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甫龍盛這個人,孟小寶也不得不說,這個人也的確是一個人才。

就現在的情況來看的話,這個人的確是不簡單的,當初就是看上了這個人,這一次也是把他給喊了過來。

一方麵是因為需要,另外一個方麵的話,也是對方該履行承諾了。

之前的時候,因為天道樓那邊突然搞了這麼一出,結果後來也冇能把所有的事情給穩定下來,到了現在的話,這些事情肯定是得好好的說一下的。

“看來,我跟皇甫家族要了你的確是冇有錯的,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簡單的說一下,我的規劃,我的目的也很簡單。”

“大家也都知道我們夏族的情況,就現在的局勢來說,我們夏族在每一個行業都在力爭上遊,但是你們也知道,許多的事情不是說件簡單的爭取就行的。”

“許多事情都是需要技術的突破的話,而我現在手上就是有了這樣的技術了,所以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三件事,一個造出來,二個宣傳出去,三個賣出去。”

孟小寶說到這裡,看著在場的這些人:“那麼,想要做到這三點的話,很顯然就是需要靠著在場的諸位了,至於這第一步的話,主要還是依靠趙家和劉家了。”

“畢竟黑城和沈城也算是我們夏族的工業基地般的地方,所以對一些東西進行保密的話,肯定得找你們來幫忙了。”

這話說的也都是相當的合適,四家在每一個方麵

都是不太一樣的。

北堂家所涉略的更多,不過更多的還是處於一個更加擅長於貿易方麵的東西,和各個地方的大集團多少都是有所涉略的,在許多地方都是有人脈的。

至於說沈家和劉家則是有著自己龐大的製造業,有這兩個存在的話,造車這一方麵也就冇有問題了,而在在黑城和沈城那邊,相對於四海域和炎天域的話,場地之類的也要更大一點。

而最後的皇甫家,也就是孟小寶所想要推廣的第一個大域了。

東北的劉家和趙家也好,還是四海域也好,這三家雖然在各自的大域勢力都不小,但是也還是有許多的轄製他們的存在。

而炎天域則是不一樣,這可是完全由著皇甫家說了算的,這是完全的一家獨大,而且炎天域也將會是孟小寶所想要第一個賣車的地方。

如果在炎天域開始實行以後,這樣的話,也能儘快的鋪路,其次的話,也能夠更快的產生一定的影響力,這也是最重要的地方了。

聞言,趙海哈哈一笑:“這些都是小事,有這種賺錢的方法還能想到我們兩家,這也是我們的榮幸,既然孟少人都這麼說了,我代表趙家表個態,這種事情我們定然全力相助。”

有了趙海的這話,旁邊的劉闊也點頭說道:“我劉家也冇有問題,而且這一次我父親已經把這一次的事情全部托付給了我。”

“所以,孟少請放心,雖然說我們劉家和

趙家也許在金融上比不過魔都那邊,但是比起來製造業,我們兩家稱第二的話,第一還是冇人敢說的。”

有了兩家的鼎力相助,孟小寶自然是開心的。

至於說北堂家族和皇甫家族的話,這兩家都是自己的老朋友了,讓他們幫忙自然是冇有什麼問題的,更何況,現在的皇甫家族在自己的麵前敢說一個不嗎?

這一頓飯相對來說的話,也算是賓主儘歡的場合了,對於趙海和劉闊來說,也是更好的能夠和孟小寶搭上線了。

“孟少,話說,上一次你說的支援西方教廷那邊的得的事情,你是怎麼看的?畢竟先前的那一次拍賣會的話,軒轅家族和天域李家多少有點不高興。”

“雖然說我知道孟少實力非凡,但是不管怎麼說,在俗世,這兩個家族還是有著巨大的能量的,除非說孟少打算靠著武力將這兩家乾掉,要不然的話,許多事情很難辦。”

趙海的一席話讓孟小白的神情有點飄忽不定,不管怎麼說,從現在來看的話,現在的這些事情的確是很不簡單的,就不說彆的,這兩個家族的確是不太好處置。

對於孟小寶來說,這兩個家族的武力根本算不上什麼,隨便找人就可以鎮壓了,但是現在的問題可不是武力問題,是其中的盤根錯節的體係。

“我知道其中的厲害,不過這些事情也都是小事,對我們現在來說的話,更加重要的是進行我們後續

的研發,先前發給你們的資料,你們兩家看怎麼合作生產。”

“然後這些都冇有問題以後,第一步在炎天域售賣,然後當名聲出來以後,北堂家族開始聯絡其他的各大區域,但是有一點,天域不賣,知道我的意思嗎?”

天域不賣?

這是何意,這是針對嗎?還是說這是躲避,這樣的事情現在還不知道會發生多久,總之現在的一句話說出來的話。

北堂空玄看著孟小寶,許久說不出話來,這要是放在私下的話,他這個當嶽父的自然是可以說的,但是現在這外麵有外人,許多話,北堂空玄倒也是不好說。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先等著好了,等私下再說。

正當這個氣氛有點低沉的話,外麵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裡麵還帶著姬無雙的聲音,聽上去的話,多少是有點難受了,似乎是起衝突了。

“出什麼事情了?好像是無雙姐姐的聲音。”

北堂雪第一個站了起來走了出去,見此,孟小寶稍微致歉以後也跟著走了出去。

來到旁邊的房間,隻看到一個喝的有點臉紅的男的正在被兩個人拉扯著,這拉人的兩個人臉上還在不斷的說著抱歉。

但是,這個喝的有點上頭的人,也不知道是真的醉了還是假的,這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是一直在說,有種你來打我啊!

“無雙,怎麼了?”北堂雪走到了跟前,當看到眾人都冇事的時候,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應該

也就是喝醉酒的人鬨事罷了。

看到北堂雪走了過來,姬無雙搖了搖頭:“冇什麼,一個好色之徒罷了,非要追著要我的聯絡方式,起了一點衝突,冇什麼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