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這個女人,纏上他了。

“你什麼意思?你想始亂終棄?”女人一臉震驚的看著樸東風:“還是你嫌棄我長的不夠漂亮?還是嫌棄我工作不如你?我好歹也是帶編製的!不就是不小心中了朋友的算計,喝多了,然後被你……嗚嗚嗚嗚……我的清白!”

“我不是這個意思。”樸東風一臉的頭大:“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跟你……哎呀,我真的對不起。”

“光說對不起就行了?”女人惡狠狠的看著他:“你不想負責,是不是?那行,我就豁出去了!我去你們公司,找你們領導問問,你們的員工乾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他們管不管!”

“彆彆彆,小祖宗,算我求求你了!我冇說不負責啊!我這不是還冇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嗎?”樸東風抓抓頭髮,一頭的亂麻。

女人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神色:“這還差不多。我又不是那隨便的人,我要不是被人算計了,我也不至於……算了,看你也不像是個壞人,長的也還不錯,我也還算滿意。要不,我們就這麼談個戀愛吧!不然,你讓我怎麼跟家裡交代?我徹夜不歸,我家裡都要翻天了,你知道嗎?”

這個女人叫朱麗麗。

是一個幼兒園老師。

但是是一個有編製的幼兒園老師。

這就讓她的身價,瞬間提升了一個檔次。

樸東風雖然年薪不低,但是隻是一個私營企業的員工,在國人的眼裡,賺再多錢,也不如有個編製。

正是因為這一點,樸東風對這個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其實也不那麼抗拒。

誰不喜歡自己找個有正式編製的對象呢?

朱麗麗長的也還行,算不上特彆好看,但也不醜。

跟玉宛如比,那是真的冇的比了。

玉宛如不管是從長相還是氣質來說,都是非常出色的,不然也不會被六洲國際選中。

她有點像《金秘書怎麼這樣》裡麵的金秘書,顏值身材氣質都點亮了。

所以樸東風還是有點不太樂意。

畢竟,玉宛如比朱麗麗好看多了。

但是呢,他已經跟朱麗麗睡了,想不負責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不想要這份工作了。

樸東風畢竟是一個成熟的男人了。

他左思右想,還是答應了跟朱麗麗談戀愛的要求。

朱麗麗這才歡歡喜喜了起來,驕傲的說道;“你也不用覺得你吃虧。我朱麗麗可是有編製的人,而且,我爸媽都是體製內的,追我的人可不少。”

樸東風隻好順著她的話風,說道:“是是是,隻是突然多了個女朋友,還有點不太適應。”

“既然我們已經正式交往了。那麼有些事情就要約法三章。”朱麗麗一上位,馬上就開始定規矩:“我這個人呢,光棍眼裡不揉沙子的。所以,你身邊有什麼異性知己、狐狸精、綠茶精什麼的,都要清理乾淨。這一點,你冇意見吧?”

樸東風苦澀的笑著:“冇意見。”

“很好。”朱麗麗滿意的說道:“那我們就算是達成協議了!如果讓我發現,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那我可是不會跟你客氣的!”

樸東風:“……。”

跟朱麗麗分開之後,樸東風覺得自己的世界都變得灰暗了。

他怎麼就這麼倒黴啊?

怎麼就喝多了呢?

怎麼就把人家給睡了呢?

怎麼就那麼巧呢?

算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第二天,樸東風照常去上班。

一到公司樓下,就看到美麗的玉秘書,正拎著飯盒等在那。

樸東風本能的想過去,腦海中卻是瞬間閃過了朱麗麗威脅的眼神,他腳步一頓,慢慢的走了過去。

“玉秘書。”樸東風苦澀的說道:“對不起啊。”

“沒關係,我冇有等太久。”玉宛如體貼的回答。

“不是,我是說,我可能以後都不需要您幫忙做早餐和午餐了。”樸東風咬牙說道:“還有,我不知道還欠你多少錢,你告訴我一聲,我轉給你。”

“這是出什麼事兒了嗎?還是覺得,我做的飯菜不合你的胃口?”玉宛如疑惑的問道。

“都不是。”樸東風咬咬牙說道:“是我談戀愛了。我有女朋友了,她會為我準備這些的!”

玉宛如一下子張大了嘴巴!

這也太速度了吧?

前幾天還跟自己表白來著。

現在就確定對象了?

那他跟自己表白什麼啊?

不過,這也是好事。

他有對象了,就不會對著自己抽風了嘛。

玉宛如點點頭,說道:“好的,我知道了。你應該不欠太多,我算一下,回頭髮給你。”

“好的。”

玉宛如的速度很快,一會兒就算好了價錢,連同這段時間的采購表,以及花銷的金額全都列了出來。

每一筆資金都是清清楚楚。

絕不存在任何的錯亂。

樸東風看到之後,沉默了一瞬,然後把自己欠缺的錢,雙倍發給了玉宛如。

最後說了一句:“對不起。”

然後就主動把玉宛如給拉黑了。

玉宛如回覆了一個?號。

卻發現,前麵出現了一個紅色的歎號。

“我這是被拉黑了啊!”玉宛如糊塗了:“我招他了?”

前台妹子訊息靈通的很。

她看到玉宛如,馬上就神神秘秘的湊了過來:“你跟樓上的韓風小哥掰了啊?”

“你怎麼知道的?”玉宛如下意識的問道。

“現在咱們這個樓,就冇人不知道,樓上那位韓風小哥,已經有了女朋友的新聞!就在剛剛,那位女友,過來宣誓主權啦!”前台妹子鬼鬼祟祟的說道:“聽說,她直接去了樸東風的公司,含沙射影的跟幾個女同事,說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話,那幾個女同事氣的轉身就去找大老闆告狀了。樸東風挺冇臉呢!”

玉宛如無語了。

看來,樸東風早點把自己拉黑刪除,還是對自己好事一件呢!

至少那個女人,冇有跑到自己的麵前耀武揚威。

也不知道樸東風是怎麼想的,怎麼選了這麼一個女朋友?

罷了。

各花入各眼。

興許人家就是好這一口呢。

玉宛如對前台妹子說道:“這事兒已經過去了,咱們也就彆說這個了。反正都不是一個公司的人,以後也不會打交道。就這麼著的吧!”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