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葉龍淵擁有著絕對強大的力量,對付此人,綽綽有餘!

隻不過現在的葉龍淵,還是癱倒在了地上,裝作毒越來越深的樣子,讓那假冒舒老覺得自己大功告成!

“現在,可以將他們送去見二少爺了!”

假冒舒老確定葉龍淵和莫雲楓二人冇有再起來後,便自言自語了一句,隨後開著船,調轉方向而去。

二少爺?

那應當就是莫雲蒼了!

葉龍淵暗自腹誹。

這也是葉龍淵的目的!

當葉龍淵意識到,這個舒老有問題後,便開始想著,要如何才能戳穿對方的計謀,更要將敵人一網打儘!

其實,如果當場就戳穿假冒舒老,並且將其給製服了的話,反而會起到打草驚蛇的作用,讓隱藏在幕後的凶手不敢露麵。

哪怕他知道對方是莫雲蒼,但也有可能讓莫雲蒼就此遁走!

所以,葉龍淵纔不打算按照原先的套路去做。

所以,直接讓自己假裝被擒獲,如此一來,假冒舒老就必然會帶著自己去邀功,莫雲蒼就算再怎麼機靈,也肯定會現身了!

想到這裡,葉龍淵也就冇有再想什麼。

現在自己要做的事情,隻有一個,那就是靜靜地等待假冒舒老把自己帶去莫雲蒼麵前即可!

很快,船隻速度放緩。

最終在一個江心小島邊停了下來!

此刻,江心小島岸邊,已經有一行人等候多時了。

當先的一個人,是一個麵容和莫雲楓有幾分相似的年輕人,身穿一件筆

挺西裝,看起來精神抖擻。

假冒舒老在臉上一扯,假髮、假鬍鬚便被扯了下來。

隻見他的麵部肌肉也隨之一陣蠕動,原本溝壑縱橫的蒼老麵容發生了變化,變得非常年輕。

看著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

“不愧是赫赫有名的鬼麵,這一手化妝技術果然厲害!”

莫雲蒼讚歎一聲。

鬼麵!

人如其名!

這是一個能自如控製自己麵部肌肉,從而達成偽裝效果的人!

甚至,鬼麵還擁有相當出色的模仿能力,可以改變自己的聲音,男女老少皆可,非常詭異!

此人同時,也擁有非常強大的暗殺能力、用毒能力,是一個可以殺人於無形的武道高手!

鬼麵的修為已臻化境,雖然不是化境巔峰,但也確實相當厲害!

配合他的那些奇特毒藥,往往能起到殺人於無形、事半功倍的效果!

“莫少爺謬讚了!”

鬼麵倒是非常謙虛。

此時此刻,並冇有彰顯出多少高傲之態。

那莫雲蒼來到了莫雲楓和葉龍淵跟前,一副居高臨下的傲然樣子:“那個老東西一直不肯告訴我他的下落,現在,不還是主動送上門來了嗎?不過是略施小計而已,他就自己送上門來,真是可笑至極!”

“我親愛的大哥,這一回,看你還能往哪裡跑?我要將你的手腳全部打斷,再把你丟到這個荒島之上自生自滅,我就喜歡看到你淪落到這樣一個悲慘下場!”

“誰讓你從小就比我優秀,誰讓

你一直被父親予以重任培養?我呸!從現在開始,這整個莫家就是我一個人的,我莫雲蒼要把莫家帶到一個全新的巔峰!”

莫雲蒼越說越激動,甚至是已經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你……你這個禽獸,真是太過分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隻見一個老者被幾個黑衣人拖了過來,那個老者鼻青臉腫,顯然是剛被人揍過。

如果葉龍淵能看到他的麵容,就能一下子認了出來,這個老者不是旁人,正是舒老。

不過,葉龍淵的聽覺也非常敏銳,儘管他現在看不到對方的相貌,但從聲音也能聽得出來,這個人應該就是真實的舒老。

因為剛纔那個假冒舒老,他的聲音也和真舒老一模一樣,至少,是連莫雲楓也無法分辨出來的相仿!

莫雲蒼的話,也被葉龍淵聽得一清二楚。

果然是這個傢夥從中作梗!

葉龍淵冷哼一聲。

“過分?舒老,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吧?”

聽到舒老的話,莫雲蒼有些陰惻惻地看向了對方,旋即冷聲問道,“你跟我們也是認識了二十多年,難道你不知道我父親是如何區彆對待我們兄弟二人的嗎?”

“區彆對待?我呸!”

舒老似乎是非常憤怒,直接狠狠啐了一口道,“明明是你自己不學無術,整日就隻知道在外麵花天酒地,你居然想要老爺教你東西?老爺倒是想要教你,你自己認真學了嗎?”

老倒是字字珠璣,一字一句,揭穿了那莫雲蒼的假麵具。

毫無疑問,舒老的話,讓莫雲蒼聽得很不爽。

隻見莫雲蒼麵容變了一變,隨後,便惡狠狠地說道:“好你個老東西,老子真是給你臉不要臉!既然你這麼給你臉不要臉,那麼老子就先打斷你的手腳,把你丟到江裡餵魚!”

說完,他抄起身旁一個隨從手中的鋼管,便朝著舒老走了過來。

高高舉起,就準備往舒老身上抽去。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淩厲的氣勁迸發而出,正中莫雲蒼的後背!

噗!

莫雲蒼身邊的保鏢倒是立刻反應過來,連忙也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打算對這股突如其來的攻勢進行抵擋。

可惜,他隻能擋住一部分。

莫雲蒼還是被那股氣勁倏然擊中後背,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吐出了不少鮮血。

不過,保鏢終究是幫助他擋住了一部分。

這讓莫雲蒼還算可以,冇有被這一擊直接打死!

他艱難地站起身子,一臉怒火地轉過身來,看向了身後,勃然震怒道:“究竟是什麼人?竟敢壞了老子的好事!”

“是我!”

葉龍淵的聲音響起。

毫無疑問,葉龍淵看到他打算對舒老動手,就不準備再裝下去了。

此時,主動站了出來。

“你……”

看見葉龍淵竟然一副

一臉輕蔑地看向了對方:“如何?我偽裝得還算可以吧!”

那個鬼麵看到葉龍淵居然直接站了起來,頓時大吃一驚:“你、

難道你冇有中毒嗎?這怎麼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