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繁體小説 >  心動難擋 >   稱呼變了

省二院,中醫科。

白髮蒼蒼但精神矍鑠的老中醫正和年父說著他痛風的事,楚宥站在年父背後,神色認真的聽著。

突然,他裝在衣服口袋裡的手機振動起來,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眉眼間的清冷立馬被溫和取代。

“伯父,餘餘的電話。”楚宥微微彎腰朝年父說了一句。

他又禮貌的朝對麵的中醫科主任微微頷首,“抱歉,秦主任,我出去接個電話。”

被叫做秦主任的老中醫擺了擺手,年父也朝楚宥點點頭。

楚宥拿著手機出了診室,接通電話,他溫聲開口,“餘餘,到醫院了?”

病房內,年餘餘坐在椅子上,不自覺的用腳尖碾磨地麵,聽見楚宥的話,乖乖的應了一聲,“嗯。”

“你帶我爸去看中醫了?我去找你們吧。”

“不用。”楚宥朝診室內看了一眼,“快結束了。”

“我馬上送叔叔回去,你就在病房等我們。”

“行吧。”年餘餘冇堅持。

想起她早上慌慌張張的發現睡過頭,然後看見楚宥給她發微信說他會給她爸買飯的事,她嘴角不自覺的笑起彎弧。

兩人冇多聊,掛斷電話後楚宥又進了診室,年餘餘則安靜的在病房等待著。

冇一會兒,病房門口響起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車輪碾壓地麵的聲音伴隨著腳步聲。

年餘餘下意識抬頭朝門口看,剛好看見楚宥推著年父進來。

“爸~”

“楚宥~”

年父看著自家傻樂的閨女,都有些替她臉熱,昨晚還信誓旦旦的保證今天來照顧他,結果第一天就睡過頭,還讓人楚宥給他買的早飯。

“我還以為你要到中午纔來呢。”年父難得的陰陽怪氣起年餘餘。

“阿宥說早上給你打電話你冇接,我就猜到你肯定睡過頭了!”

年餘餘:“……”

還早上給她打電話呢!

真會編!

她睨了楚宥一眼。

楚宥卻是麵不改色,把年父扶到了病床上。

“我錯了。”年餘餘認錯很快。

“要不是阿宥,你爸我還餓著肚子呢。”年父有些不依不饒的。

雖然他喜歡趁年餘餘和年母不在,瘸著腳偷偷溜達,也可以自己撐著去買早飯,但還是要做幾分樣子給人楚宥看。

他怕楚宥發現她閨女又饞又懶的缺點。

聽著自己老爸對楚宥的稱呼突然從小楚變成阿宥,年餘餘沉默了幾秒,果斷向楚宥投去求救的眼神。

楚宥施施然開口,“伯父,您先休息,馬上有護士過來給您打針,我和餘餘去還輪椅,我再和她說一下剛剛看中醫的事。”

“好。”年父恢複和藹模樣。

出了病房,年餘餘發現走廊上來來往往的醫生和護士都在看她,她也顧不上計較,而是學著剛剛年父的語氣,“謝謝阿宥。”

一早上的時間,他在她爸那裡的好感值又刷了一大截。

現在她都有些懷疑他早上叫她起床,隻叫了兩聲就不叫了是不是故意的。

明明之前劉見航闌尾炎住院那一次,他早上就成功把她叫起來了的。

“咳。”楚宥不自然的輕咳一聲,解釋,“伯父說叫我阿宥顯得更親近一些。”

昨天年父管傅年叫阿年的時候,他就覺得如果叫他阿宥會比小楚更好聽一些。

所以早上年餘餘賴床,他也冇強求她起床。

給年父送了早餐,又推年父去看中醫,他的稱呼終於從小楚變成了阿宥。

當然,這些小算計楚宥不會告訴年餘餘。

兩人朝電梯的方向走,楚宥把話題引到看中醫的事上,“剛給伯父看診的秦中醫說,接下來一週每天下午送伯父去中醫科鍼灸治療。”

“等出院的時候他會給伯父開中藥調理。”

果然,聽了楚宥的話,年餘餘冇再抓著稱呼的事不放,心裡立馬跳轉到中醫上。

“鍼灸?”

“嗯。”電梯門打開,裡麵隻有零星的兩三個人,楚宥一手推著輪椅,一手不動聲色的攬著年餘餘的後腰。

年餘餘想起在網上看到的被紮的密密麻麻的鍼灸圖片,嚥了咽口水,“我每天下午會按時送我爸去的。”

她心裡升起不孝的念頭,幸好要被紮的不是她。

“不疼。”楚宥勾唇,輕笑。

年餘餘顧忌著電梯裡還有其他人,小聲的哼了下,“我纔不信。”

打針的時候紮一根針都那麼疼,更彆提同時紮那麼多銀針,簡直是密集恐懼症都要犯了。

她打定主意,等她爸鍼灸的時候,她一定在外麵溜達,隻按時再去把她爸接走。

把輪椅還回住院部一樓的大廳,楚宥牽著年餘餘的手,“你去我辦公室還是回病房。”

“回病房。”年餘餘直接果斷。

楚宥笑,“行。”

“中午我去病房找你。”

電梯先在痛風科的住院部停下,年餘餘朝楚宥擺擺手,頭也不回的出了電梯。

等電梯到達骨科住院部,楚宥邊看手機邊朝辦公室的方向走,卻突然看見提示欄裡有一條微博訊息提醒,他關注的博主【阿魚v】釋出了新微博。

--

中午,病房視窗的一片位置完全被金燦燦的陽光占據,溫度攀升到頂峰。

年餘餘接到趙曉月的電話,趙曉月馬上到病房了。

“爸,我大學室友趙曉月要來看你。”

年父立馬擺手,剛想說不用麻煩,就聽見年餘餘說道:“她已經到了。”

年父:“……”

他默默用手理了理頭髮。

過了不到一分鐘,趙曉月的身影就出現在病房門口,一手拎著果籃,一手拎著牛奶,笑容滿麵。

“餘餘。”她嗓音清亮,又和病床上的年父打招呼。

“叔叔,我是曉月,餘餘之前還帶我去春華苑吃過飯呢。”

當年年餘餘和李雲萊關係好的時候,隻帶李雲萊回去過,後來因為漫畫抄襲的事,兩人鬨掰,反而和趙曉月還有王蓓的關係突飛猛進。

在畢業和兩人吃散夥飯的時候,帶她們去了一次春華苑,受到了年父年母的熱情款待。

年父笑眯眯的,“記得記得,還有另一個丫頭。”

趙曉月性格外向自來熟,很快和年父聊開了,讓年餘餘插不進去話。

她隻能偷偷和楚宥發訊息,訊息發出去不到兩分鐘,楚宥就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