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仁軒怎麼也冇有想到,李牧,纔是山夔和陳忠幕後的老闆,而恰恰,李牧又是個殺手,自己雇凶殺人,卻雇到了他們自己人。

麵對李牧的問題,溫仁軒沉默的低下了頭去。這不僅僅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這中間,牽扯著三家人的利益。

還有一個,素未謀麵的幕後老闆,溫仁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李牧的問題。要說自己和山夔、陳忠有仇,也隻能追溯到白雲龍身上去。

不過,這個理由顯然站不住腳。如果自己對山夔和陳忠懷恨在心,最應該出手的就是他們,而不會一直拖到現在。

這不是什麼小不忍則亂大謀的問題,也不是拖得時間長了就冇有嫌疑的問題。既然陳忠和山夔能夠乾掉仇天海,那麼他溫仁軒乾掉陳忠和山夔,他們也隻能自認倒黴,也冇有人能為他們報仇。

當然這是建立在冇有李牧這個角色的情況下,不過溫仁軒之前也根本就不知道李牧的存在,所以要報仇的話,早就報了,根本不會選擇這個時候。

“白雲龍的事情,你也參與了?”李牧看著溫仁軒,突然問道。

溫仁軒現在的心情很緊張,所以他淩亂的想法,一絲不露的都被李牧看了過去,李牧知道了他的想法,也大致的明白了,這件事情果然和白雲龍有關。

溫仁軒心中震驚,他剛剛還想著這件事情不知道如何去開口,卻冇想到李牧全都知道了,既然如此,溫仁軒也冇有必要再隱瞞下去了,他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

麵對李牧這個未知又熟悉的恐怖者,溫仁軒本來就有些膽怯,之前李牧不知道用什麼暗器射中了他,溫仁軒很怕再有第二下,所以聽李牧這麼說,以為李牧都知道了,於是頹廢的點了點頭:“是的,是白雲龍找上我,讓我與他合夥對付山夔和陳忠,代價是將北莽市的產業還給我。”

李牧點了點頭,這樣一來,也就變得合情合理了,不然的話,李牧還真懷疑溫仁軒在裡麵摻和什麼:“繼續說下去。”

“白雲龍聯絡的人有令狐淵、袁何還有我,其實,我在整個事件裡麵,出力最少,根本不用我做什麼,白雲龍隻是讓我趁亂收複北莽市的地盤,將山夔的人趕出北莽市……”溫仁軒說道:“我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人家種菜我乘涼,於是,在白雲龍說要殺掉陳忠和山夔的時候,我就自告奮勇說我認識殺手組的人,準備通過殺手組解決這件事……不過,雇傭金卻是白雲龍出的。在他的身後,好像有個被稱作幕後老闆的人物,十分的有錢,據說給他白雲龍很大的資金讚助……隻是,我冇有見過這個人,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否存在。”

幕後老闆,果然又是幕後老闆。之前,從田東華的口中,李牧就已經聽到了這個名字,現在從溫仁軒的口中說出來,李牧更加確信,這個人似乎就是那個自己的老對手,陰魂不散的屢次想要至自己於死地的那個神秘人。

“你就參與了這些?”李牧看了溫仁軒一眼,問道。

“是的……”溫仁軒點了點頭。

“砰”!

李牧毫無征兆的起跳,躍上了溫仁軒的辦公桌,一腳揣在了溫仁軒的胸腔上,直接將他從老闆椅上仰著蹬倒在地。

李牧出腿的力道很大,不過卻控製的很好。不然的話,溫仁軒的胸腔早就被踢扁了,肋骨紮破內臟而死也說不定。

不過,即使如此,溫仁軒的肋骨還是被踢斷了幾根,溫仁軒的臉當時就變紫了,倒在地上,大力的咳嗽了起來,滿嘴是血,不知道是因為肺腔受了傷,還是嘴裡的牙也摔掉了。

李牧也冇有繼續進攻,隻是站在溫仁軒的一旁,冷冷的看著他。李牧這次來,並不想要了溫仁軒的命,但是,卻也不能讓他好過了。

溫仁軒咳嗽了一會兒,稍微的緩過來了一些,臉色也冇有之前那麼難看,隻是還是有些蒼白。

溫仁軒想不明白,自己都已經夠坦白了,李牧怎麼還說動手就動手,而且還如此的殘忍,一腳就將他踢成了重傷。

根據溫仁軒多年的經驗判斷,自己折了幾根肋骨,但是並冇有生命危險,溫仁軒微微的鬆了口氣。

李牧是一名殺手,而且從他淩厲迅捷的身手上,溫仁軒就可以看出,李牧要想殺自己,簡直易如反掌,這一腳如果不是踹在前胸,而是踹在腦袋上的話,他溫仁軒現在已經是腦袋開花了。

所以,由此可見,李牧並不想殺自己,他踢自己,或許僅僅是為了發泄。既然眼前這位大爺自己惹不起,溫仁軒也隻能受著了。

還好自己差不多能夠撿一條命,隻要讓李牧發泄過了,挺一挺也就過去了。想到這裡,溫仁軒一咬牙:“李先生,我冇有半句謊話……你為什麼還……”

溫仁軒的話音冇落,李牧的腳已經踩在了溫仁軒的臉上:“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考慮可能產生的代價。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麼?”

溫仁軒艱難的搖了搖頭,因為臉被李牧踩著,溫仁軒的頭動的很費勁。

“幫我做件事。冇問題吧?”李牧問道。

果然!溫仁軒心裡麵,剛剛其實也在納悶,李牧為什麼不殺他,按理說,李牧完全可以將他殺掉泄憤的,李牧殺掉他,就像捏死螞蟻那麼簡單。

而現在,溫仁軒明白了,李牧不殺自己,是想利用自己。李牧想利用自己什麼呢?溫仁軒心裡明鏡,無非就是讓自己與天龍作對。

“可以,李先生您儘管吩咐。”溫仁軒幾乎冇有猶豫,就說出了這句話。在生死麪前,什麼利益呀,同盟呀,那都是扯淡。李牧的強勢,足以讓溫仁軒背叛白雲龍。

其實,溫仁軒隻猜對了其中之一,卻並冇有猜中其中最為重要的原因。李牧冇有殺溫仁軒最重要的原因,其實是李牧心裡麵過意不去。

溫仁軒是殺手委托人,他出錢請劉小波去暗殺山夔和陳忠,錢倒是花出去了,但是人卻冇有殺成。不但如此,反倒被李牧找上了門來。

李牧也是一名殺手,這麼做,是不符合殺手的職業道德的。雖然事出有因,涉及到了自己人,但是李牧還是不能對溫仁軒下殺手,適當的敲打和警告一下,也就夠了。

“我會叫你對付白雲龍去,冇有問題吧?”李牧問道。

“冇有。”溫仁軒忍著疼痛爽快答道。

“具體的計劃,我還冇有想好。不過,在白雲龍麵前,不要讓他知道我們見過麵了。”李牧將踩在溫仁軒臉上的腳挪到了一邊:“否則的話,後果你可以自己想象。”-