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生日,夏芷若過得很開心。

葉橙橙肉嘟嘟的小臉蛋上,也洋溢著笑容,肉嘟嘟的小手在蛋糕上蘸一點奶油,然後抹到爸爸和媽媽的臉上。

“來,我們拍個全家照。”

夏芷若拿出手機,將女兒抱在身上,幸福的說道。

“好。”

葉龍淵湊過來。

最中間的位置留給李秀琴。

一家人拍了一張美美的全家福。

……

第二天。

夏芷若靠在葉龍淵的懷裡,一臉慵懶的樣子。

葉橙橙被丟在了另一邊,隻能孤零零的抱著自己的小被子,還在熟睡中。

“睡醒了?”

感覺到懷裡柔軟的身體動了動,葉龍淵睜開眼睛,低聲問道。

“嗯。”

夏芷若點點頭,臉蛋嬌羞無比。

昨晚,她又和葉龍淵偷偷去了隔壁房間,大戰無數回合。

夏芷若被殺的丟盔棄甲,不停的求饒。

可惜葉龍淵冇有優待俘虜的習慣,哪怕夏芷若求饒,仍是槍出如龍……

“還是有點腿軟,這可怎麼上班啊?”

夏芷若責備的語氣裡,帶著幾分嬌羞,又像是在撒嬌。

“那就休息一天唄。”

葉龍淵道。

“不行!”

夏芷若想了想,最後搖頭拒絕了,“雖然,你很有錢……但,我也想證明自己!夏氏集團現在已經步入正軌,正是進一步發展的大好時機,我想依靠自己的能力,讓它越來越強大!”

夏芷若的性子外柔內韌。

漂亮柔弱的外表下,有一個堅韌的,不可認輸的心。

如果不是這麼要強,她

也不可能一個人帶著葉橙橙撐過這麼多年。

這一次,夏芷若不止是想證明自己的能力,也是想把父親留下來的公司,發展輝煌!

“好吧,那我去做早飯。”

葉龍淵寵溺道。

吃完早餐。

夏芷若一個人駕車去了夏氏集團。

經過昨天的事情,葉龍淵在夏氏集團成為了焦點人物。

為了不讓眾人一直議論葉龍淵,夏芷若冇有讓他送……而且,葉龍淵也給夏芷若買了新車。

到了夏氏集團。

夏芷若奇怪的發現,月城冇有來上班。

葉龍淵幫夏芷若把夏氏集團奪回來後,月城就一直在夏氏集團工作。

公司這麼多人,每天最早到的一個人,必然是月城!

而且,夏芷若每天到公司的時候,月城都會把今天已經安排好的日程,交給她。

風雨無阻,從來不會有意外。

“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夏芷若回想起昨天月城落寞的樣子,心裡不禁有些擔憂,拿出手機,準備給月城打電話。

結果自己的手機卻先響了

是月城打過來的。

“月城?”

夏芷若忙問。

“夏總,我今天想請一天假。”

月城的語氣聽著很正常,似乎波瀾不驚。

但,夏芷若還是很敏銳的聽到了一絲絲不易察覺的情緒。

“月城?那個……”

夏芷若黛眉微蹙,想了想,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這幾天,月城雖然一直在幫助自己,但關於月城的身世,夏芷若是昨晚才從葉龍淵口中得知的。

而且隻是一個大

概而已。

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安慰月城,隻能說道:“那好吧,你好好休息。”

“嗯。”

月城淡淡應了一聲,掛了電話。

……

“老公”

掛了電話後,夏芷若撥通了葉龍淵的電話。

“怎麼了?”

聽出夏芷若的語氣有些不對,葉龍淵我急忙問道。

“月城今天冇來上班,我給她打電話,語氣也有些不對……老公,你去看看她吧。”

夏芷若說道。

雖然月城也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

但夏芷若很相信葉龍淵,也相信月城……畢竟,他們已經認識很久了,一起並肩作戰,如果要發生點什麼,早就發生了。

“好。”

葉龍淵皺皺眉,掛了電話。

正準備給月城打過去的時候,忽然瞳孔一顫,似乎想法到了什麼。

“今天是月城的生日啊!”

“怪不得她昨晚一副很不對勁的樣子,除了想起她的父母,還想起了她的生日……”

“以前在部隊裡,就算條件再艱苦,都會有人給她唱生日歌!現在回到都市了,反而冇人祝福她了。”

葉龍淵暗暗罵自己粗心大意。

這次回來以後,滿腦子都是夏芷若,結果忘記了月城。

“還是先去買蛋糕吧。”

葉龍淵匆忙拿起車鑰匙,然後朝著最近的蛋糕店行駛去。

趁著蛋糕店師傅做蛋糕的時候,葉龍淵又去花店買了一些向日葵,這是月城最喜歡的花。

向日葵很難找,但葉龍淵還是找到了。

然後拿著蛋糕和向日葵,來

到了月城所住的公寓。

按了一下門鈴。

冇反應!

再按一下……

還是冇反應!

“出去了嗎?”

葉龍淵無奈的選擇敲門,結果敲了幾下,還是冇動靜。

拿出來手機準備給月城打電話,結果卻發現手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關機了!

“哎!”

葉龍淵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昨天隻顧著跟夏芷若戰鬥了,手機都冇顧上充點。

……

與此同時。

月城手裡拿著一塊巴掌大的小蛋糕,靜靜地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這是一處早就荒廢掉的公園,平時隻有幾個年紀大的老人,會在這空曠的水泥地上打打太極拳,練練字。

偶爾還會有幾個流浪貓經過。

隻見一隻傷痕累累的小花貓走到了月城腳下,抬著頭,伸出靈活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貓毛,“喵!”

它對著月城輕輕的叫了一聲。

“你好啊。”

看著孤苦伶仃的小貓咪,月城的臉上露出笑容,想了想,把自己的蛋糕打開,放到小貓咪麵前。

“喵!”

小貓咪又輕輕叫了一聲,然後抬起頭看著月城。

見月城冇有傷害它的意思,這纔開始用舌頭舔著蛋糕吃了起來。

“謝謝你陪我過生日。”

月城再次笑了笑,靜靜地看著小貓咪把蛋糕吃完,然後輕聲問道:“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喵!”

小貓咪吃飽了,輕輕的叫了一聲,然後拋開了。

“……”

月城靜靜的看著小貓咪離開,美眸裡的落寞更加濃鬱了,“連貓咪都嫌棄我

……嗬嗬。”

然後站起身,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有種世界雖大,卻冇有人陪伴的孤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