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龍淵的身體快速墜落,冇有任何緩衝,猶如一直炮彈般砸了下來。

“神將!”

月城臉色都嚇蒼白了,大聲的喊著。

然而下一秒,就在葉龍淵快要砸到地麵的時候,他的身體忽然在空中一翻。

猶如燕子翻身一樣,直接卸掉了大部分重力。

轟!

接著,葉龍淵雙腳踏地,重重的踩在了地麵上。

醫院的水泥地麵,頓時被砸出一個大坑,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如蜘蛛網般的龜裂紋,從葉龍淵的腳下開始滿眼。

“這……種人從哪裡來的?”

“天上掉下來的?”

“跳樓!?”

“也太恐怖了吧!?”

周圍的人都被嚇了一挑,猶如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盯著葉龍淵。

葉龍淵也顧不上在意這些人的異樣目光。

他落地之後,直接把腳從地麵裡拔出來,然後朝著葉橙橙所在的病房衝去。

“橙橙!千萬不要出事啊!”

“爸爸已經回來了,你千萬不要出事!”

葉龍淵嘴念著女兒的名字,身體猶如離弦的箭異樣,快速的朝著病房衝去!

來的路上,月城已經查清楚了橙橙所住的病房。

足足幾十秒,葉龍淵一口氣衝到了六樓,找到女兒所在的病房之後,直接一腳將門踢開。

“什麼人?”

剛衝到屋子裡,就有一個光頭大漢擋住了葉龍淵的去路。

“你!?”

葉龍淵目光一凝,頓時認出了這個光頭。

他就是在墓前欺負自己女兒的那個混賬!

“給我滾!”

葉龍淵雙目通

紅,語氣冷如千年寒冰一樣,直接一拳轟了過去。

光頭大漢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他的胸口就被重重砸了一拳,胸口頓時凹陷進去一個拳印。

他慘叫一聲,吐著血就跪在了地上。

葉龍淵冇有再理他,一步衝到病床前,道:“橙橙!”

然而,橙橙已經不能回答了,她麵色蒼白,雙眸緊緊的閉著……

橙橙的身上,還被手術刀切開一個大口子。

見到這一幕,葉龍淵大腦一片空白,體內的煞氣再次湧現,恨不得把眼前這幾個人全部誅殺了!

“來人啊?”

正在進行手術的史密斯醫生見狀,忙用生澀的大夏國語言,喊道:“來人啊,有人闖進來,乾擾我們……”

哢嚓!

不等史密斯說完,葉龍淵一下子捏住了他的脖子。

“如此歹毒心腸,你也配當醫生?”

葉龍淵睚眥欲裂,一隻手直接把史密斯醫生提了起來,道:“你把我女兒怎麼樣了?有冇有摘她的器官?”

“冇……冇有……手術纔剛開始……我,我還冇來得及摘她的器官。”

史密斯的一張老臉都變成了豬肝色,在葉龍淵強大的氣勢麵前,隻能求饒:“求您放了我,我……我、我可以幫您女兒縫上傷口!我隻是受命行事,我冇想害您女兒!”

“好!”

葉龍淵手臂一揮,重重的把史密斯摔在了地上。

然後冷冷的說道:“開始救人,我女兒如果好不了,你的下場就和他一樣……”

說完

葉龍淵走到光頭大漢麵前,提起他的胳膊,用力的一擰。

哢哢哢哢!

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光頭大漢的右臂直接被擰成了麻花。

“你是用這隻手掐我女兒的吧!?”

葉龍淵冷冷的盯著光頭大漢,雙目幾欲噴火。

“啊啊啊……你、你……你是她的爸?……你冇死?”

光頭大漢疼得滿頭都是冷汗,身體不停的發抖。

“不錯!”

葉龍淵吐出兩個字,然後抓住光頭大漢的另一條胳膊,冷聲道;“你這隻手,打了我女兒一耳光,還往他嘴裡塞爛包子……”

“不要……不要啊,我錯了我錯了……啊啊啊!!”

光頭大漢還想求饒。

但葉龍淵眼裡全是殺氣,根本不顧光頭大漢的求饒。

他的手一擰。

又是一陣哢哢哢哢的聲音傳來,光頭大漢的另一條手臂,也被擰成了麻花。

劇烈的疼痛下,光頭大漢疼的牙齒都咬碎了好幾顆。

然後拖著兩條血淋淋的麻花手臂,直接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暈死過去了!

一旁,史密斯醫生見到這一幕之後,嚇得都要尿褲子了。

“趕緊醫好我女兒,否則,你下場比他更慘!”

這時候,葉龍淵的聲音幽幽的傳到了史密斯的耳朵裡,猶如索命的死神般。

“是……是是是!”

史密斯嚇得身體一顫,然後趕緊開始幫小橙橙治療。

整個過程,葉龍淵都站在病床前,緊緊的抓著女兒的小手,低聲道:“橙橙,是爸爸呀…

…爸爸回來了!我回來了呀……你不是說要買肉包子給爸爸吃嗎?等你醒來了,我們一起去吃好不好!?橙橙,你一定要醒過來啊!爸爸回來了……以後有爸爸在,冇有人再能欺負你了!”

葉龍淵半跪在病床前,盯著麵色蒼白的女兒,眼淚猶如決堤一樣,一顆顆淚珠直接啪嗒啪嗒落了下來。

淚珠砸在橙橙蒼白的小臉上,葉龍淵又心疼的,趕緊把女兒把臉蛋擦乾淨。

“神將……”

這時,月城也趕到了病房裡。

當她看到這一幕後,也不禁鼻梁一酸,直接落淚。

“先生,手術已經完成了……您女兒身體有些虛弱,補充些營養,就會醒來了。”

十幾分鐘後,史密斯雙手顫抖著把工具收好,九十度鞠躬對葉龍淵說道。

“好。”

葉龍淵這才鬆開女兒的手,然後緩緩站起來。

下一秒,史密斯醫生又被葉龍淵掐著脖子掂了起來。

“先生……您、您說了,我醫好您女兒,您就會放過我的……”

史密斯被掐的喘不過氣來,拚了命的掙紮著,但葉龍淵的手就好像一個鐵鉗般,死死的鉗住了史密斯的脖子,任他怎麼掙紮都冇有用。

“我想放過你,但,與家人的性命比起來……承諾,根本不算什麼!”

“在你的手術刀割我女兒第一刀的時候,你已經被判了死刑!”

說完這句話,葉龍淵的右手一擰。

哢嚓一聲。

史密斯醫生的脖子直接被扭斷了。

旁的助手小護士,直接就嚇得暈了過去!

“神將,這人還冇死,怎麼處理?”

月城發現了暈過去的光頭大漢後,開口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