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臨,整個新建立的風家,燈光輝煌,和天上的璀璨的群星,交相呼應。

洛天準備離開這裡了,這是最後的夜晚,風家巨大的大殿之中,此刻,更是人聲喧沸,人影交錯,推杯換盞,好不熱鬨。

“諸位,冥山就靠你們了,你們都是我洛天信得過的人,也是我的朋友和親人——”

洛天舉杯,全場皆靜,主桌上,洛天環視四方,深情的發表了一番演說,可謂是言詞懇切,把在場的群雄刺激的熱血沸騰。

這種演說,洛天做過很多,以前在龍魂也是如此,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人心的重要性。

“冇有想到,他會成長到今天這一步,當年第一次來清平山——”

場中,有一桌有鐵晶門的精英,其中一個美婦望著發言的那個黑衣年輕人,美眸微微閃爍了一下,有些複雜,輕聲歎息道,正是那個美蓮。

當年的她距離洛天的差距都很遠,現在更遠了,她作為鑒寶師,正是因為有了洛天,而現在的地位也很高,不過她知道,這一切都是那個年輕人帶給她的。

“這小子,真是一個人才,實力不錯,嘴巴也行——”

身邊的黃鶴喝著酒,翻著白眼看著洛天,他是越來越欣賞洛天了。

而八極柔和紅玉也坐在了這一桌,同樣坐在這一桌的,還有焦仁,無極門主,百裡長老陳家家主等一乾冥山重要的人物。百裡長老更是對洛天的口才佩服的無體投體,他從來冇有見過如此的開場白,也冇有聽過說如此激情的演說,真實而不做作,句句說到人心裡去,讓人感覺到如同春天般的溫暖,並不像其他的強者那樣一

副高高在上,君臨天下的模樣。

而即將成為冥山之主的八極柔自然也說了幾句話,此女外表冷漠,姿色顏絕天下,本身早已在冥山聞名,是無極門的副門主,現在做上了冥山之主,眾人並冇有感覺突兀,畢竟她是洛天的女人。

對於冥山的格局,洛天也早已經幫八極柔劃分好了,會有一大幫前輩強者來支援她,並不用擔心撐不下去。

像陳家的家主,無極門主,還有天醫宗主,天鷹宗主等,都是極為的忠實可靠之人,除了他們之外,自然還有趙無忌,三皇子,紫靈霄等人更是洛天的鐵桿,等等,還有很多。

“大哥,我敬您一杯!”

趙無忌,三皇子兩個傢夥笑咧咧的過來敬酒,場麵達到了火爆,不知道有多少人向洛天敬酒,還有向黃鶴,焦仁,八極柔,紅玉等人敬酒的,一杯杯的靈酒,不知道喝了多少杯。

“好了,諸位,洛兄已經喝多了,你們繼續,我帶他下去休息,”

最後八極柔向眾人告罪,然後把洛天攙扶著,回到了臨時居住的府邸。

“柔姐,師傅他——真的喝多了,”

紅玉看著有些不省人事的洛天,有些失望的問道。

“我怎麼會喝多,即使把一個大海喝進去也不會醉啊,”

洛天直接坐了起來,眼中的神色清明無比,望著二女微笑道。

“師傅,您——”紅玉驚喜。

八極柔似乎早知道洛天會如此,故作生氣的哼了一聲,扭頭就走,不過卻是被洛天抓住了玉手。

“柔兒,明天我就要走了,關於焦家焦婉的事,我以後會向你解釋的,因為我還有重要的事要做,所以——”洛天解釋。

“師傅,我們明白了,我們不在乎你有多少女人,隻要你對玉兒好就行了!”紅玉一衝動,把什麼都說了出來,隨後臉色羞紅。

因為喝過酒的原因,更是顯得處處動人,哪裡還有一派掌門的模樣,活脫脫變成了鄰家少女。

“好玉兒,”洛天微微一笑,然後一把把八極柔也拉進了懷裡,在她那如玉似珠的耳垂上吻了一下道:“你呢?”

八極柔哪裡舍的真走,洛天抓著她的手時,她的身體都已經軟了,心也化了。

“師傅,柔姐已經不生氣了,你看,她在等著你呢,”紅玉咯咯一笑,突然一下子大膽起來,

“紅玉,你再敢胡說,以後看你怎麼收拾你!”

被紅玉說破,八極柔的臉隻感覺發燙,閉著眼睛,輕聲哼道。

“嘿,我纔不怕呢,總有一天,我要超過你,”紅玉蠻不在乎的嬌笑道。

外麵的酒宴正酣,而這裡,卻是另有一番迷人的景色。

同為水屬性之身,對於功法和肉身的調和極為有好處,而洛天此刻,正在調和著功法和肉身——

不知道過了多久,幾個時辰,看著熟睡中的二女,洛天輕輕的歎息了一下,整整衣衫,然後悄悄的離開了這裡,瞬間就到了虛空之中。

那裡,黃鶴和焦仁已經在等著他了,看到洛天到來,黃鶴的老臉一黑,瞪了一眼洛天,冇有說話。

“洛兄現在可以出發了麼?”

焦仁微笑道,隻不過眼神有些猥瑣。

“咳,黃老,焦兄,還有一件事,需要處理,”洛天尷尬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小子,想賴在這裡不走了麼?不要忘記,還要去萬孤山,還要去裂天界,你到底想不想救人?”

黃鶴有些不悅的瞪著洛天呲牙咧嘴道。

“黃老,冥山目前統一了,不過還是一個巨大的隱患,我必須要解決,不然的話,無法安心離開,”洛天正色道。

“什麼隱患?”焦仁疑惑道,風家算是滅亡了,整個冥山的勢力得到了整合,他想不出還有什麼隱患讓洛天如此憂慮,“

“九幽魔域,”洛天輕聲說道,然後把具體的情況解釋一遍。

“小子,你對女人真好,希望以後也不要辜負婉兒,不然的話,老頭子不會放過你的,”

聽了洛天的話,黃鶴有些恍然大悟,他知道洛天都為了八極柔和紅玉,不由的有些為焦婉憤憤不平的說道。

“黃老放心,她們每一個都是我的命,”洛天神色略一尷尬,凝重的說道。“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有幾條命!”黃鶴不由的翻白眼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