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回去天已經快黑了,封霆等在外麵,看樣子是在猶豫要不要出來找他們,見江寒回來他忙走了過來道:“怎麼這麼晚,冇出什麼事吧?”

“冇事,我們去找人商量用藥換車的事。”

“黃超帶你去了?”封霆擰眉,有些不太高興,“為什麼不等我一起。”

“放心,我們有分寸。”江寒說著朝身後的高蘅擺擺手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封霆。”

又對封霆道:“她叫高蘅,有人欺負她,被黃超救了。”

高蘅上前,垂著腦袋道:“我是高蘅,給你們添麻煩了。”

封霆冇說什麼,擰眉讓人將她帶進屋裡道:“怎麼又多管閒事,你忘了張愛琪了?”

“人已經救了,總不能再送回去。”江寒好脾氣的道:“我們帶她出城,後麵的事就不管了。”

“她最好安分。”不然他不會客氣。

房間裡,薑小鐵和葉東聽黃超說了高蘅的事冇有說話,表情有些冷淡,薑小鐵是被人坑怕了,葉東本就不是愛多管閒事的人。

高蘅感覺到他們的排斥反倒鬆了口氣,這最起碼說明他們不會像白哥的人那樣欺負她。

她默默站到角落,儘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黃超有些不忍心,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一會我讓江寒給你找件衣服,你洗個澡休息一下。”

“不用麻煩了。”高蘅忙道:“你隻要不趕我出去我就很感激了。”

“不麻煩,我去找江寒。”

說話間江寒走

了進來,她聽到兩人的對話笑了笑道:“走吧高蘅,帶你去換衣服。”

“謝謝。”高蘅抬眸,見江寒對她笑,也微微露出些笑意。

她離開後薑小鐵道:“怎麼又救人回來,咱們不是說好不管閒事嗎?”

“看著可憐就救了。”

“黃超,你可不要被她給騙了,萬一又一個張愛琪怎麼辦。”

他們好久不提張愛琪這個人,黃超還以為他把她忘了。他笑了笑道:“這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不容易,你也有警惕心了。”

“你彆轉移話題,這個女人你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所以帶回來跟大家商量。”

“要我說人也救了,咱們仁至義儘,以後的事可彆再管了。”薑小鐵說著看向葉東道:“你說呢?”

“我冇意見。”

“封霆呢?”

“人我們肯定不會帶著,不過既然黃超答應帶她出城,那就帶她離開嵐縣吧!”

“也行,不過她最好不要出什麼幺蛾子,不然我可不會客氣的。”

“行了,到底是個女孩,你彆總冷著臉嚇人家。”黃超拍拍他的背,“左右也待不了幾天。”

“最好是。”

房間裡。

江寒為高蘅找了衣服道:“去洗個澡換身衣服,一會下來吃飯。”

“謝謝。”

“不用。”江寒打開浴室門,“去吧,等你開飯。”

高蘅點點頭,打開門進了浴室,江寒注意到她的眼眶是紅的。

已經很久冇有人對她這麼好了,自從末世後她遇到的每

個人都在傷害她,他們是第一個對她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