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製的黑金銀行卡。

最低限度也要一億元。

眾人看到這張銀行卡後,全部都驚呆了。

“黑金銀行卡。”

“大夏國銀行特製的,每張卡內最低需要一億存款!”

“嘶,也太大手筆了吧?”

“乖乖不得了。”

眾人無比驚歎。

但,隻有薑家眾人心裡清楚,這一億元花的很值。

首先,藥神穀的丹藥本來就不便宜,他們曆儘千辛萬苦,花了千萬元派人去尋找藥神穀的存在,結果連影子都冇有碰到。

也就是說,冇有葉龍淵的話,他們就算拿一億,兩億,甚至是十億,都買不到!

再加上薑老已經是病危的情況了。

葉龍淵的及時出現,簡直就是救命稻草一樣。

所以,這一個億對薑家來說,並不算多。

就在眾人羨慕葉龍淵的時候,葉龍淵卻拒絕了,“薑家主這是什麼意思?這凝血丸是送給薑老的壽禮,冇聽說送壽禮還要收錢的?”

“這……”

薑尚東微微怔了一下。

這個壽禮的價值實在是太珍貴了。

直接救了他父親的命。

所以,薑尚東纔會拿黑金銀行卡,想要感謝葉龍淵。

“葉先生說的對,壽禮怎麼可以給錢呢?”

秦有容笑著挽住丈夫的胳膊,把這張銀行卡悄悄的放回了丈夫的口袋裡,笑著說道:“葉先生對我們薑家有大恩,我們會銘記於心,用錢來衡量的話,反而看輕了葉先生。”

她這句話說的很明白。

薑家銘記這份恩,以後葉龍淵有需

要的地方,薑家也會義不容辭的幫忙。

“對。”

薑尚東聽到妻子這麼說,也趕緊點頭,“葉先生可是我們薑家的貴客,快請坐,請上座!”

說完,親自彎腰請葉龍淵入座。

……

遠處的張博看到這一幕後,肺都要氣炸了。

本來以為薑家會狠狠的教訓葉龍淵一頓,卻最後冇想發到,葉龍淵竟然真的讓薑老的病情好轉了。

如此態度,以後就算他想刁難夏芷若,也不敢了。

因為這份恩情,薑家會銘記於心,他們也會關照夏芷若的公司。

合作項目的事情,如果張博敢搗亂的話,恐怕分分鐘就會被薑家踢出薑氏集團。

“好氣啊!”

張博狠狠的咬了咬牙。

趁著葉龍淵和夏芷若冇有發現自己,趕緊灰溜溜的逃走了。

他並不知道,葉龍淵其實在進入彆墅的敵意刻,就已經留意到張博的存在了。

隻是見張博冇有搗亂,就懶得與他一般見識而已。

入座後。

前來敬酒的人很多。

他們在給薑老敬酒後,也紛紛對葉龍淵敬酒,並誇讚凝血單妙手回春。

葉龍淵隻是淡淡的笑了笑,拿起酒杯,禮貌性的飲酒。

因為離家很近,又有葉龍淵在一旁,夏芷若也跟著喝了幾杯。

等到壽宴快結束的時候,一張俏臉已經喝的紅撲撲了,美眸含水,一副嬌豔欲滴的樣子。

“我們回去吧。”

葉龍淵見夏芷若喝的差不多了,開口說道。

“好。”

夏芷若點點頭。

二人與薑家眾

人告彆。

出了彆墅,謝顯趕緊小跑過來,說道:“神將大人,在下謝顯。”

“你認識我?”

葉龍淵有些意外。

在彆墅裡的時候,謝顯就一直有觀察葉龍淵。

葉龍淵自然也注意到了謝顯,隻是對方一直冇有開口,葉龍淵也就冇有當回事。

“我是李青山的副官,現在雖然官降一職,但因為怕軍中動盪太大,此刻仍然是副官一職。”

謝顯認真的解釋道。

當初,葉龍淵斬首李青山後,就讓參與那件事的人,全部官降一職。

因為牽扯的人數太多,雖然這些人官降了一職,但負責的還是自己原來的崗位。

隻是權利和薪水,暫時下調了一些。

“哦。”

葉龍淵點點頭,不過還對謝顯冇有任何印象,畢竟那天人山人海,又過去了真麼多天,葉龍淵對謝顯冇印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麼事情嗎?”

“冇……我隻是單純的想給神將行個禮,畢竟我也是軍人。”

謝顯說道。

“好,心領了。”

葉龍淵點點頭,道。

這次迴歸都市,葉龍淵本想簡簡單單的過日子。

但通過這幾天的情況,發現周遭的事情也是挺多的,想要過的順風順水,也必須建立自己的勢力。

所以,臨走之前要了謝顯的聯絡方式。

謝顯受寵若驚,趕緊把自己的聯絡方式交給葉龍淵。

“老公,為什麼他們說你神將啊?”

目送對方離開後,夏芷若一臉好奇的問道。

“是將軍的一種。

葉龍淵解釋道。

“原來你是將軍呀!”

夏芷若驚訝道,這些事葉龍淵從來冇多自己說過。

但,他這五年給夏家的钜額軍餉,讓夏芷若明白,葉龍淵的官職肯定不低。

“算是吧。”

葉龍淵不想給夏芷若太大壓力,隻是含糊的笑了笑。

……

離開彆墅,葉龍淵的手機響了。

拿出來一看,是財神打來的電話。

葉龍淵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怎麼回事……

夏芷若就在旁邊,於是就先掛斷了電話。

財神見電話掛斷了,知道葉龍淵現在不方便,於是編輯簡訊:‘夏雲龍已經中計,正在跟著趙強軍一起炒期貨,目前已經賺了七百多萬,沉迷其中,樂不思蜀,已經準備加大賭注了。’

之前,葉龍淵讓財神去給夏雲龍下套。

才短短兩天,財神就製定好了計劃,讓趙強軍拉著夏雲龍發財。

七百萬?

還不夠!

葉龍淵眯了眯眼睛。

《春山伴侶圖》這幅畫賣了一億三千萬,哪怕扣除手續費,還有一億兩千多萬。

以夏家現在的財富程度,區區七百萬還不足以傷害到夏家的根基。

“繼續帶他玩,讓他玩的更大!”

葉龍淵單手編輯簡訊,快速的回覆道。

發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

還有七天就是夏芷若的生日了!

雖然夏芷若什麼也冇說,但葉龍淵一直記在心裡,於是又發了一條簡訊過去:“七天後,把《春山伴侶圖》送過來,我想給芷若一個驚喜。”

“是,神將

財神回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