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浩!”

一聲怒吼,從戰場上傳來。

下一瞬,老院長禦劍升空。

緊接著,副院長和十二位長老,瞬間攔在了眾人四周,隨後又有十幾位皇族高手,加入了戰陣。

這二十幾人身上的氣場,凝聚在一起,驚天動地!

五老星等人,在這強大的壓迫下,竟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就連翟天興等人,都是麵色驟然一變。

稷下學院護院長老的實力,跟他們想當。

可對麵,人數太多了。

而且還有那麼多的弟子。

人海戰術都能轟死他們。

“劉浩!”

陸九幽穿著一身紅色長裙,手持一把利劍,神色憤怒的盯著劉浩。

“告訴我,你是被他們挾持了,是不是?”

她無法接受,自己特意換了一身漂亮裙子,準備了豐盛的菜肴,等著劉浩回來吃飯,可劉浩卻成了稷下學院的叛徒。

看到陸九幽,劉浩的心一顫。

臉上露出了一絲愧疚。

可為了朵朵,他彆無選擇。

“很抱歉九長老,我加入稷下學院,就是為了偷取十方天帝印,很感激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

“對不起。”

此話一出,陸九幽像是受了刺激一般。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陸九幽拚命的搖頭,同時揮舞著手中的長劍,九道火紅色的劍氣,化作了火龍,直奔劉浩他們衝來。

“退!”

翟天興大喝一聲,一拳轟出!

恐怖的靈力在他背後,凝聚成了一道鬼影,直接一拳轟碎了那九道劍

氣。

“殺了他們!”

院長低喝一聲,二十幾位天師境後期的高手同時動手,無窮的神力波動,在這一刻迴盪八方。

刹那間,半天蒼穹都被染成了金色。

好似天神降臨一般。

翟天興見狀,知道今日陷入了生死危機,他一咬牙,從懷裡掏出了一枚符咒,而後咬破舌尖,噴出一口血霧,落在了符咒上。

“請鬼王!”

身後南海一脈天師,同時噴出一口血霧,落在符咒之上。

“請鬼王!”

伴隨著這一聲聲低吼,天地驚是突然顫抖起來,隨後那符咒飛出,在戰場中央化作了一個傳送陣。

陣法之上,不斷有血霧冒出。

頃刻間,染紅了半邊天。

從京城地麵看去,就彷彿有一條血河,從天上流了下來,陰冷、恐怖、血腥、刺骨的寒意。

驚天動地。

在刹那間,震驚了所有人。

稷下學院的那些術法,全部轟在了封印陣上,可令人震驚的是……那封印陣竟完好無損。

萬眾矚目之下,一隻青褐色的手,從封印陣中探了出來。

“悠悠萬載歲月寒,今朝請來鬼王戰,南海一脈鬼門天師,翟天興——請鬼王降臨!”

吼!

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從封印陣中傳出。

四周的術士,全部被震的倒飛而出,唯有那位稷下學院的老院長,屹立在風波中不倒。

但那兩條眉毛,已經因為緊張快擠到了一起。

萬眾矚目下,鬼王徹底走了出了。

那是一個身高二十米的怪物,魚

身,紅髮獠牙,手拿鎮妖鈴,猙獰凶惡,整個一副夜叉鬼模樣。

他一出現,京城瞬間從秋天,步入了寒冬。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徹骨的寒冷。

“這是什麼怪物?”

“好恐怖啊,像是從地獄裡走出來的惡魔。”

“太嚇人了。”

“這……我們能打贏嗎?”

鬼王出現的刹那,稷下學院的學生們,全都瞪大了無法置信的雙眼,眸中寫滿了驚恐之色。

陸九幽同樣感到頭皮發麻,但眼中,卻殺氣騰騰,直奔鬼王衝去。

“把我的徒弟還給我!”

滔天神力在燃燒,陸九幽化作一團火焰,那鬼王不緊不慢的抬起手,一巴掌扇了過去。

砰砰砰砰砰!

陸九幽倒飛而出,撞踏了五棟大樓。

一時間,慘嚎聲此起彼伏。

劉浩眼中閃過一抹痛楚,說:“翟老,咱們先撤退。”

“鬼王,掩護我們撤退。”

翟天興大喝一聲,眾人落在了鬼王的肩膀上,鬼王奮力一躍,便已經飛到了天上。

“不要讓他跑了。”

“攔住他。”

“殺!”

看到他們要撤退,修士們瞬間衝了上來,無數的術法朝著鬼王轟來,可那些術法,卻是連鬼王的身都近不了,就被鬼王的防護罩給攔下了。

“南海一脈,欺人太甚。”

老院長眼中閃過一抹憤怒,如同瞬間移動般出現在了鬼王麵前,隨後雙手飛快掐訣,向天一指。

“弟子一心專拜請,懇請二郎真君降吾身。”

“軒轅斬神!”

嗡!

一道

金光從九天之上落下,照在了老院長的身上,隨後他的手裡,竟是多了一把三尖兩刃刀。

狠狠地朝著鬼王劈來。

“大天師!”

翟天興眼中閃過一抹震驚,冇想到老院長的修為竟然達到了大天師之境。

“鬼王!”

鬼王冇有廢話,直接把鎮妖鈴扔了出去,三尖兩刃刀劈在鎮妖鈴上,瞬間被彈飛了出去。

但,鎮妖鈴上,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鬼王悶哼一聲,翟天興直接跪在了地上,嘴角溢位一抹鮮血,顯然是受到了非常恐怖的反噬。

但,院長也被震飛了出去。

鬼王向前踏出一步,已經出現在了京城邊界,自踏出一步,已經離開了河省。

稷下學院的人,就算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皇族季家的修士,臉上寫滿了憤怒之色。

“給我追,給我追,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必須把他們幾個給我揪出來!”

“南海一脈,欺人太甚!”

“立刻通知江南大使,給我把劉浩的家人全部抓起來。”

“什麼?不是哪個劉浩?我管他是哪個劉浩,既然是南海一脈動的手,那麼劉浩就脫不了乾係,給我……把他們全部抓起來!!”

皇族季家中傳來了一道憤怒的嘶吼,隨後,整個京城都亂了起來。

洛落站在人群中,不可思議的看著天空中,還揮之不去的陰煞之氣,眼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劉浩,你到底是誰啊?”

“你為什麼,要偷十方天帝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