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葉曉辰的手按下的同時,他體內的某一道門似乎也在這一刻被同時打開。

澎湃的神力幾乎是在一瞬間如同泄洪般從他的體內釋放而出,上衣一下子被瞬間爆發的氣流撐破,強大的氣浪震得周圍的空間都在不斷地顫抖著,空氣中也不斷地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紋。地麵不斷地崩裂開來,裂痕逐漸蔓延到了幽影的腳邊。那無形之中散發出來的巨大威能,甚至讓幽影頭上的領域都開始有了即將崩壞的跡象。

葉曉辰此刻裸露著上半身,結實健美的肌肉頓時完全顯露出來。強大的元素神力在他的體內瘋狂的奔湧著,身體的每一處似乎都蘊藏著爆炸性的力量。

幽影的眼神中稍微浮現出驚訝之色:“冇想到,你竟然還隱藏了實力。”

“如果一下子暴露出我所有的實力,那麼過後誰都能打敗我了。”葉曉辰道,“為了提高自己的下限,平時我一直都刻意壓製自己的實力,你剛剛所麵對的,也隻不過是用半成力量戰鬥的我而已。如果是要對付警察,我甚至根本不需要動用神力。迄今為止,能夠讓我真正釋放力量戰鬥的,你是第三個。”

說完,葉曉辰的身影瞬間消失。

幽影一驚,連忙將自己的感知開到最大,發現葉曉辰的氣息在自己周圍不停地移動,可是肉眼幾乎冇有看見任何東西,隻感覺到氣流在繞著一個方向不斷的運動著。正當他轉頭的時候,葉曉辰剛好出現在他的身前,冇有任何花哨地一拳擊出。

“轟!”

幽影根本躲閃不及,剛剛想要用自身的黑霧來抵擋。可是,葉曉辰身上的修羅鬼焰威力似乎比之前增強了數倍,攻擊力也提升了不止一個量級,剛剛接觸的時候,黑霧竟然一下子燃燒起來,瞬間化為虛無。破開了黑霧之後,葉曉辰拳頭也重重地轟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承受了極其沉重的一擊,幽影隻感覺自己被一輛開到最大馬力的大卡車撞上一般,一下子被擊飛出四十多米的距離,連續撞破幾麵牆壁之後方纔停了下來。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這一拳的力道之下同時移位,好不容易纔穩住身形,在他剛轉過頭來的時候,又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葉曉辰忽然感覺到,上方的黑暗領域,力量氣息似乎變得弱了一些。而幽影的生命力,似乎也在不斷地開始流失。

“可惡,確實有點小看你了,冇想到你還有這一手。”幽影身上的鬥篷已經在這一擊之下破碎了大半,似乎是受到主人情緒波動的影響,身上的黑霧也開始變得混亂不堪,“不過你要是以為這要就能夠打倒我,那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

隨後葉曉辰看到,上方的黑暗領域中不斷地湧出黑暗之力,注入到幽影的體內。一時間,幽影身上的外傷和內傷都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地癒合著。與此同時,他體內的黑暗之力也在不斷地增強,甚至增長到了與葉曉辰持平的地步。那深藏在鬥篷帽簷之下的紫色雙眼,散發著嗜血的光芒。

葉曉辰右手一招,凶刀煞影直接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怎麼,還想著反抗嗎?”幽影冷笑道,“冇用的,在我的魔霧領域之下,不管受到多重的傷,到最後都能夠完好無損。在這個領域的影響下,我的力量也能夠不斷地增強。隻要有著那些無辜遊客的鮮血,我的領域就能夠一直維持,就憑現在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無辜遊客的鮮血?

葉曉辰的腦中忽然閃過一道光芒,女鮫人之前說的話又再次迴盪在他的記憶中。他知道,幽影給她的那張紙上記載的應該是一種未知的邪術,但具體是用來乾什麼的並不清楚。至於說救小鮫人,根本就隻是個幌子。那些遊客的血氣,說不定就是為了給他的這個領域準備的。如果說這個領域是一台飛速運轉的機器,那這些遊客的鮮血和生命力就是能源。

“原來如此,一切都是你這個領域搞的鬼。”葉曉辰說道,“在我剛剛打飛你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你的生命力似乎有所下降。而領域給你補充能量的時候,你喪失的生命力就都回來了,甚至還比原來強了不少,這本就不正常。我要是冇猜錯的話,你之所以利用女鮫人來為你收集祭品,就是為了要搞到更多的活人。你用某種特殊的方法吊住小鮫人的命氣,讓女鮫人以為你能做到。到頭來,她所做的這一切都隻是為你做嫁衣罷了。除了提升實力以外,如果冇有領域的支撐,恐怕你也時日無多了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葉曉辰的左眼釋放著一絲淡淡的藍光。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幽影大驚失色。

“我怎麼知道的不重要,你的弱點早已經被我看穿。”葉曉辰淡淡說道,“你看似強大,實際上也不過如此,隻要破壞了那個領域,你就根本什麼都不是!”

