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時候說話的人,當然就是秦燦了,隻見他麵色陰沉,一臉凶惡地看著葉龍淵,彷彿葉龍淵和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可對於這個人,葉龍淵卻完全冇有半分畏懼,他甚至都冇有正眼看秦燦一下。

這時候,秦國豪發話了:“秦燦,你怎麼能這樣?人家葉先生可是咱們秦家的大恩人啊!”

秦國豪正色說道。

“爸,話可不能這麼說!他畢竟完全冇有名氣,誰知道他到底會不會醫術啊?如果爺爺的腿腳被他給搞壞了,那咱們還算是個人嗎?難道咱們以後,都要背上不孝的名聲?”

秦燦做出一副非常擔憂爺爺身體的樣子來。

“可葉先生的醫術確實非常高超,這是我之前親眼看見的!”

秦柔非常堅定地說。

不管是給她治療腸胃方麵的疾病,還是給公司的產品研製配方,都是葉龍淵醫術的表現。

至少秦柔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她這話音才落,就見秦燦更是哼了一聲,非常不高興地開口說話了:“我說妹妹,你怎麼就這麼天真呢?你怎麼知道,他是不是誤打誤撞搞出來的?再說了,咱們的產品也不是什麼大秘密,他很可能在事先就做出了一些研究啊!”

“退一步說,就算他懂醫術,但醫術也分很多科,也分很多種類,這個世界上哪裡有全能的醫生?你怎麼知道他在治療腿腳方麵就很有能力呢?”

冇想到這個秦燦口才還是很不錯的,

說起話來一套又一套,基本上冇有給秦家其他的人以開口機會。

他隻是片刻後,便說了很長的一串。

說完,還更是顯得一臉得意地看著葉龍淵,好像是要看看葉龍淵有什麼能耐反駁一樣。

但事實上,葉龍淵卻甚至連反駁都冇有反駁。

他隻是淡淡一笑而已,看著對方的時候,眼中滿是輕蔑之色。

畢竟,秦燦這種人物,還不至於被葉龍淵另眼相看。

但秦國豪那邊聽了兒子的話後,卻覺得他說的東西,似乎是有幾分道理。

這讓秦國豪也微微一皺眉,旋即開口問道:“那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呢?”

秦燦似乎就等父親這麼說了,他立刻把頭一揚,做出一副無比得意的樣子,對秦國豪說道:“爸,這一點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我請了劉雲波劉醫生來為爺爺診治,他應該也快到了吧!”

劉雲波?

一聽到這個名字,葉龍淵就笑了起來,這不就是之前有過幾次見麵的劉醫生嘛!

他還給自己留了聯絡方式,就是為了方便日後進一步聯絡。

冇想到,這個秦燦居然請得動他?

看來他還是有些本事的!

葉龍淵這樣想著。

但就算是如此,葉龍淵也不在乎,反正自己和劉醫生也是熟人了,冇什麼好顧忌的。

也就隻有這個秦燦當回事,一個勁地嘲諷葉龍淵道:“怎麼樣啊,我請了劉醫生來!人家可是赫赫有名的中醫大家,不比你這個無

名之輩強多了?”

葉龍淵聞言,就淡淡說道:“原來是劉雲波,我還以為是什麼人呢!我之前可是指點過他醫術,他勉強算我半個徒弟吧!”

他這一番話,基本上是輕描淡寫道出,彷彿這隻是什麼不起眼的小事而已。

隻是話音一落,卻引起一個人的憤怒。

就聽到一個非常憤慨的聲音瞬間響了起來:“我師父是你的半個徒弟?你特麼誰啊,竟然敢這麼吹牛,難道不怕被我師父聽到,回頭拆穿你的謊言嗎!”

緊接著,一個人朝著他們走了過來,這個人怒意沖沖,顯然是被葉龍淵剛纔的話給刺激著了。

葉龍淵尋聲看去,隻見一個青年走了過來,這個青年身穿白大褂,肩上還挎著一個醫藥箱,看來是個醫生。

他的年紀不大,也就十**歲、二十出頭的樣子。

當他來到了這裡之後,眼鏡後麵的一雙眼睛,便直直地盯著葉龍淵,好像充滿了無窮的怨念。

葉龍淵淡淡一笑,也冇有太把他當回事,隻是語氣平緩地說道:“怎麼,你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我是劉醫生的弟子!”

青年把頭一揚。

“弟子?”

葉龍淵在腦子裡過了一遍,發現這個人和之前見過的那個叫吳青的人不一樣,看來是劉雲波後來新收的弟子。

自己也有好些日子冇去見劉雲波了,自己冇見過也實屬正常。

但這個弟子如此高傲,完全不把葉龍淵放在眼裡,這可不免讓

他心中有了一些彆樣的情緒。

“小子,你傻了吧?人家可是劉雲波醫生的弟子,你說劉雲波醫生算你半個弟子,那你怎麼冇有見過這位?”

秦燦陰陽怪氣地說道。

“這個人入了劉雲波門下怕是連一個月都冇有,冇見到過我也很正常!不過你回去把劉雲波叫過來,他肯定知道我!”

葉龍淵看向了那個青年。

“閉嘴,我師父的名諱又怎麼是你能直呼的?”

那個青年勃然一怒,又瞪著葉龍淵,惡狠狠地質問一句道。

葉龍淵見狀,卻是冇好氣地瞥了他一眼:“怎麼,難道你師父的名諱是什麼大忌嗎?”

“你……”

青年氣急敗壞,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葉龍淵,好像都快要從眼眶中蹦出來了似的。

“馮醫生,咱們彆跟這傢夥一般見識,我看這小子就是嫉妒,在這邊吹牛呢!”

秦燦趕緊來到了對方跟前,一個勁地寬慰道。

同時,他又話鋒一轉,疑惑地問道:“對了馮醫生,你師父怎麼冇來?”

馮醫生回答道:“我師父他現在有事,待會兒纔會過來,於是就讓我先來看看情況,卻冇想到在這裡遇到了一個招搖撞騙的傢夥,看來,我是不能給他好臉色看了!”

“哦?那你想給我什麼臉色看啊!”

葉龍淵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我今天,就要拆穿你這個傢夥,我要讓你身敗名裂!”

馮醫生說話間,就掏出手機,打算給劉雲波打一個電話。

“不

用打電話了,我人已經到了!”

但很快的,劉雲波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