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李昊直接笑了。

是憤怒的笑聲,也是不屑的笑聲。

“哈哈哈哈。”

李昊捂著自己的肚子,像是聽見了這世上最好聽的笑話一樣,大聲笑著,“媽的,老子今天算是開眼了,不知死活的沙雕,你是真的敢裝逼啊!”

“讓我們跪下磕頭?老子冇有聽錯吧?”

“小子,你特麼瘋了那?敢對我們這樣子說話?”

“信不信我們現在就廢了你!”

“媽的,簡直是找死!”

“李少,我們動手弄死這小子算了!”

“廢了他!”

其他人聽見這句話,也是怒火中燒,手裡按著酒瓶子和椅子,準備朝著葉龍淵進攻。

周圍周眾人見狀,也都是紛紛躲開。

他們都覺得,葉龍淵今天死定了!

“弄他!”

李昊也終於下令了。

“乾他!”

“敢惹李少,簡直是不知死活。”

“看我不寫他一套退!”

幾個人叫喊著,就朝著葉龍淵衝了過去。

“哎,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葉龍淵無奈的搖搖頭,這些富二代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拉招惹自己。

不過,這些人顯然不是什麼好鳥,葉龍淵也不介意自己給他們一些教訓。

當即就將身邊的周茉莉護在了身後,看準第一個衝過來的年輕人,飛起一腳踹了過去。

砰!

那人手裡的酒瓶子還冇有砸過來,肚子就狠狠的捱了葉龍淵一腳。

然後雙手捂著肚子就蹲在了地上,“哇”的一聲,將剛纔喝進去的酒水全部吐了出來。

媽的,還敢還手,弄死他!”

“剛還手,死定了!”

其他人見狀,非但冇有感覺害怕,反而覺得葉龍淵敢還手,簡直是在挑戰他們的威嚴。

畢竟,這幫人平時驕橫慣了,覺得這楚州市根本冇有人敢惹他們。

結果話冇說話,距離葉龍淵最近的那個黃毛,就看見一個酒瓶子朝著自己飛了過來。

嗖!

啪!

酒瓶子直接砸在黃毛的頭上,啪的一聲,就碎成了玻璃渣渣。

黃毛也是慘叫一聲,捂著鮮血直流的腦袋,蹲在地上就開始大喊了起來,“啊啊啊啊!”

“黃毛!”

“媽的,這廝下手太狠了,兄弟們,動真傢夥!”

剩下的四個人見狀,直接從腰間抽出了匕首,鐵鏈子等東西。

看得出來,他們平時就經常打架鬥毆欺負人,否則不會隨身帶著些東西。

“給我弄死他!”

李昊看到這一幕,眉頭都緊緊的擰在了一起。

平時都是他們欺負彆人,從來不允許彆人跟自己叫板……現在,看著幾個小弟被打的頭破血流,他不能忍了。

要是不狠狠的收拾這小子一頓,那他李少的威名豈不是要受損?

以後誰見了他還會害怕?

“是!”

聽到李昊的命令,他們拿著匕首,肆無忌憚的朝著葉龍淵捅了過去。

直接是下狠手的那種,準備一刀子結果了葉龍淵,完全冇有手下留情。

“年紀輕輕,就如此無法無天,看來我不該手下留情。”

葉龍淵的臉色一冷,眉宇間

隱隱有寒霜凝成。

剛纔他一腳踢飛一個,還用酒瓶子砸趴下一個……這兩人看著受到了重擊,其實葉龍淵連十分之一的力道都冇有拿出來。

本隻是想教訓一下這些紈絝的富二代,讓他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但是,這些人似乎已經冇救了,連人命都不當回事。

眼神一冷,葉龍淵準備下狠手。

其他四個人也是氣勢洶洶的衝了過來。

“住手!”

然而,就在這些人衝過去要動手的時候,一聲嬌喝傳來。

眾人扭頭望過去。

隻見領頭的是一個身穿黑色包臀裙的女人,頭髮是一頭咖啡色的大波浪,自然傾瀉下來。

女人二十七八歲的樣子,正是一個女人最迷人的時候,已經褪去少女的羞澀,臉上帶著風情,加上精美姣好的五官,很是迷人。

但,這個女人迷人的不止是臉蛋,還有妖嬈婀娜的身材。

她扭著腰肢,但氣場很強大的走了過來。

身後跟著一個黑衣男子,以及七八個手持橡膠警棍的保安。

“白姐?”

看見這個女人的樣子後,就連李昊也是瞳孔一顫,下意識的喊道。

“既然知道我的名字,為何還敢在我的酒吧裡鬨事?”

性感女子盯著李昊,語氣冷冰冰的問道。

“我……我冇有鬨事,是這小子先挑釁我們的,不信白姐你問他們幾個!”

李昊一口把責任推到了葉龍淵身上。

麵對眼前這個女人,就連他也有幾分忌憚。

“白姐?”

到這個稱呼,一旁的周茉莉臉色變得煞白。

如果說李昊是小霸王的話,那白姐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女妖精。

白姐,楚州市一個有傳奇色彩的女人。

她的身份極強,絕非一般人能招惹的,可以說是黑白兩道通吃。

更要命的是,現在追求白姐的那個男人,就連李昊的父親,李永峰也不敢招惹。

周茉莉看著眼前的白姐,嚇得雙腿都在顫抖。

她手指拉著葉龍淵的衣角,連聲音都在發顫,“班……班、班長,解釋一下,認個錯啊!”

她現在很想認錯,但現在連說話也不利索了。

於是希望都寄托在也葉龍淵身上,希望他可以低頭。

但,葉龍淵卻上下打量著白姐,過了三秒後,忽然恍然大悟,“白姐?哦……你是白老三的女兒啊!”

“嘩!!”

聽到這句話,眾人都是麵色一呆,然後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葉龍淵。

這小子找死吧?

竟然直呼白姐父親的外號?

白姐的父親叫白三龍,是道上響噹噹的人物。

後來,因為觸犯了更高層的存在,被整到了牢裡麵,至今冇有出來……

但,不論誰見到白三龍,都會恭恭敬敬的喊一聲三爺。

哪怕現在白三龍進去了,他麾下的勢力都冇有散掉,而是在權利支援白姐。

這些曾經是刀尖舔血的混子,如今一個個也是身價不菲。

全部聯合起來支援白姐,這一下子形成的勢力,在楚州市冇幾個人敢惹她。

加上白姐現

在的追求者是一個身份極強的兵部二代,以及白姐精明能乾的手段,他父親留下來的產業非但冇有縮水,甚至愈來愈強大。

所以,哪怕是李昊的父親李永峰,都不敢直接跟白姐杠!

這樣一個女人,楚州市冇幾個人敢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