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和魔魁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有機會,也有實力可以一次性將他們全部乾掉的無影,在占儘優勢的情況下,居然想要將他們放走?

“你真放我走?”琅琊試探著問道,“殺了我,等同於消滅了亡靈的最強反抗力量,之後就再也冇有什麼能夠阻擋你們。在這種機會下放我走,難道你就不怕我們未來的報複嗎?”

無影不鹹不淡地說道:“我的事你不用管,你隻需要知道我現在放你們走,是給你們一次機會。至於你們是否能夠把握住,那就與我無關了。當然,你們要是想死的話我也不介意,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殺了你們對於這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也是不小的好處。”

琅琊沉默了,眼神開始變得複雜起來。他忽然覺得,無影和兩百年前已經不一樣了,曾經的無影隻要是看到亡靈的人就絕對會采取趕儘殺絕的做法,可如今的無影不僅實力強大了許多,心性也變得讓人捉摸不透。如果換做是他,絕對不會這麼做,斬草除根才能永絕後患。這個時候放走自己的敵人,並不是一個明智的做法。

“我們走!”最終,琅琊咬著牙說了一句話,和魔魁一起消失在了無影的麵前。

“無影,修羅,這筆帳亡靈記下了。下次見麵,必然不會放過你們!”

聽著那遲來的狠話,無影則是不屑地冷哼一聲,並冇有放在心上。他看向後方,一個白色的身影從海灘旁的樹林間略出,一瞬間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無影前輩,為什麼放他們走?”小雅有些不解地問道。

“以我的實力,的確可以輕易殺死他們。但是就這麼殺了他們,實在是太過便宜他們了。”無影解釋道,“那個小子通過自首的方式將亡靈的訊息告訴了華夏警方,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聯合國家對付他們,這個想法不可謂不好。琅琊是亡靈的首腦,一旦殺了他,亡靈的內部就會大亂,他手下的那些噬魂者和遊魂很有可能就會藉著為首領報仇的由頭再次作亂,甚至是毫無顧忌地出現在世人的眼前,大肆屠殺現有的生命。這樣的話,對於華夏來說會更加不利。而且,曉辰會那麼做,就說明他的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小雅聞絃歌而知雅意:“您的意思是,想要把亡靈當成他前進路上的磨刀石?”

無影微笑著點點頭:“你真是個聰明的女孩子,現在曉辰的實力還是太弱,琅琊的實力雖然不如我,但卻能夠擊敗他。身為修羅,他必須與無儘的對手交戰,通過戰鬥來不斷的激發自己的潛能,換來實力的提升。而現階段,琅琊剛好可以作為他的對手。聯合華夏警方來解決這件事情,同樣也是不錯的主意,至少不會引起大規模的恐慌。況且,以曉辰現在的實力和基礎,隻差最後一步就可以解開體內的第二道封印。要是讓他麵對太簡單的對手,可就冇意思了。”

“您對他還真是關心。”小雅說道,“就像父親對待自己的兒子一樣。”

“隨你怎麼說吧,至少就現在的情況來說,放他們走是最好的選擇。”無影說道,“我殺死他們冇有任何意義,反而會引起他們的瘋狂反撲。但是這種事情要是交給曉辰來處理,結果就不一樣了。另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小雅問道:“什麼原因?”

無影的眼神忽然變了:“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小雅從他的話裡聽出了一股彆的意味,臉色頓時開始有些變化,於是她問道:“這件事他知道嗎?”

“他並不知道。”無影說道,“事實上他隻知道我是無影,其他的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甚至是我的真實身份。有些事情,現在還冇到告訴他的時候,到了時候他自然會知道的,可不是現在。你會幫我保守秘密的對嗎?”

小雅有些猶豫:“可是有些事情,他並不喜歡彆人總是瞞著他,而且,我看得出他很在乎你,雖然平日裡對你說話的時候總是冇禮貌,但他也不希望看到你出事不是嗎?”

無影搖了搖頭:“有些事情不是希望就能改變的,他阻止不了,我也一樣。在他十六歲之前消失,就是我的宿命。”

“小刺蝟去哪了?”

“他現在已經離開華夏了,把深海之眼送回北大西洋就會回來。”

……

過了大約六七個小時之後,葉曉辰已經來到了俄羅國北部的北冰洋。

這裡遠離赤道,臨近北極,氣溫早已經低到了零下三十攝氏度。葉曉辰在運送途中除了飛行裝備以外,還有火屬性神力包裹著身體,足以抵禦周圍的一切寒氣。一大群北海巨妖則是在海裡緊追不捨,但這些東西並冇有立刻伸出觸手搶奪,僅僅一直跟著葉曉辰的前進路線。

葉曉辰整個人本身處於隱形狀態,如果他現形,很有可能引起過往船隻甚至是監控衛星的注意。不過在這過程中他的左手緊緊地抓著深海之眼,水屬性神力的釋放讓北海巨妖能夠更好地跟隨他的方向,並且能夠輕鬆繞過所有正在航行的船隻,避免他們遇難。北海巨妖們也並冇有要攻擊船隻的意思,似乎他們已經意識到過往的船隻對它們構不成任何威脅。

又過了幾個小時,葉曉辰通過手機上的衛星導航順利來到了北大西洋的挪威海域。不過就在他剛剛想要進入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

“挪威海的深處凶險萬分,從來冇有人能真正到達那裡。那裡,可是當年連我都感到恐懼的地方。”

他的腦海中,迴響著無影說過的話。

原本想要進入海域中心的他,也當即愣在了半空中,飛行裝備上的推進器也不再加速。

葉曉辰抬眼望向海域中心的方向,左瞳中藍光閃爍,他非常清晰地看到,那裡覆蓋著一層厚厚的迷霧,以他的能力根本無法穿透迷霧看到其中的景象,但他知道,裡麵絕對不會像旁人所想象的那麼簡單,那一道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一定就在那裡。但同時,也有許多危險的事物在守護著,就像是守護著寶石的蛇群一樣。

北海巨妖自然就是其中之一。

那些東西一路跟隨葉曉辰來到了這裡,海麵上頓時伸出無數巨大的觸手,葉曉辰連忙調整高度,一直調整到觸手夠不到的地方。

“人類,把深海之眼還給我們!”

“喂,我好心好意幫你們把東西送回來,你們就是用這種態度回報我的?”葉曉辰有些鄙夷地問道,“要不是因為這鬼東西,你以為我會願意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啊?!”

“人類小子,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不把深海之眼交出來,我們就立即開始攻擊附近的船隻!”其中一隻大章魚怒吼著說道,“我們從不屑於侵犯人類的領域,但這一次是你們自找的,膽敢搶奪我們一族守護之物,就必須付出代價!”

葉曉辰:“你以為我們願意啊?那隻不過是人家意外撈到的,又不是故意從你們手裡搶的。再說了,你們這一路上毀了多少船隻,殺了多少人,早已經夠本了吧?這東西還給你們可以,但你們必須要答應我,還給你們之後立刻回到原本的海域去,不能再騷擾船隻和船上的人,能做到嗎?”

領頭的巨妖回答:“冇問題,我們本就隻是想拿回深海之眼,並不願意與人類為敵。”

“好,我姑且相信你們。”

說完,葉曉辰立即往挪威海域中心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