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來試試!”

張海站了出來,渾身氣息勃發。

飛身一掌淩空而出,直奔葉龍淵而去。

葉龍淵殘劍翻轉,又是一劍,直接把張海的掌力斬碎,可就是在他即將繼續向前的時候。

一股奇特的力量自四周的空間中爆發。

那些力量正是來自於張海破碎的掌力,至於張海本人也冇有絲毫留手的意思,身形迅速變換。

手中多出了一塊碧藍色的方印。

“幻天印,開!”

轟!

方印下落,在半空中震盪開來,所有之處,空間皆是如同水波一般向著四周擴散,覆蓋了葉龍淵周身各處位置。

頃刻間,葉龍淵就感受到了四周環境的變換。

原本身處於幻海門的大殿之外,可是現在,竟是身處於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葉龍淵皺起了眉頭,四周環境帶給他的感覺非常的真實,不得不消耗自身的武道之力,在體外形成護盾,阻擋寒氣的入侵。

突然,葉龍淵感覺到了腳下的地麵在晃動。

緊接著一聲妖獸的吼叫聲響徹耳邊。

目光望去,隻見一隻高達七八米的雪獸從不遠處的雪山之上出現,然後攜帶著雷霆之勢,直奔葉龍淵俯衝而來。

“這是……幻境?”

葉龍淵很清楚,自己不可能直接從幻海門來到這極寒之地,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幻海門中的幻術。

至於剛纔的幻海印,應該就是幻海門中的至寶,輔助製造幻境所用。

不過幻境也分強弱。

葉龍淵所在的幻境是由

張海親自所佈置出來的,威力自然是要比尋常弟子製造的更強。

換句話來說,這裡的一切雖然是幻境,可依舊有很強的殺傷力。

葉龍淵冇有小瞧,迅速動用手中的殘劍。

一道劍氣直接掀起了地上厚厚的雪層,向著雪怪所在的位置狠狠的撞去。

轟隆!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天地。

劍氣夾雜著風雪,撞在了雪怪的胸口上,強大的劍氣,瞬間便是撕開了雪怪的防禦力,鮮血自胸口的位置狂湧而出,把四周雪白的地麵都給染成了血色,在這白茫茫的一片中,顯得極為醒目。

雪怪感受到葉龍淵的力量,再度狂暴,繼續俯衝。

葉龍淵冷哼一聲,又是一道劍氣,這次目標是雪怪的腦袋,毫無疑問,鋒利的劍氣直接斬掉了雪怪的頭顱。

讓散發出熱氣的鮮血,又一次的揮灑雪地。

“真不愧是葉龍淵,以你的實力覆滅鐵劍門和飛刀門到也不算是意外,不過你以為我們幻海門是他們所能相比的?這幻境自然也不會這麼簡單。”

正當這時,蒼穹之上,響起了張海得意的聲音。

葉龍淵抬起頭,並未看到張海的身影,不過他也明白,這無非就是幻境中的一種手段罷了。

在幻海門的大殿之外。

張海和李山等人,正在迅速的召集弟子。

至於在廣場的正中心位置,葉龍淵正站在那裡,目光呆滯,頭頂上是幻海門的至寶幻海印,四周的空間中環繞著那奇特的力

量波動。

“還的是你啊張門主,我們這些拚力量永遠比不上幻境的強大,縱使有再強的力量,隻要破不開幻境,一樣都是白搭。”

李山看到這一幕,讚歎了起來。

張海的臉上笑容不斷,心中極為得意。

因為抓住葉龍淵,將會是大功一件,倒是在利益分配上,他們幻海門也將奪得大頭,這對於整個幻海門都是極好的事情。

所以,他纔會不惜用出幻海門的至寶。

“李門主先彆高興的這麼早,葉龍淵雖然被控製,但是短時間內,我也無法將其抹殺,唯有不斷消耗他自身的力量。”

張海難得的謙虛了起來。

這讓李山又是一陣吹捧。

“如此也足夠了,隻要能將其體內的力量消耗大半,到時他絕不會是我們的對手,抓住此人勢在必得。”

張海點點頭:“嗯,我會儘量讓他多消耗一些。”

幻境中,葉龍淵剛剛斬殺了雪怪,可在雪山之中就出現了更多的雪怪,看上去密密麻麻的覆蓋了整個雪山。

白色的毛髮和雪山融為一體,若非是它們動起來,葉龍淵還真的感知不到它們的存在。

“想要拖垮我嗎?”

葉龍淵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裡早已經有了定論。

對於幻境,他這算是第一次遇到,不過他並不著急。

隻要是陣法,不管是幻境還是現實中,都有漏洞所在,葉龍淵隻要找到漏洞在什麼地方,破開幻境就不是什麼難事。

在眾多雪怪圍攻之際,

葉龍淵腳掌在地麵驟然一踏。

身形騰空而起,手中殘劍之上,也隨之爆發出凶猛的氣息,對著蒼穹之上狠狠的斬去。、

轟隆!

犀利的劍氣,撞在了蒼穹之上,炸開了一道極強的衝擊波,然後向著四周擴散而出。

葉龍淵的身體也被反震的力量,震的重新落回了地麵。

在同時,手中殘劍又一次橫掃。

先是把四周的雪怪震退,然後又一次騰空,這次葉龍淵選擇的位置是雪山。

一劍落下,雪山之上的無數積雪滾落而下。

漫天的白雪,如同雪崩一般,威力強悍。

讓那些雪怪連一聲慘叫都未曾發出,便是紛紛被雪崩的力量給掩埋。

“有意思!”

“這幻境似真非真,似假非假,已經不是單純的意誌力的問題了。”

葉龍淵讚歎了一句。

其實很多人都清楚,如果自己身處於幻境或者夢境中,隻要受到刺激,很容易就能清醒過來,又或者是自身的意誌力足夠堅定,便可以讓幻境消失。

可這種不同,攜帶著攻擊性,並非是單靠意誌強大就能離開。

雪怪的威脅剛剛消失,遠處的山峰之上再度顫動,又有無數雪怪憑空而現,比起剛纔的數量還要多上不少。

葉龍淵眉頭輕皺,殘劍之上的光芒閃耀。

身體在同時直奔雪山頂部而去。

這座山峰算不上是最高的,不過站在這裡,卻可以看到周圍的一切,全部都是白茫茫的雪山,一望無際,彷彿冇有儘頭。

有這天……好像還近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