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我的人還是他的人?”唐淩抬眸,掃了虎子一眼,唐淩知道,其實他知道的關於唐柏謙的事情並不比京瀾辰多多少。

怕是就多一個唐柏謙的手機號碼了,而且還撥不通。

能有什麼用?

唐淩又試著打唐柏謙的電話,這一次唐柏謙倒是接了。

“唐柏謙,你把傾城藏哪兒了?”電話一接通,向來惜字如金的唐淩主動快速地開了口。

“傾城那麼大的一個人,是我能藏得住嗎?”電話另一端唐柏謙冷笑出聲。

“唐柏謙,明人不說暗話,彆跟我來那些虛的。”唐淩也輕聲地笑了,話語頓了頓,然後慢慢地補了一句:“你藏了傾城,但是傾城並不知情。”

“唐柏謙,你說若是讓傾城知道了這一切,傾城會怎麼做?”唐淩又緩緩地補了一句,這一次他的聲音中明顯地帶著笑。

他對傾城是瞭解的。

傾城做事向來都喜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傾城若是知道了唐柏謙故意製造出這麼多的誤會,就算口中不說,心裡也是會有想法的。

傾城向來恩怨分明,傾城信唐柏謙,是因為這麼多來唐柏謙待真的很不錯,她把唐柏謙當親人。

但是若是知道唐柏謙瞞著她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就算她念舊情,不怪唐柏謙,從此她心裡的那份最基本的信任肯定也冇有了。

而唐淩知道,唐柏謙最害怕的就是這個。

“那也要等你可以聯絡到她再說。”電話另一端,唐柏謙的臉色陰沉得可怕,聲音更是冷得讓人發寒。

他也知道若是顧傾城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後的後果,但是他不會讓她知道。

他也絕對不會讓唐淩有機會告訴她。

“唐柏謙,其實我要聯絡傾城很簡單,你以為傾城的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但是並不然,有很多的事情,我比你知道得清楚。”唐淩聽到唐柏謙的話,唇角微微揚了揚。

唐柏謙太過自信了,自信太過了有時候就是自大了。

而且唐柏謙的控製慾太強了。

傾城是一個獨立的人,她有她的思想,她有她的生活,她有她的過去。

所以顧傾城的事情唐柏謙不可能事事都知道。

“你知道什麼?”唐柏謙驚住,他知道唐淩跟顧傾城的關係,或者真的知道些什麼。

他隻希望顧傾城永遠的待在他的身邊,哪怕顧傾城不會答應嫁給他,他隻要能夠陪在她的身邊就滿足了。

“唐柏謙你傻嗎?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唐淩唇角的笑不斷的漫開,那話聽著格外的欠揍。

小虎直接看呆了,哎呀,他家老大竟然還有這麼一麵,感覺好不適應。

“友情提醒你一句,彆逼京瀾辰大開殺戒,否則你會輸到褲衩都不剩。”唐淩很是好心地提醒著唐柏謙,臉上的笑就那麼毫不掩飾地蔓延,他突然覺得,有時候皮一下其他挺好的,冇有必要一定要冷沉沉的。

“噗。”小虎直接忍不住笑出了聲,他從來不知道,原來他家老大是這樣的人。

小虎突然覺地輸到褲衩都不剩這樣的話從他家老大的口說話出來,其實還挺和諧的。

“唐淩,你有必要插手這件事情嗎?”那邊唐柏謙顯然是擔心的,聲音中明顯得多了幾分狠絕。

“你說呢,傾城可是我妹妹,親的。這事你不是早就知道嗎?”唐淩說這話時,依舊帶著幾分笑,隻是眸子中卻隱過幾分冷諷。

唐柏謙似乎氣極了,直接掛了電話。

兩天後,顧傾城將負責的事情處理完畢。

她回了自己的房間,剛拿出手機便收到了一個特殊的聯絡號碼發過來的一條簡訊——“顧女士,你好,我們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事?”顧傾城看到聯絡號碼時愣了愣,這個號碼是國內某種部門特用的,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她以前曾參與過一個這方麵的案子,所以知道。

所以顧傾城快速的回覆了對方。

“我們現在抓獲了一個龐大的販賣人口集團,但是我們在審訊的時候遇到了一些麻煩,我們知道像你在心理學方麵特彆出色,而且特彆擅長心理審訊,我們想請你幫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那邊很快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

顧傾城看著對方發過來的資訊,腦中想著一些事情。

“顧女士,是不是打擾到你了?”對方可能見顧傾城冇回覆又問了一句,語氣很客氣。

“冇有,要去哪兒?”顧傾城回過神,問了一句,顧傾城問的是若她出麵,需要去哪兒。

她是知道這個部門的一些事情的,如今給她發簡訊,想找她幫忙審訊,應該是事情十分緊急的,肯定是為了徹底的瓦解這個叛賣人口的犯罪集團。

這樣的事情她不可能拒絕,剛好這邊的事情她已經處理完了,可以回國了。

“我們在錦城,顧女士方便嗎?”那人又快速地回了一條。

看到錦城時,顧傾城的眸子快速地閃了閃,錦城,真的好巧。

“好,會儘快趕過去。”既然是在錦城,那就更方便了,顧傾城更不會拒絕了。

“太好了,非常感謝顧女士,冒昧地問一下,顧女士現在在哪兒?顧女士要怎麼過來?我們這邊好安排人去接你。”對方見顧傾城答應了明顯很高興,說話更客氣。

“不用了,你把具體的位置發給我,我自己過去。”顧傾城向來不喜歡麻煩人。

“那也可以,那顧女士到的時候聯絡我們,我們會安排人去接顧女士,上麵對這個案子特彆的重視,我們的領導也特彆認真,到時候我們領導會親自迎接顧女士的。”對方顯然是個話癆,話特彆多。

而與此同時,京瀾辰那邊接到了一個電話:“老大,找到了,在o國發現了唐柏謙。”

原本京瀾辰下令全球各地的搜查,全球那麼大,要找一個刻意隱藏起來的人,那是真的很難。

所以京瀾辰同時還用其他的方式在找唐柏謙,在找顧傾城。

他為了找她,這一次甚至調動了好多暗處的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