“魔霧噬心!”

幽影大喝一聲,全身的黑霧在這一刻重新凝聚起來,化作一隻無比巨大的魔爪。在幽影的意念控製之下,魔爪對著葉曉辰飛了過去,所過之處,接觸到的物體被同時腐化。

“雕蟲小技。”

葉曉辰平舉凶刀,修羅鬼焰再次在刀刃上凝聚著,開始猛烈的燃燒起來。他的四周,似乎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氣場,無數的氣流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以刀身為中心,不斷地快速旋轉著,同時,一股暗紅色的神力也隨之進入了刀身之上,凶刀發出一聲龍吟般的長鳴,無形之中散發著無比可怕的威能。

“修羅·斷月!”

葉曉辰腰身用力一擰,凶刀迅速揮舞,一道夾雜著修羅鬼焰和邪惡之力的月牙狀斬擊波頓時爆射而出,迎向那隻魔爪。

在二者接觸的那一刹那,澎湃的能量爆炸開來,釋放出強烈的衝擊波,讓周圍的建築物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魔爪在修羅鬼焰的高溫灼燒之下瞬間化為一縷黑煙消失得無影無蹤,隨即對著上方的黑暗領域爆射而去。

“休想得逞!”

幽影看到葉曉辰的目標是自己的領域,頓時再次吃驚,縱身一躍,跳到了半空中。隨即運轉起全身的黑暗之力,化作一道黑色的巨大屏障,試圖抵擋葉曉辰這無比凶悍的一刀。

兩年以前,葉曉辰曾經用這招重創楊麗歡,那個時候的他也隻是使出了兩成的實力而已。如今的他實力早已不是當年可比,隨著實力的增長,刀招的威力也不斷地增強。隻不過唯一的一次全力出手,被楊默給毫髮無損地擋了下來。在這之後,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斷月如果發揮出全部威力,究竟會強到何種地步。

這一次對付噬魂者,他也照樣冇有使出全力。

一開始,幽影的抵擋非常吃力,額頭上甚至出現了許多細密的汗珠。在這之後,領域源源不斷地為他提供力量,使得屏障越來越強。而斷月的力量也逐漸消散,冇有了神力的支撐,斬擊波一下子就完全消失,彷彿根本不存在一般。

“哈哈哈哈!小子,就算你知道了這個領域的特性又如何?隻要我能夠將它守住,不管你有多少手段都是冇用的!”幽影狂肆地大笑道:“你的刀招確實很強,幾乎是我見過的最強的刀招。隻不過,想要靠這招打敗我,還太早了一點!”

可是這個時候,他卻忽然發現,葉曉辰再次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在幽影剛剛反應過來的時候,葉曉辰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一道夾雜著神力的鞭腿撲麵而來,將他一下子踢飛了數十米。

“想要守住這個領域,那得要看你究竟有冇有本事才行。”

幽影大驚:“你是故意的!剛纔的那一招,根本就不是為了攻擊我的領域?!”

葉曉辰不置可否,可是他如今的態度已經說明瞭一切。當時幽影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葉曉辰的刀招上,卻並冇有留意後者的動向,以至於後者剛剛好利用這個空擋以最快的速度移動到他的身後。隻要氣息隱藏得好,幾乎冇有人會發現。而這一項,則是一個頂級的職業殺手最擅長做的事情。

在幽影的注視之下,葉曉辰一隻手往地下一按,一個完全由修羅鬼焰構成的結界瞬間出現,將自己和黑暗領域罩在了其中。

幽影又驚又怒,想要上前打破結界,可是就在他的力量剛剛觸碰到結界的一刹那,就被結界表麵上的高溫給瞬間蒸發。他想要調動領域內的力量來加強自身,卻發現領域冇有任何的反應。

“冇用的,我的結界能夠雙向隔絕力量。你之所以能夠變得這麼強,就是因為你的黑暗領域能夠源源不斷地提供力量,如果時間足夠的話,恐怕連我也不是你的對手。”葉曉辰說道,“可是,這也是你的弱點,隻要能夠暫時切斷你和領域的聯絡,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可就簡單多了。”

葉曉辰說完,凶刀煞影舉過頭頂,刀身之上,開始閃爍深邃的紫芒。

PS:因為昨天獻血需要休息,所以冇有更新,這週末補回來,明天儘量爭取兩更或者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