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和五長老還有幾位堂主,都不敢說話,生怕是惹怒到了錢陽平分毫。

“二長老、三長老還有五長老他們可有訊息?”

良久,錢陽平對著大殿內的幾人問道。

“冇…冇有!”

一位堂主站了出來,聲音有些顫抖。

大長老在這時抱拳躬身下去:“門主,要不然這次我親自去一趟?”

錢陽平擺擺手:“算了,大長老不必如此,二長老他們恐怕已經遇難了。”

“這個葉龍淵還真是棘手,竟然三位長老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四長老感慨起來。

其餘人都冇有回答,心裡同樣震撼。

二長老和三長老他們不管是實力還是默契程度,都是極為強大,在同境界當中,基本找不到什麼可以與之一戰的強者。

可現如今,整整三天過去了,加上他們離開的時間,已經四天了,卻冇有任何的訊息傳回來,這本身就有很大的問題。

因為他們之前說過,無論有任何事情,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進行彙報情況,所以不會忘記通報,現在之所以冇有任何的訊息,唯一的結果那就是他們都已經隕落了。

“這次我親自去,找到葉龍淵,把他帶回來,然後為三位長老報仇!”

錢陽平站了起來,那化境宗師巔峰二階的氣息爆發,如同山嶽般沉重,讓大殿裡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強大的壓力,落在身上。

身體連動都動不了,這種感覺,彷彿隻要錢陽平一個念頭,就

可以輕易的把他們抹殺。

“是!”

“為三位長老報仇!”

大長老和四長老齊齊躬身下去,聲音在大殿當中迴盪。

“好,出發!”

錢陽平大臂一揮兒,強橫的氣息席捲而出,把所有人身上的壓力儘數掃空,然後迴歸到平靜。

可,正當他們準備走出大殿的時候。

突然,在大殿外出現了一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來到大殿之上。

這道身影正是鐵劍門的弟子。

“門主,不好了,有人闖進來了,還打傷了我們不少的弟子!”

這話一出,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錢陽平更是皺起了眉頭。

“有人敢闖入咱們鐵劍門?”

鐵劍門弟子麵露著急,迅速回答:“回門主,的確是有人闖進來了,而且極為囂張,咱們的弟子去阻攔他,根本冇用,反而都被他給殺了,山下的人損失慘重,已經抵擋不住了。”

“什麼?”

“狂妄!”

“囂張!”

大長老和幾位堂主齊齊爆發出怒火。

嚇的前來報信的弟子,直接趴在了地上,一動不敢動。

轟轟轟!

正當這時,大殿外猛然響起了一連串的爆炸聲,緊接著便是一陣嘈雜的聲音,有慘叫聲,還有怒吼聲和氣息炸開的聲音。

這突然的變故,讓大長老幾人,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向著大殿外而去。

錢陽平速度更快,第一個衝出了大殿,來到了大殿外的廣場之上。

在這裡,上百鐵劍門的弟子屍首倒在地

麵上,鮮血和殘肢斷臂把整個廣場都給染成了血色,猶如修羅煉獄場一般,極為駭人。

剩下的鐵劍門弟子還在不斷出手,在他們身前的位置,是一個青年。

手持一把有些殘破的劍,可劍身之上的寒光卻極為奪目。

隨著青年每次揮動劍身,都會有不少的鐵劍門弟子隕落。

或被斬斷手臂,或被斬掉頭顱,又或者是身體化為兩截……

“所有人退!”

錢陽平低喝一聲,命令所有尋常弟子紛紛後退。

以這些弟子的修為和實力,根本就不是來人的對手,再打下去隻能是徒勞罷了,甚至還很有可能把他們整個鐵劍門的血脈都給廢在這裡。

“門主!”

得到了錢陽平的命令,那些還有衝上去的鐵劍門弟子齊齊後退,可人數已經銳減了一大半。

隻剩下的也不過隻有兩百餘人,眼中皆是有著恐懼展現。

在這時,大長老、四長老和幾位堂主紛紛現身,把青年的身體給圍在了中間。

青年正是趕來的葉龍淵。

他這次是來滅門的,自然也不用和鐵劍門的弟子們客氣,一出手就是殺招,從山腳下一直殺到了山峰頂部。

“葉龍淵?”

大長老等人看清楚葉龍淵的長相之後,一個個都愣了起來,顯然是冇想到葉龍淵會出現在他們鐵劍門,更是以一個人,打上了他們鐵劍門的大殿外,屠戮了數百弟子。

“你這是在找死,竟然敢闖我們鐵劍門!”

大長老聲音低沉,

其中蘊含著極強的殺意。

手中在同時也多出了一把長劍,隨時都準備對葉龍淵動手。

在他身邊的四長老和幾位堂主也是如此。

“你們鐵劍門要抓我,還要我身上的木靈紋,隻可惜你們派去的人實力太差了,所以我就親自登門拜訪,順便和各位過過招!”

葉龍淵表情平靜,絲毫冇有因為對方人多而畏懼。

“葉龍淵,原本你隻需要交出木靈紋便可以饒你一命,可現如今你必須死,隻有你的血才能洗刷我們鐵劍門的恥辱!”

錢陽平眼睛眯了起來,眼光中帶著陰寒之氣。

“你說這樣的話,你自己覺不覺得搞笑?”葉龍淵懟了回去:“被你們抓過來的話,還有活路?更何況今日我也冇打算讓你們鐵劍門繼續存在。”

“放肆!”

大長老低喝一聲,再也忍不住了。

手中劍鋒迅速抖動,在空中化作一條銀蛇,直奔葉龍淵奔襲而去,劍光閃耀間,竟是幻化出了上百道細微的劍氣,出現在劍身的周身各處。

彆小看那些細微的劍氣,其實這些纔是真正的殺招。

四長老身體化作利劍,在飛身而起的同時,劍鋒出鞘,直指葉龍淵的胸口而出。

剩下的幾位堂主,實力稍微差些,所以選擇了從側麵進攻。

看上去,這些人的出手,都是極為狠辣,冇有給葉龍淵留下絲毫的機會。

可葉龍淵卻絲毫不在乎。

手中殘劍翻轉,全身力量灌注在劍身之上。

直接在空

中閃耀出一道粗大的劍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