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龍淵就這麼一步步向著幾人靠近,渾身氣息如同山嶽般,壓的在場的人都有些喘不過來氣。

“殺陣,開!”

李山緊咬著牙關,雙手迅速結印。

一道道奇特的符印飛速形成,衝向陣法上空,使得陣法內的氣息湧動,化作無數利刃,齊齊飛落而下,所過之處空間皆是被劃出了痕跡。

每一道利刃當中,都蘊含著化境宗師巔峰二階的力量。

甚至距離化境宗師巔峰三階都已經不遠了。

上千弟子的力量更是在同一時間被李山的陣法所引動,歸於一處,讓整個大陣的力量變得更加強悍。

張海也在同時催動自身的氣息,在陣法的另外一側,捲起了颶風。

麵對這強悍的陣法力量,所有人都把目光給落在了葉龍淵的身上,他們都想要看看葉龍淵怎麼解決。

“陣法不錯,把你們各自的力量都給融合在了一起,威力也遠超尋常的化境宗師巔峰二階,隻可惜這對我來說還不夠!”

葉龍淵輕蔑的看了一眼,身體在陡然間變得虛幻起來,使得空間中出現了一道道的虛影閃爍,甚至以他們肉眼的分辨速度,竟是都有些分辨出來具體的本體在何方。

突然,連續數道劍氣齊齊爆發。

在空中呼嘯而起,化作極為凶猛的劍氣,所過之處,讓陣法內的空間扭曲,一道龐大的劍氣外放,自那些虛影當中出現,向著四周的利刃飛去。

轟隆隆!

劍氣所過之處,那些利刃

齊齊崩裂,化作漫天的碎屑向著陣法的邊緣激射而去,讓陣法的邊緣地帶出現了一片水波擴散。

葉龍淵的身影並未就此消散,反而是一個折返,衝入了張海操控的颶風之中。

所有人都冇有看清楚葉龍淵是怎麼出手的,可是那剛剛爆發的颶風被一股更強的力量炸開,化作無數風浪四散。

自此,張海和李山的力量儘數被葉龍淵毀掉。

反而餘波的力量還把整個大陣,都給震的震盪不堪。

“他…他絕對不是化境宗師巔峰二階!”

張海的身體向後退出十幾步的距離,嘴角處溢位鮮血,臉上儘是震撼,就連說話的聲音都隨之顫抖起來。

他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纔算是徹底反應過來。

這葉龍淵的修為,絕對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他們利用陣法和眾多弟子加持的力量,爆發出來,在化境宗師巔峰二階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葉龍淵可以這麼輕易的破開,足以證明葉龍淵的武道實力,絕對是超越了巔峰二階。

“葉龍淵,為什麼在天榜之上冇有聽說過他的名字?”

李山同樣詫異。

在整個武道界當中,凡是化境巔峰二階之上的強者,基本都會被收錄到天榜之上,至於背後是什麼人在統計這個數據,冇有人清楚。

天榜就是武道界內強者的榜單。

會有特殊的勢力在武道界內收集強者的資訊,然後按照實力的強弱進行排名,又或者是一些做過的事蹟

排名。

還有一種辦法,那就是前往武道界天武台之上,進行挑戰,成功後依舊也會根據自身的強弱,進入天榜中的排名上。

但是葉龍淵的實力夠了,可卻冇有出現在天榜之上,唯一的解釋就是在之前,葉龍淵從未踏足過武道界,這才導致讓人忽視了他的存在。

想到這裡,兩人都感覺到一陣頭皮發麻。

化境宗師巔峰三階。

這等強者,恐怕隻有巫門和毒門纔有抵抗的能力。

“全力阻止他破陣,我這就通知毒門和巫門的強者前來支援,隻要他們趕到,葉龍淵一樣要死!”

李山很快就做出了決定,聲音低沉無比。

他心裡卻是把飛刀門和鐵劍門給罵了幾百遍,早知道對手這麼強,還一點風聲都冇有放出去來。

讓自己這些人,在這裡傻傻的等待甕中捉鱉,結果反而被人家一鍋給端了。

張海點點頭,答應下來。

“好,冇問題!”

全身氣息凝聚,不再有絲毫的留手,同時彙聚四周弟子的力量,向著陣法當中彙聚。

葉龍淵完全冇有要阻止他們的意思。

在斬滅兩人的力量之後,手中殘劍對著地麵狠狠斬下,雄渾的武道氣息,瞬間在地麵上斬出了一道深壑的劍痕。

劍痕還在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四周蔓延出去。

最終撞在了陣法的邊緣地帶,讓陣法之上的波紋迅速擴散。

可這還隻是一開始而已。

葉龍淵並未就此停手,手中殘劍的力量不斷爆發,一道

道劍氣瘋狂的落在同一個位置,讓整個陣法都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這幻天大陣其中蘊含幻陣和殺陣,算是兩門弟子彙聚的最強陣法,要想破開陣法,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那就是以絕對的力量破開。

讓陣法無法抵抗的力量,自然而然的就會崩裂。

噗嗤!

在葉龍淵接連不斷的轟擊之下,讓陣法晃動的更加猛烈,彷彿隨時都會倒塌一般。

而圍繞在陣法四周的那些幻海門和乾山門弟子,更是臉色蒼白,一些武道氣息弱的,更是口中噴出鮮血,承受不住葉龍淵的力量,直接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之中。

可葉龍淵的速度越來越快,手中殘劍之上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強。

隱隱中更是要超越了化境宗師巔峰二階。

“不好,這陣法要擋不住了!”

張海臉色難看,在他的眼中,葉龍淵就是一個瘋子,哪有怎麼破陣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陣法的一個位置就是猛轟。

每一道劍氣落下,都讓他體內的氣息動盪。

連續上百劍的力量被陣法擋下,哪怕是他受到了一些餘震也有些承受不住,體內的經脈和臟腑都有著不少的損傷。

至於四周的那些尋常弟子,更是冇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此刻,已經倒下了三百多人,剩下的也在苦苦堅持,身上的氣息近乎於乾涸。

“該死!”

李山這邊也注意到了情況的不對勁,可是他還沒有聯絡到巫門和毒門的強者。

一定要堅持,那邊還冇有任何的回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