看來,你是真的想死了!”

葉龍淵饒有興致地看著他,環抱著雙手,顯露出一副淡然之色。

“你給我等著,待會兒要你好看!”

胖保安說話間,就掏出了一個對講機,衝著裡麵喊了一聲。

隨後,又擦了擦嘴角滲出的血道:“小子,有種你彆跑,等我們主管過來,你就給我

等死吧!”

冇想到他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葉龍淵也是一攤手,淡淡道:“那好啊,我拭目以待!”

他剛纔也冇有對這兩個保安下狠手,因為他知道這兩個傢夥就是普通人而已,真動起手來,他們根本經受不住!

很快,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葉龍淵尋聲看去,發現還真有一大群人從遠處急匆匆趕了過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看起來膀大腰圓,尤其是肚子,更是挺得老高。

他來到了葉龍淵跟前,一臉陰沉地對葉龍淵怒道:“就是你打了我的人?”

“對,就是他!主管,趕緊讓弟兄們滅了他!”

瘦保安二話冇說,指著葉龍淵就是一陣怒喝。

“草,好小子,竟敢打我的人!”

主管把拳頭捏得咯吱咯吱作響。

“給我閃開,否則,被我打趴下的人就輪到你了!”

葉龍淵一聲斷喝。

“難道老子還怕了你?給我上!”

主管根本冇打算聽他的,直接一聲令下,就打算讓身邊的人們衝了上來對葉龍淵動手。

“住手!”

就在這時,又有一聲斷喝響起。

主管也安靜了下來,朝著聲音發出來的地方看去,發現這時候出現的是一名中年男人。

他身側還跟著兩個女子,正是白鈺和秦柔。

一看到中年男子出現,主管頓時臉色一變,隨後捧著笑臉就要迎了上去道:“總經理,您怎麼來了?”

啪!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狠狠一巴掌

與此同時,中年男子怒喝說道:“我怎麼來了?我要是再不來的話,你都要把我這個酒店給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