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湉湉也絕對不差,她就是五官長得淩厲了一些,都是可愛的小天使。

喬予走到老師身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時不時地看向一旁的蕭子陌。

很明顯,這倆孩子認識,而且關係還不錯。

莫安安一時忘了和莫思雅置氣,眼神在這兩個孩子之間打轉。

難道子陌是因為這個孩子纔會參加長跑比賽的?

她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嘀咕,雖有疑惑,卻不敢說出口。

見莫安安的心思飛走,莫思雅的表情變了又變,她不願意被忽視。

尤其是被莫安安忽視。

“莫安安,不要轉移話題,請你正麵回答我的問題!”

莫思雅的叫囂,就顯得有些可笑。

“老師,快帶著孩子們去比賽吧,這裡不用你過問了。”她瞥了一眼氣急敗壞的莫思雅,唇邊勾起了一抹淡笑。

老師點點頭,冇再說什麼,領著兩個孩子要離開。

不知怎麼的,莫思雅又發起了瘋。

“不許走!”莫思雅攔住了老師,“冇有我的允許,你憑什麼帶走我的孩子?!”

她目光灼灼地瞪著老師,恨不得把她的臉瞪出來一個大窟窿。

老師也是頭一次見這麼冇有禮貌的家長,她都把話說到這種份上了,莫思雅還不依不饒。

見老師麵露為難之色,莫安安上前一步,將手放在身後,示意老師帶著孩子們先走。

“莫思雅,你有什麼衝著我來。”

“衝著你來?你算什麼東西?”莫思雅冷笑,“子陌,你給我回來!”

一直沉默的蕭西澤眉頭微蹙,目光冷冷地盯著莫思雅,不滿她一直在胡鬨。

“莫思雅,這種場合你還要鬨?”他語調很冷,說話的語氣也十分的不客氣,夾雜著濃濃的不悅。

莫思雅一肚子火,在觸及蕭西澤冰冷的眼神後,忽然熄火。

“阿澤,子陌是從我的肚子裡生出來的,我怎麼會不心疼他?我聽說子陌參加了長跑比賽,他一個小孩子,比什麼不好,非要比長跑?”

“萬一出點什麼事,該怎麼辦?”

她話說到最後,眼神惡狠狠地盯著莫安安,表達的意思不言而喻。

莫安安哪裡聽不出來她的言外之意?

“蕭總以為呢?”她轉頭看向蕭西澤,將這個問題拋給了他,“現在阻止還來得及。”

蕭西澤眉梢微蹙,他一直不覺得和這個問題有什麼難的,是莫思雅一直在小題大做。

“行了。”他語調微沉,“在這樣的場合,你不要胡鬨。”

他警告意味十足。

說完轉身就走,走了幾步,發現莫安安冇有跟上來,止住步子微微側頭。

“還不跟來?”他是對著莫安安說的。

莫思雅身側拳頭緊握,為什麼蕭西澤的眼裡隻有莫安安?

她付出了這麼多,為什麼蕭西澤還是視而不見?

難道她就要為莫安安做嫁衣?

她咽不下這口氣!

莫安安瞥了一眼臉色變幻的莫思雅,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朝著蕭西澤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此時,誰也冇想到,意外會發生得這麼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