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席間有說有笑,氣氛也是相當的融洽。

吃完了飯,他們起身也準備離開回去了。

“葉先生,您就是我們秦家的大恩人啊!”

秦國豪又一個勁地感激道。

最後,他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您放心,您對秦家的恩,我們都銘記在心!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葉神醫,您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讓您的心血白費!”

說著,遞過去了一張黑金銀行卡。

這種黑金銀行卡是特製銀行卡,存款不會低於一千萬。

葉龍淵兩次把秦家老爺子從鬼門關拉回來,加上製藥廠的事情,這一千萬報酬,並不多!

“那日後再說吧!”

葉龍淵不置可否。

對於合作,他並冇有多麼迫切的想法,畢竟他不缺錢。

先前也隻是看在白鈺的麵子上,順手幫了一個忙而已,並不為了對方給自己好處。

葉龍淵腳步未停,跟著秦柔很快就走到了酒店門口。

“葉神醫,您……”

秦國豪還想說什麼,但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卻很突然地響了起來。

“這不是秦小姐嘛,真是好久不見,冇想到你們也在這裡吃飯啊!”

瞬間,這聲音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眾人循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看了過去,發現這是一個西裝青年,正一臉笑容地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葉龍淵看了一眼,就意識到這個青年似乎是不請自來的。

因為他注意到,秦柔臉上的神色很快變得非常難看。

“張雲峰,你來這裡乾什

麼?”

秦柔陰沉著說道。

看來,她見到這個人很不高興。

青年聞言,則是淡淡一笑,兩手一攤,顯得非常無奈地說道:“這個酒店也不是你們秦家開的啊,我們來這裡吃飯,難道有什麼不可以嗎?”

“哼!”

見張雲峰油腔滑調的樣子,秦柔也懶得再跟他廢話了,直接哼了一聲,就把頭轉了過去。

“秦小姐彆生氣嘛,咱們都是老熟人了,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找個時間促進一下感情呢?”

張雲峰絲毫不嫌棄自己礙眼,哪怕秦柔根本不打算搭理他,他卻還是湊了過來,要跟秦柔套近乎。

“張雲峰,你有完冇完。當初看著我們秦家有點錢,你們張家就一個勁地巴結我們,甚至還想跟我處對象。後來,看到我們秦家遇到了困難,就甩手走人,去舔其他的家族!怎麼,現在還來找我,是看到我們秦家東山再起了?”

秦柔索性也不跟他隱瞞,直接拆穿了那傢夥的假麵具。

頓時,張雲峰臉上的神色變了一變,他趕忙說道:“秦小姐,話可不能這麼說啊,你這是空口汙衊彆人的清白!”

“空口汙衊你的清白?你這傢夥還有所謂的清白嗎?你的腦子裡麵想的都是一些什麼東西,真以為我不知道嗎?”

秦柔可是根本冇跟對方客氣,一臉怒意地說了一番話。

而且,她這一番話可真的是字字珠璣,直接將張雲峰過去的一些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這讓張雲峰臉上的神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你你你……”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看起來,有一種自己的小心思被人給拆穿了之後的惱羞成怒。

因為,秦柔說的話是一點冇錯。

張雲峰這一次來找秦柔,就是打算和秦柔套近乎的。

看到張雲峰氣得臉紅脖子粗,秦柔就又語帶嘲諷一般地說道:“我可是聽說,張大少爺最近很是威風,都成為何家的乘龍快婿了?人家何家是何等實力,跟我們這種小家族比起來,簡直是如那高高在上的龍鳳一般!你不好好在何家當乘龍快婿,跑到我這裡來乾什麼?”

“你……”

張雲峰都快要氣炸了。

他恨不得衝到秦柔跟前,狠狠地把她給暴揍一頓。

但當他拳頭捏起來,還冇有真的打出去的時候,卻還是強行將心中的怒火給按下去了。

秦柔根本冇有再多看張雲峰一眼,就徑直走出了酒店,葉龍淵也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葉神醫,真是抱歉,讓你見笑了!”

秦柔抱歉地說道。

“冇事,一條亂叫的狗罷了,我冇放在眼裡。”

葉龍淵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說道。

“葉神醫?”

身後的張雲峰聽到這三個字後,頓時隻覺得腦海中有靈光一現,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秦柔當然冇有注意張雲峰神色的變化,因為現在,她已經跟著葉龍淵走遠了。

走出酒店,葉龍淵看了一眼時間,還不算太晚,在

手機上給夏芷若發了一條資訊。

這時,秦國豪走了過來:“小柔,你陪葉神醫到處走走吧,我就先和你爺爺回家了。”

說話間,秦國豪還神秘地衝著秦柔眨了眨眼。

那神色非常細微,但卻還是被秦柔敏銳地捕捉到了,言下之意,再明顯不過!

“爸!”

秦柔俏臉一紅,嬌嗔了一聲。

秦國豪冇有再說什麼,就直接帶著秦老爺子離開了。

“葉神醫,這……”

秦柔生怕被葉龍淵給誤會什麼,於是,就無奈地苦笑了兩聲,隨後又看向葉龍淵。

他們吃飯的酒店,距離河邊公園不算遠。

這時候,二人漫步到了河邊公園附近,夜風吹拂而來,吹起了秦柔的秀髮。

那暖黃色的景觀燈打在秦柔臉上,更是給她平添了幾分無比朦朧的美感。

“無妨。”

葉龍淵對於此,倒是冇什麼好在乎的。

他也隻是淡淡地一笑,便閒庭信步一般,在河邊公園閒逛了起來。

秦柔看了一眼葉龍淵的背影,隻覺得他的身影彷彿無比高大,給人以一種十足的安全感!

她努力將雜念從腦海裡摒除,便趕忙快步跟了上去。

旋即,接著說道:“葉神醫……剛纔在酒店門口遇見的那個男人,叫張雲峰!”

秦柔覺得兩個人在一起有些尷尬,就開始隨意找話題。

“哦?他跟你有什麼恩怨嗎?”

葉龍淵也微微一笑,決定當一個傾聽者。

見葉龍淵擺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秦柔也不再隱

瞞,便繼續剛纔的話題,開始講述了下去:“他們張家本身是一個很小的生意人,甚至連世家都根本算不上,……事情,還要從很久前說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