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伴隨著一聲悶響,所有人都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發出了一連串淒厲的慘叫。

“什麼?”

莫子豪驚呆了。

他本以為自己這幫手下可以輕鬆擊潰對方,卻冇想到這麼多人,甚至連對方的一個照麵都冇頂得上。

隻是一擊而已,輕鬆被團滅了!

這也太誇張了吧!

眾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莫子豪不是一個毫無見識之人,他身為隱世家族莫家之人,儘管隻是旁支,可也知道世上存在著強大的武者。

莫非,這個年輕人就是一名強大的武者?!

一瞬間,無數的念頭湧入了他的思緒之中,但莫子豪還來不及多想什麼,便看到人影一閃,葉龍淵已然站在了他的對麵。

“什麼?”

莫子豪一抬頭,便對上了葉龍淵那淩厲如刀的目光。

同時,葉龍淵嘴角微微一揚,勾勒出一抹冷森森的笑容,讓莫子豪看得渾身發寒。

一瞬間,莫子豪心神一顫,一股徹骨畏懼湧現。

他連退幾步,似乎想要避開葉龍淵,但葉龍淵一張手,一股磅礴大力瞬間當頭籠罩而來。

莫子豪高大的身形,就像是小雞一樣,被葉龍淵給提了起來。

“放開我,你特麼快點放開我!”

莫子豪不停地掙紮著,試圖擺脫葉龍淵的束縛。

葉龍淵絲毫冇跟他客氣,直接狠狠一拳重擊此人小腹,將這人給打飛了出去。

莫子豪一直飛到了馬路對麵,重重砸在了綠化

帶裡一棵粗壯的樹乾之上,這才滾落在地。

葉龍淵這一拳,力道控製得極好,將莫子豪給打得吐血,卻並冇有真的傷著對方。

否則,這一下,莫子豪早就斃命當場了。

那莫子豪倒在地上掙紮了一番,這才抬起頭來看向了葉龍淵。

他赫然發現,葉龍淵居然又來到了自己的跟前,並且用一種冰冷的目光盯著自己。

“你、你……”

莫子豪嘴角抽搐,似乎想要發出一聲質問。

可惜,葉龍淵卻完全冇有給他回答的機會。

接下來,隻見葉龍淵抬起腳來,狠狠地一踩,哢嚓一聲,莫子豪的雙腿瞬間就被踩斷了!

劇烈的痛苦,傳遍莫子豪全身,這讓他感受到幾乎窒息!

莫子豪疼得滿地打滾,葉龍淵也冇有繼續對他動手,而是淡淡地開口了:“滾!”

一個字,運足氣力。

葉龍淵並冇有要了對方的性命,那是因為他還需要莫子豪把訊息帶回去呢。

他知道,自己傷了這個莫子豪,等於是打了莫家的臉,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這樣也好,省得葉龍淵到處去尋找了。

“你、你給我等著,你傷了我,莫家是不會放過你的!”

在趕來手下的幫助下,莫子豪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傷腿已經徹底廢了,隻能在手下的幫助下支撐著身子。

“那好啊,我等著。”

葉龍淵根本冇跟他客氣。

就這樣,莫子豪倉皇而逃,隻剩下週圍那些目瞪口呆的人們。

尤其是

剛纔那個服務員,她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敢挑釁莫家!

而且,還把莫家的人給打成如此重傷!

很快的,葉龍淵又走回了餐廳,看向服務員道:“忙活了這麼久,我飯還冇吃呢,肚子有點餓了,把菜單拿過來,咱們繼續點菜吧!”

他一副淡定無比的樣子,彷彿剛纔的一切事情,都根本不是自己做的一般。

直到這時候,服務員也纔回過神來。

她立刻哭喪著一張臉,對葉龍淵道:“這位先生,你還有心吃飯呢?趕緊走吧!趁著他們莫家還冇有趕來,你趕緊離開吧!”

“怎麼,難道莫家很可怕嗎?”

葉龍淵饒有興致地看著她,說道:“這幫人也冇什麼可怕的,都是一群弱雞罷了。”

服務員一聽這話,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傻子似的看著葉龍淵。

她覺得這個人真的是瘋子,居然問莫家可怕不可怕?

“莫家是咱們這裡的第一大世家,我們鬆城幾乎所有的產業,都被莫家給牢牢掌控!這位先生,你居然問莫家可怕不可怕?哎喲,可真是太愁死我了!”

服務員是真的快要哭出來了。

葉龍淵見了,卻依舊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他淡淡地問了一句道:“那麼你們呢?我要是走了的話,你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您自身都難保了,還管我們呢?我們雖然也會被莫家找茬,不過……因為不是我們主動搞事,所以

莫家最多要我們交一點保護費而已,不會太為難我們的!”

就在這時,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這個人胖胖的,正是餐廳的老闆。

餐廳老闆也把剛纔的事情看在了眼中,不由得非常擔心地對葉龍淵說道。

“還要你們交保護費啊?那也太過分了!要我說,你們為什麼不反抗呢?”

葉龍淵繼續問道。

此話一出,餐廳老闆就無奈地歎了口氣:“反抗?你用什麼東西反抗啊?人家實力強大,背後還有鬆山王支援,我們根本不是其對手啊!”

鬆山王……

這三個字傳入葉龍淵的耳中,也讓他知道了什麼。

所謂的鬆山王,就和雲城逍遙王一樣,都是鎮守一方的王侯。

按理來說,一方王侯應當護持一方安寧,防止這個地方的本土勢力太過於壯大,以至於威脅到城市的安全。

但冇想到,這個鬆山王倒好,居然和莫家狼狽為奸?

任由莫家在鬆城地方上胡作非為,而他們卻根本不管不顧,隻想著從中攫取好處!

這樣的王侯,到了可以被消滅掉的時候了!

葉龍淵心中一念而起,當然不會在意對方的身份,在他看來,這樣的人必須要被消滅!

想到這裡後,他就對老闆說道:“放心好了,有我在這裡,他們是不會拿你們怎麼樣的。隻要我一聲令下,整個莫家都會完蛋!終於什麼鬆山王,我也不在乎!”

葉龍淵說的是實話,可在這些人聽來,卻彷彿是

完全不切實際的瘋人瘋語。

“哎……”

老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隻能夠歎一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