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雲從空中掉下,落到一處位置極佳的宮殿之中。

依山傍水,草木錦繡。

宮室雄偉,樓閣入雲。

古樸與豪奢並存,粗獷與雅緻齊顯。

卻是又相得益彰,映襯交融渾然為一體。

如此的設計絕對是出自大師之手。

而住在此處的人自然非比尋常。

顯然,這就是自己在山河宗中的住處了。

林雲環顧四周,很是冷清,不見半個人影。

突然,有老者急急趕來。

還是個六星武宗的強者。

即便是山河宗強大,六星的武宗地位不會很高,但也絕對不會太低。

老者疾步到林雲麵前,躬身就道:“想必是林師兄到了,前幾天藍長老交待了,讓我在炎雲宮中侍候林師兄!”

“老前輩!何必如此,林雲日後還要多向你請教!”林雲忙道。

不過,心裡也是明白,這必然山河宗中修行基本已到儘頭,無法再進一步、自己又無法在宗門中謀到什麼長老、執事職位的人。

隻能去投靠那些大家族,去為那些家族做事了。

此時,他被派到自己這裡來,不能算是是差的差事。

反而,如果像他們這些真傳弟子,隻要修行不出意外,以後自然在宗門中地位極高。

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他們這種跟隨的早的人,自然也會得到無儘的好處,比隻做個普通的長老執事強的太多了。

“林師兄!老朽不敢!你有事儘管吩咐就好。”老頭連連後退,並不敢讓林雲來扶。

林雲也不再客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回林師兄,在下李友成!”

“好好!很好。”林雲頻頻點頭,這個名字好像很不錯。

隨手拋一個錢袋過去。

“以後,這炎雲宮中的一切開銷,就從這裡麵出。”

“裡麵還有幾粒丹藥,是你的,或許對你有些幫助。”

李友成接住錢袋打開一看,頓時驚呆。

裡麵有上百萬的黑曜晶石,還有五粒丹藥。

而且那五粒丹藥都是他平時舍不買的好東西。

“林師兄!這……這些太多了……”

“多了記好賬就可以。”林雲隨意的擺擺手。

“林師兄,我這就去挑選一些優秀的弟子到這裡來服務,他們肯定都求之不得呢。”李友成激動表達著他的忠心。

“嗬!不用了……我喜歡清靜。以後,這裡隻有你我住著就好,如果臟了,隔段時間找人打掃一下就好了。”

林雲吩咐著,又道:“帶我先去看看這裡,我要規劃一下以後要做的事情。”

“師兄請!”

李友成帶著林雲在炎雲宮中走了一遍。

“議事殿……”

“養心堂……”

“閱經閣……”

……

轉了一圈,林雲到湖邊的閱經閣,看看裡麵所藏的經典。

大致看了一下,好多都是外界不多見的功法要訣。

但在這裡,卻是真傳弟子的標配,每個真傳弟子都有一套呢。

林雲先不去看那浩瀚的功法要訣,卻是先去看看關於宗門情況以及修行方麵注意的東西。

“真傳弟子並冇有專門長老做師父的。”

“每個月都有宗門長老院中的長老來講道傳授,可自由選擇去聽……”

“每年由長老院中首座長老麵授一次,十年可由宗主麵授一次,這都是好機會……”

“隻是十年……對於我來說,有些久……”

“修行也是相當鬆散,讓真傳弟子們自行修行……”

“宗門武皇院中的那些要地秘地都是隨意可進出的……”

“每個月還有價值二十萬黑曜晶石的資源供給……”

“果然……在這等超級宗門中修行,何止是事半功倍,而是一日千裡啊……”

……

林雲看了小半天,基本把宗門情況瞭解了大概。

到了這個時候,宗門中也派人過來了。

把來的長老迎接到議事殿中。

長老見林雲這裡冷清,也不願意多留。

把宗門的事情簡單的交待一遍。

然後把林雲應該的東西和資源都交待清楚,匆匆去了。

林雲呢,也是交待李友成幾句,出門了。

現在,林雲考慮的第一件事不是尋找什麼修行的好地方。

而決定要尋找一把好些的武器了。

紫霜劍送了人,一路上過來也碰到稱手的武器。

冇有一件好武器,確實實力要打折扣。

雖然說楓寒閣以手為劍,秒殺了牧雲鵬。

但那種實力也隻有在那種地方,那種地方纔能夠超水平的發揮出來。

否則,要是換個地方,在冇有稱手的武器下,他想要殺死牧雲鵬,恐怕要拚到千招以後,兩人都精疲力竭之時了。

牧雲鵬絕對不弱,以五行梅花鑄了武皇道。境界上又高了三星,打到那種程度是正常的。

所以,現在……一把好武器顯得很緊要。

林雲出了門,向著宗門中的勝煉坊而去……

……

神秘的牧雲家族秘地之中,一個老頭盤坐在樹下,正在看著天上的浮雲發呆。

一箇中年模樣的人急急來到。

“老祖宗,楓寒古道中傳來訊息,楓寒閣關閉了,誰也無法再開啟……”

“什麼?”老頭突然一驚,昏暗的眼睛盯住了中年人。

中年人如同被死神盯住,頭也不敢抬,大氣不敢出。

“牧雲鵬呢?”

“冇有訊息,當日進入楓寒閣的人無一人出來,怕是已遭不測……當然,也有可能困在了裡麵……”

“冇有人出來?”老頭的聲音低沉,但卻讓中年人有著心碎的感覺。

“啊……老祖宗,我錯了……據我剛剛得到了的訊息,藍家帶了一個叫林雲的弟子入了宗門,同樣是武皇院中的真傳弟子。”

“但是……據楓寒閣中傳遞出來的訊息,進入楓寒閣的人中,有一個就叫林雲,難道是同一個人。”

“不是難道!”老頭轉過身去,繼續看他的浮雲。

“而是肯定……藍家的行事風格你還不知道麼?”

老頭看著浮雲,有氣無力的道。

“牧雲鵬必然是死去了,看起來……我牧雲家族的資源又白費了……”

“白費就白費,大不了再培養一個……”

“但是……藍家絕對不能讓他好過……”

“尤其是這個林雲……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但是……行事要小心,不要惹出亂子來……”

“老祖宗吩咐的是……我一定會做的很好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