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真是太客氣,這樣我真感覺到不好意思了,要不了這麼多,”滿倉伸手又想從信封裡把錢掏出來,說:“再給你留下些。”

“辦事就需要錢,錢是膽量,”小孬急忙按住滿倉的手,說:“你這事情還要我辦嘛?需要我辦就給我裝進去。”

晚上,在旅館裡,紅斌、順溜、滿倉和亮亮,他們坐在那裡靜靜的等待著祥娃,已經很晚了祥娃一直冇有回來,滿倉看一下牆上的鐘,已經十點多了。

“我出去看看,祥娃到現在還冇回來?”滿倉說著站起身,又說:“不會有啥事吧?”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順溜說:“到現在了還不回來?走遠了?”

“你們都在這裡待著,我會這裡的口音,”滿倉說著走了出去。

滿倉出了旅館大口一直沿街往北走去,到了街口的十字路口,看到一群人都圍在一起,他也急忙走上,一看大吃一驚,祥娃已經倒在血泊之中。

滿倉急忙蹲下身子,看到祥娃的右下腿已經壓斷,他急忙脫下上衣,咬著牙,使儘力氣,把衣服撕成幾條,簡單的擰成一根繩子,把祥娃的大腿很很的勒緊,就急忙招呼著問車。

“啊——滿倉你來了,”祥娃痛苦的咬著牙,紮著雙手,看一眼右腿,接著說:“這條腿怕是被壓斷了。”

“冇事,現在就去醫院,頂住,”滿倉說這話,眼睛期盼的朝圍觀的人群裡尋著,說:“頂住,孩子有訊息了。”

“誰有車,我給錢,趕緊把他拉到醫院去,”他一手扶著祥娃,一手掏出口袋裡的錢,用嘴撕開信封,露出厚厚的一遝鈔票,喊:“誰有車?我付雙倍的車費。”

祥娃的臉上露出一絲痛苦的笑意,接著暈了過去。

“我有車,”一位四十多歲的人站出來,說:“就怕到醫院油不夠。”

“快、快去開過來,”滿倉焦急的催促,說:“加油、加油,有錢還怕加不來油。”

旁邊站著圍觀的人,三言兩語的議論著:

“剛纔過去了一輛車,賊快,這個人也呆板,不知道想啥,也不躲開。”

“車已經跑的無蹤影了。”

“他是由東往南拐,那個車是由西往北拐,那輛車在拐彎時根本冇減速。”

車開了過來圍觀的有兩個人也幫忙把祥娃抬上車,在經過旅館時,滿倉把頭探出車窗朝旅館大聲喊:

“紅斌出來,紅斌出來。”

紅斌上了車,他們一起向醫院方向奔去。

“這是剛好在附近被髮現了,要是在遠處出現這種情況咋辦?”滿倉看著紅斌不無遺憾的說:“真是禍不單行,你在醫院好好照顧他,我去找人去。”

“我咋感覺今下午右眼不停地跳動,想著就會出啥事,”紅斌又擔心的問:“咋樣?祥娃不會有啥問題吧?”

“應該不會,我已經把他的腿綁上了,現在不流血了,”滿倉說著無奈的低下頭看看祥娃,又抬起頭對紅斌說:“我這裡有錢,應該有一萬塊錢,我給你留下五千,先入上院,我在醫院不能逗留太久,還有汝汝的事,一刻鐘也不能耽擱。”

在醫院滿倉幫忙把祥娃推入手術室以後,坐在走廊上的凳子上,擦一把汗扭過頭,把錢交給了紅斌。

“你先把入院手續辦好,彆的事你就不要惦記了,”滿倉拍拍紅斌的膝蓋細心的吩咐,說:“好好照顧祥娃,買好吃的,大肉、雞肉營養高,骨骼癒合的快,記住不要怕花錢。我這就得馬上過去,再安排下一步,咱這次冇白來。”

滿倉說罷,焦急的走了出來,他在本地問了一輛車,連夜又趕到虎姐那裡,他把事情詳細的給虎姐說了一遍。

然後,他們去找了小孬,小孬又帶來五個朋友,一起驅車向黑牛公社奔去,虎姐執意要去被滿倉給勸說了回去。

“今晚要看眼色行事,都必須聽我的,誰也不能衝動,動粗,”小孬握著方向盤,眼看著前方,邊開車,邊商量著營救汝汝的行動方案,接著說:“據我打聽這也是一窩亡命之徒,今晚咱就先禮後兵,先給他們說明來意,我這裡給他準備了兩萬塊錢,他們識相的話,把人給我交出來便罷,如果一意孤行,一分錢也冇有,還要端掉他們的老巢,記住冇兄弟們?”

“記住了,”幾個異口同聲的回答,看著局勢就讓人不寒而栗。

滿倉看這局勢,心裡不由得犯起嘀咕,這樣會不會把事情鬨大了?

“感謝兄弟們的鼎力相助,”滿倉環視一下車廂裡,又把頭伸向小孬說:“小孬,這樣是不是太魯莽了,要是鬨出人命,哥哥咋想伯母伯父們交差啊?”

“哈哈哈哈哈——”他們幾個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其中有一個說:“大哥真是退出江湖太久了啊,這再平常不過了,他們是在違法,拐賣人口冇即便是打死,頂多坐十幾年牢。”

“那大哥的意思?”小孬把頭往後歪了一下,又專心的開著車,問:“有啥高招?”

“先禮不錯,這後兵。”滿倉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我看不如把他人給扭送派出所。”

“可以,儘量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小孬接過話題說:“也可以為民除害。”

在村口,他們躡手躡腳的下了車,向村子裡走去,這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五十三分。

“是孬哥嗎?”在村口一個人正在等著,看他們來悄悄地走過來,問:“孬哥。”

“在這裡。”小孬低聲的從後邊走過來,又回頭給兄弟們說:“一朋友,就是這裡的,走,前邊帶路。”

他們拐了三個彎又出了村子,隱約看到一個獨院子。

“就是這裡,”當地那個人指著說:“今天我估計這裡麵有三個人,就一個叫彪子的難對付一點,其他兩個是小嘍囉。”

“開始翻牆過去。”小孬說著打著手勢說:“快上。”

“等會,看——”滿倉指了一下,拉著小孬他們往後退,定睛望去,在東牆下,一群人很熟練的搭著人梯,飛快的翻牆而過,然後,大門很快的被打開了。

“上——”小孬一聲令下,他們也箭步衝了上去。

“乾啥?”有人厲聲的問道:“誰?”

“救人——”小孬陰陽怪氣的說。

“先靠一邊去蹲下,還輪不到你們救人。”小孬他們也就乖乖的蹲在那裡,不敢動彈了。

“舉起手來——,不許動——,警察——,”隨著一聲大喊,房屋門被一腳踹開,他們彎著腰,手裡握著手槍,勇猛的衝了進去,分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那三個人,按在地上,分彆把槍裝在腰間,反扭住他們的胳膊,從腰裡拿出手銬,非常利索的完成了幾個動作,他們兩個警察抓著一個犯罪嫌疑人。

“人呢?快說?”他們大聲喊著:“老實交代?”

“在、在、在那裡——”其中一個嫌疑人低著頭,指著一間用鋼筋焊接成窗戶的房間,補充說:“就、就、就在裡麵。”

“打開——鑰匙——”警察大聲的吆喝著:“快點——。”

“彪、彪、彪子。”

他們打開門,裡麵黑洞洞的,警察用手電筒往裡麵照著,滿倉急忙跑上去扒著門口往裡麵瞅,裡麵有兩個男孩一個女孩,分彆被繩索捆住,用毛巾塞著嘴,看到警察他們用鼻音在嚶嚶的打著招呼,他們急忙解開繩子。

“昂昂昂——”孩子們終於被救了出來,激動地都大聲哭了起來。

“汝汝、劉汝汝你在裡麵嗎?”滿倉忍不住喊道:“汝汝。”

“站一邊去,”警察嚴厲的訓斥,可是又緩和一下口氣,說:“你是不是中北省有個龍灣大隊的人?”

“是、是、是”滿倉急忙回答著,還點著頭,“是龍灣大隊,來找一個叫劉汝汝的小男孩。”

“進去認一下,看看有冇有?”

“咋回事?冇有啊?”小孬他們都詫異的,不肯相信的走過來,說:“不會吧?我打聽的一清二楚。”

“彪子,那個是彪子?你個狗日的,人呢?”小孬一個箭步衝上去,對準那個大胖子就是一腳,胖子咚聲倒在地上,小孬又起一腳,“說不說?你——”

“在集市上,南街還有兩個在市場討錢。”

“不用打了,今晚南街也早已布控了,”警察打著手電筒,低頭看了一下手腕說:“現在已經收網了,明天到公安局刑警隊領人。”

“收隊——”他們很快集合隊伍,扶著三個孩子,還分彆發了食品;押著嫌疑人上了警車,拉著警笛消失在夜色之中。

滿倉、小孬他們走在回去的路上。

“不行啊,大哥,咱今晚最好去公安局看清楚了。”小孬說:“冇見到人,我心裡有點不踏實。”

“我也是這樣考慮,弟兄們都辛苦到這個時候了,”滿倉不好意思的說:“要是趕到公安局天也快亮了。”

“大哥太外氣了,”他們隨和著說:“走吧,一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